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第一次很失败

鬼魅手,爆!

我左手握脚踝,右手瞬间下滑,抓他脚尖,两手用力反时针一拧。

然而,申海洋这货果然提高了很多,左脚踩在我胸口一跳,居然顺时针一转动身体。

我反,他顺,正好同一方向。这王八蛋竟然化解了我的鬼魅手,把我带了个连滚翻。

可我那一瞬间还死死抓住他的右脚踝,仰面朝天时,以屁股为支撑点,在雪地上突然旋转,左膝狠顶出去。

膝盖,人体第二坚硬攻击点。

那一膝直接顶在申海洋的左小腿上,当场将他顶倒在地,他再也没有第二反应的挣扎机会了。

我在他**猛地翻身,鬼魅手二次爆!

咔嚓一声,申海洋右脚踝硬生生被拧断。他一声惨叫时,我已松手反身,身体前冲,右膝狠顶他的裆处,右掌高扬,猛拍他的大鼻子。

“啊!!!”

申海洋出惊天的惨叫,凄绝无比。裆惨了,我右掌根硬生生拍碎了他的大鼻子。

“去你妈的,你以为你更强了吗?老子赢了!你他妈可以带上基友滚出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了!”我马上腾身跳了起来,狂叫着四脚连踹在他的胸口。

闷闷的“啪啪”声在风中也很响亮,我特么四脚果断很泄愤。

申海洋左手捂着裆,右手捂着鼻子,在雪地里翻滚,身体弓成煮熟的大虾,痛苦万端,浑身抽颤不已。

他的右手里血涌不止,痛得脸上大汗狂冒,乌筋鼓冒,凄惨无比。血流进他的脖子,流在雪地里,见雪而化。

对他,我绝对不仁慈,又是接连数脚飞过去,一阵狂踢不休:“去你妈的,单挑老子!又来单挑啊?又来啊……”

毛彪甩了摄像机,大叫着扑过来,抱住我的腿:“雨哥,你赢了,不要再打洋哥了!赌约我们遵守,我们遵守啊!你这么强,你会打死他的!雨哥,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我那才停了下来,心中沸腾的血气渐渐平息了。

这是一次真正的单挑,无论申海洋苦训了多久,他依旧败了。我之艰苦训练,卓有成效!

低头看着毛彪,我道:“念在你一片忠心,有些兄弟义气,我就姑且放过申海洋这杂碎。这些年的怨与仇,该报的也报了。你带他走吧,叫他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我整理了一下衣物,然后朝着侧边走去。

我赢了,得取回摄像机,然后下山。了却人生一仇敌烦扰事,心情很不错。

申海洋惨哼着,毛彪扶起他来,从身上掏出纱布来,替他止着血,还说着:“洋哥,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林雨不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他太身手太强了,变得越来越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拿到摄像机,面对镜头,还是说了句:“小虎牙,云龙,阿峰,让你们失望了,我表现得并不是很好。老混蛋说过的一招致敌,我达不到要求,鬼魅手也没做好,我的第一次很失败。”

然后,关掉了镜头,放机子进皮套里。我转身看了看那边,申海洋鼻子上缠着白纱布,被毛彪挪到空地上,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还痛得浑身颤颤。

他坐在地上,白纱布里鼻血还在往下流,血染一嘴,远远地看着我,不满地骂道:“林黛玉,你他妈真能装逼!你这个弱渣,小时候、初中都弱得不行了,为什么上了高中变得这么强?为什么?为什么?”

最后,他竟然如同失心疯一样,张开双手,仰天狂吼:“申海洋自小跟冲哥习武,多少辛苦训练,为的就是扬名立万,不靠父母家势,靠我自己,为什么我要失败?一次次失败,人多也败,单挑也败,这到底为什么?林黛玉,为什么我还不如你这个弱渣?你为什么要变这么强?让我背景离乡,离开我爸、我妈,离开我妹,和毛彪远走他乡,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他的脸上竟然有泪水滚下,满眼的绝望,不甘。

我心冷笑,到这个时候了,你特么说这些有什么用,流泪有何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想了想,我慢慢走过去,冷道:“申海洋,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之所以强,是你们逼的。感谢你和毛彪、岳云龙、赵峰、齐老板那一晚上差点打死我,让我肺部的畸形被打通,从此呼吸畅通无阻,肺活量强大,不再虚弱,可以疯狂地训练。我就靠着自己的训练,自学,然后今天单挑打败了你。”

“呵呵……我们就他妈帮助了你?呵呵,想不到啊,想不到啊!你竟然……靠自学也能成才?”申海洋听得惨然一笑,仰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不相信,又一脸的沮丧,失魂落魄。

突然,他又低头狂躁道:“想我申海洋,从小的时候就是王,随从一大帮。小的时候就能将你林黛玉虐成狗。到大了,依旧小弟成群,兄弟一大堆,三中高一武术社长,谁见了也叫一声洋哥,到头来为何只剩下毛彪愿意跟随我去远方?为何只剩下他一人?兄弟都到哪里去了?都是因为你,林黛玉,是你摧毁了我的荣耀,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我的家庭,我的团队!我输得不服,不服,不服!!!”

