第91章风光回乡祭父

所有人听得都沉默了。?八?小?Ⅴ说网1Z冂C?O?M

汪风说:“小雨这一番孝心可嘉,如果身体确实没什么大碍的话,咱们大家就陪他回一次老家吧,车开慢一点就行。”

岳云秀还想说什么时,陈松也道:“岳护士,小雨身体硬着呢,没事的。走吧,咱们收拾一下,再有辆救护车随行,医务人员配上,这总可以了吧?”

说走就走,连毛彪也要跟着去。他的伤也基本算是硬伤,于是也就随他了。

当下,岳云龙和赵峰随吕晓薇先出医院,说是要去买一些纸钱香烛之类的。而我则在安排之下坐进了救护车,配了一名外科大夫和另两名护士,还有岳云秀随行,先往老家方向驶去,打算在柳河边上等他们。

汪风和陈松开着警车,拉着董凯旋开道前行。汪风还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懂意思,对他点了点头。确实,也应该让董凯旋知道他父亲的事情了。这些天在医院里养着,他养得很好,精气神很足,希望他能承受得住打击。

人生没有打击,是怎么也成熟不起来。似乎有时候可以说,没有打击的人生,并不算得上完美。只有经历了风浪,才知道生命的珍贵,才知道珍惜你所拥有的一切,无论是磨难还是美好。

而我这一次回去,一是想祭拜养父,二是想确认神秘男子是否就是林雷。如果是他,他必定要回去的,哪怕我回去晚了,见不到他,只要能看到烧的纸烛灰堆,也就能确认了。

当我们在柳河边上等了一阵之后,吕晓薇三人很拉风地来了。吕晓薇自然开着的是她充满野性动力的大切诺基领跑。岳云龙和赵峰一人开了一辆进口奔驰,很上档次的感觉。这两个家伙会开车,前两天才让吕晓薇帮着弄到了驾照。

在他们的身后,竟然还有七辆奔驰和七辆宝马,这排场够可以了。

他们来了时,汪风本来想领头开警车先行的,但是……吕晓薇那车技不错,直接到了前面,一个横停,挡在了路中间,搞得汪风伸头不解道:“晓薇同学,你干什么?”

“死小猪回老家去,必须要风风光光的。乡下人相对熟悉奔驰和宝马,我就租了这么一车队。我给死小猪买了衣服裤子,先换上去,风哥哥等着先。”吕晓薇跳下车来,提着大包小包的衣物,往我救护车来了。

我挺感动的,在岳云秀的帮助下,穿上了崭新的高档衣物,保暖打底内衣,淡青斜纹休闲衬衣,配套长裤,修身中版黑色风衣,高档牛仔皮靴,都挺合身。

这一换上,岳云秀及随行的医务人员都是眼前一亮的感觉。岳云龙、赵峰、董凯旋也上了车来,个个叫赞,搞得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吕晓薇倒不说话,很高兴地看着我,真像一个妹妹看着他打扮得入时又有味道的哥哥。当然,我觉得她是兄弟。

毛彪随我一车的,也捞了一身新衣物穿上。这家伙块头壮,换上一身黑色打扮,跟个金刚似的,颇有男人味道。他居然也夸我:“雨哥就是冷峻帅气,确实比申海洋那个大鼻子、烂耳朵的杂种好看多了。”

这话,引得大家又是笑,又是骂申海洋。

董凯旋那个贱性又了,直接道:“看我家雨哥这么一打扮呀,真个也叫酷又帅,玉树临风,潇洒俊逸,美貌如花人人夸。左边这么一看呀,好似潘安在世风采好;右边这么一看呀,仿佛宋玉重生好灵秀……”

这个黑炭啊,贱得让大家开心而笑。我却暗暗伤叹,看来风哥和松哥还没对他讲他父亲的事吧!

岳云龙拍了董凯旋肩头一下,说:“小黑儿,你特么别贫了。赶紧滚车里去,别耽误了雨哥的回乡行程。”

赵峰道:“就是就是,走咯走咯,陪雨哥回老家显摆去咯。”

于是,大家各回各车,开车上路,车行缓慢,直奔我老家山村。

在救护车上半躺着,随时有岳云秀和医务人员照顾,感觉都挺细心的,我很感动。

只是毛彪看着窗外,神情渐然有些淡淡哀伤。

我便伸手拉了拉他,说:“彪子,别难过了。很对不起,你父亲受到折磨那天,我也被张高给叫去了,我无能为力。我真没想到,那是你的父亲。他走了,但他的遗言你要记住。有什么事情,咱们一起扛,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报不了的仇。”