我到了他跟前三米处站着:“你不服,无所谓,因为你从来不讲规则,所以注定惨败。这次的单挑你约的,我来了,遵守赌约而来,希望你也说到做到,赶紧滚蛋。否则,我将让你受尽折磨,在这里永远抬不起头来。”

毛彪扶着他,也是双眼含泪,不住地摇着头,说:“洋哥,我们走吧,找个地方止血,然后离开这里。我们斗不过林雨的,我们信守一次赌约诚诺吧,这才像个男人。不管到了任何地方,彪子都是你的兄弟啊!”

申海洋扭头看着毛彪,不是深情的,是满眼仇火的,吼道:“彪子,记住这次仇恨,一定要记住!你不在赌约之内,你终有一天要回来,要替我报仇!一定要替我报仇!”

毛彪含着泪,无法点头,抬头看了我一眼,摇头道:“洋哥,算了吧!当我变得强大的时候,林雨不知道又变得多么强大了。我们那么对付他都斗不过,以后更不用说了。洋哥,我们去远方,好好生活,永远都是好……兄弟……”

到最后,毛彪已经是泪如雨下,哭得跟个娘们儿一样。

可申海洋满血的右手猛地甩了毛彪一巴掌,打了他一脸的血,骂道:“彪子,你他娘的就这么没有出息吗?志气在哪里?在哪儿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你知道吗?老子不能回来,你能回来的。去了外地,我们依旧会展自己的力量,有一天,你风光带着随从杀回这里,狠狠地打击林黛玉,不管他变得有多强,这不好吗?你还当我是兄弟吗?是的话,你就答应我?答应我!!!”

他抓着毛彪的脖子,狠狠地摇晃起来。

毛彪无奈,只得猛流泪,泣不成声:“洋哥,我……我……答应你……”

他显然没有底气,但还是点头了。

申海洋一嘴的血,笑了,笑得牙齿露出来,齿间也是鲜血遍布,看起来好恐怖。他点点头,拍了拍毛彪的肩头,说:“好兄弟,去,把摄像机拿过来。我要记录下这下耻辱的地方,给你记录下给我们耻辱的人!”

毛彪抬头看了看我,然后说:“洋哥,算了吧?林雨的样子,我记得的。摄像机摔在地上了,恐怕不能用了。”

申海洋又是一耳光扇在毛彪脸上:“叫你拿你就拿,还听不听我话了,还是不是兄弟了?摔坏了也能用,我说能用就能用!”

“是,是……洋哥,你说能用,就能用。我去拿,去拿……”毛彪从地上爬起来,去取摄像机了。

我不禁叹道:“唉,申海洋,老乡,你这等狂躁自大之人,也是真的没救了。”

申海洋阴狠地看着我,冷笑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林黛玉,你不会一直为王,你为会你对我的羞辱付出代价的!”

我摇了摇头,道:“你既然已决定走了,那就走吧。至于毛彪回来为你复仇的事,我想,我乐意等他。”

那时,毛彪已取回了摄像机,递给申海洋,说:“洋哥,好像真的摔坏了。”

“少他妈废话,我说坏了也能用!滚一边儿去!”申海洋一把抓起摄像机,冲着毛彪狂吼道。

毛彪只得退到一边,不敢看申海洋,倒是无奈地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毛彪这小子怕我了,也许以后永远不可能回来找我的麻烦。

而申海洋拿起摄像机,连电池工作的指示灯也没有闪,他对着四周像个失心疯一样拍了拍,然后对准我,还调了焦距,惨然道:“申海洋,彪子,记住林黛玉的脸,记住他,永远记住他。所有的耻辱和仇恨,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最后一句话,他拖得特别长,声音特别响亮,让人几乎要用一千个感叹号才能表达。

随着那一声结束,“砰”的一声枪响爆起。

摄像机头上一团火光一闪,我左胸口突然一凉,身体猛地一怔,低头一看,血已经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