岳云秀等医务人员听得不解。岳云秀直接问我:“小雨,毛彪又怎么了?你们这仇仇仇的,一天到晚还没完了。你看你,不时就住院,才出院没几天吧?你这身体就是铁打的,也会垮的啊!能不能好好学习……”

我抬手止住了她的话头:“云秀姐,我是你的病人,请尊重我。我一直都想好好学习,做个好学生,但有的人就是霸道嚣张,猖狂地与我对着干,与我的兄弟朋友们对着干,甚至伤及他们的家人,我无法忍受,我们需要反抗。不要问我都有些什么细节,我们在混,但是混了正道。”

毛彪也说:“是的,我们要混正道。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傻,跟着申海洋到处收保护费,打架斗殴,胡吃海喝。是雨哥感染了我,他是我的榜样,是我永远的大哥!”

其他医务人员听得都肃然起敬,岳云秀也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唉,你们混吧混吧,混正道就好。只是我不要你们三天两头进医院来,我照顾你们都快烦死了。”

她是善良的,心直口又快,让我和毛彪不禁都笑了起来。

结果,她一指头戳在毛彪的头上,俏骂道:“看你这家伙笑得,跟个憨货一样,还是小雨笑起来好看。”

医务人员们也是点头而笑。

毛彪还开心地傻笑着,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随即,我对毛彪道:“按那天的时间算来,你后妈还有些缓冲的日子。她现在怎么样?”

毛彪认真道:“安葬了我爸之后,后妈就回南方娘家躲去了。她没给我爸生个孩子什么的,恐怕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临走前,给了我十万块,现在还在我卡里。唉,后妈对我还是挺好的,只是我不听话。”

我点了点头,稍稍心安了些:“但愿吧,你后妈能平平安安的。你也收起悲伤,好好努力吧,一切都会好的。张高确实很毒辣,曾拿你的生命来威胁你的父亲,总有一天,我们会击败他,让他再也嚣张不起来。”

他说:“雨哥,我相信你。你已经创造了很多奇迹,以后一定会有。跟你,我才是真的跟对了。”

我淡淡一笑,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了……

老家离市里近百公里,为了我的伤势安全,车开得相对很慢,没多久,毛彪都睡着了。

我无心睡眠,静静地斜躺着,脑子里回放着鬼魅手的视频,感觉那样也能加深印象,不知不觉进入了痴迷。

不知什么时候,窗外的景致越来越熟悉,离老家越来越近了,我的心潮起伏不歇。多少年的往事历历在心,在那里承受过的屈辱、泪水,我都没有忘记,永远也不可能忘记。

我更忘记不了与香姐相依为命的日子,她照顾我,我守护她,不论别人怎么说,我们活着,是彼此的生命支柱。遗憾的是,我尚弱小,只能让她离开我,不知何处;遗憾的是,这一年养父的祭日,我不能带她风光回乡。

我想,有一天我会带着她风风光光回到老家。不是为了打脸,是为了让养父看一看他的养子、养女,有出息了,达了,幸福了。

养父生前是个贫弱的人,但为了照顾我们,他是尽力了的。虽然日子过得不好,但那份恩情不能忘记。没有他,我早已死在小医院的厕所里,何来今天?

车过镇上,香姐和我先后做过工的裁缝铺关门了,乡下生意确实不好做。曾经的大豪酒家也关门了,房子都老旧了。看着那酒家,我想起香姐跳楼的惨烈,内心感触很深,一股怨气腾腾而。因为她用死证明她是林雷的女人,用死来求杜家放过我。

然而,九年了,林雷已忘记了他的女人,香姐最终等到只能放弃。不是香姐不够忠贞,是她太苦了。

杜家放过了我,暂时的,因为杜小成还在二中,他是张高的走狗。我和杜小成之间,必然会生对抗,这不是预感,是必然。因为高一、高二的老大必须臣服于高三的老大,高一老大还得臣服于高二老大,这是二中和其他中学的惯例。而我,只想好好学习,不想被谁打服,我是不服输的林疯狗!

不多时,车子已到了老家的山沟里。曾经人口庞大的申家沟,呵呵,人丁稀少很多,人们都忙着外奔,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居多。

我们的车队,被公路边村里商店外聚集的闲人们注意到了,他们都惊呆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当车队在前面不远的大坟地下方停下来时,人们都纷纷拥了过来,想看个热闹的样子。

我的目光在车里扫出去,想看看坟地远处那座孤零零的养父的小坟时,猛地心头震惊起来。

是他!就是他!他正在那坟前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