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惊天的大案子(稍后还有一更)

对于董凯旋的家,我也算是熟悉位置了,开车直接就往那边赶。Ⅴ文Ⅹ.冂

到了那边小巷子时,里面围聚了很多的男女老少,在议论着什么。

我还没下车,便看到小巷子口停着两辆警车,一辆救护车。

警戒线拉了起来,将小巷子一分为二,人们都被隔离在外面。大家往小巷子那边的老小区望着。在里面,警察们正在现场勘察、忙碌。

小巷子窄,人多,我进不去,就停在外面,听人在说:“哎呀,谁知道会生这种事情啊?董大河可是个可怜的老实人啊!”

“唉,就是啊,出了车祸,司机跑了没赔偿。儿子呢,现在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唉,老实人命不长。人家两个做护工的夫妻,也可怜……”

“……”

我听得就有些慌了,董凯旋的父亲怎么了?护工又怎么了?

我赶紧找到一个大爷,问了一下情况,当时就懵了。老天啊,怎么这样子啊?

就在天黑的时候,那一片老小区停电了,有个蒙面歹徒持刀闯入了董家抢劫,刺死了一个家政公司男护工。董大河抱住歹徒的腿,让另一个女护工逃走。

没想到,董大河背上被捅得稀烂,当场遇害。而女护工是个哑吧,逃到门口时,还是被歹徒赶上,一刀捅在后心上,当场死去。

当邻居们现情况的时候,三个成年人都已遇害。当时有11o的巡警冲进来,但一片混乱,歹徒趁黑趁乱逃走了。现在警察来,也是调查现场,并把尸体拉走。

这样的惨案,确实让人揪心。董大河可怜,死前也才享了两天清福啊;两个家政公司靠劳动吃饭的护工也可怜,可恶的歹徒竟然只找这样的普通人下手,实在是太残忍了。

正那时,六名医院蓝衣工人抬着三具尸体往这边走来。尸体用白布盖着,但依旧还有血染了布,一路走,一路滴在担架下面。

人们纷纷让路,让尸体通过。我也让了,不敢上前看看尸体。我心里有些乱,甚至不知道怎么给董凯旋说这个事情。黑炭要是知道父亲被人杀死了,会是怎么样的悲伤啊?

站在人群中,看着尸体上了救护车,然后被拉走,我的心里充满了愤怒。回头看看,目光落在二百多米外,那里是董凯旋店子的后门。整个小巷子里垃圾遍地,污水横流,还有警察三三两两在找居民调查。

我想了想,便想去董凯旋店子看一看。他的店子是他的心血,窗户被我砸烂了,走的时候他还示意我关门呢!现在,后门倒是关着了,是我让找董大河地址时,吩咐岳云秀找人办的,同时让把窗户堵一下,免得董凯旋财物受损。

因为要穿过警戒线,我一想进去,便被线内的民警给拦在外面。

我直接说我是董大河儿子的董凯旋的同学,有重要的情况汇报,还真被放进去了。

我当时脑子里想的情况就是董凯旋受伤的事情,这也算是大案了,毕竟和通缉犯钱中宝有关。

一个民警将我带了进去,来到一个看起来像是主事的警察背后,说我有重要案情。

那警察正在给什么人打电话,一扭头,看见我,惊道:“林雨,是你?你来做什么?”

我也是一惊,这警察高大英俊,竟然是汪风。

我说:“汪警官,怎么是你啊?我有重要的情况汇报呢!”

他点了点头,马上手机里跟对方说:“凶手足迹样本已经过去了,马上进资料库比对一下。就这样,我先忙了。”

然后他挂了电话,对我说:“我和陈松调到西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了,陈松在那边呢!你有什么情况,说说。”

说着,他指了指远处。确实是陈松,他正在和一个居民了解情况。

我当场把那天晚上董凯旋遇上钱中宝的事情说了一遍。汪风听得都有些急了,冲我沉声道:“林雨啊,你搞什么搞啊?这么重要的情况,怎么不报警啊?”

我无奈道:“汪警官,当时董凯旋都快死了,我来不及报警啊,连忙送医院去了。要是晚了点,他真的活不过来了,在Icu都待了快三天才脱离危险,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呢!”

“可你小子怎么……今天才来说情况?为什么不送了他进医院后及时报案?”汪风一脸严肃,问道。

我说:“到医院那晚,我遇上了个对头,被打了一顿,也受伤了,前两天才出院呢!”

他仔细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稍稍有些不屑,说:“就你这身体格子,被打也算是正常的。读书呢,就好好学习,不要在社会上混东混西的。我可告诉你……”

说着,他声音压低了点,两头看看,把我拉到一边去,才接着道:“董凯旋这家伙也是小混子一个,在局里也是有案底的。不过,念在他都是小偷小摸,家庭条件也不好,我们那边也就没怎么过问他。你跟着他这么近,又是出医药费又是请人照顾他爹,你这出手够可以的啊?你的钱又什么个来历呢?据我所知,你家庭并不好啊!”

我真是郁闷,怎么到这个时候了,他居然怀疑上我了?我只能道:“汪警官,我的事情很复杂,说来话长。董凯旋本质是不坏的,我帮他一把,也是出于良心吧!我知道的情况就这些了,都讲给你了,唉,我本来是伤好得差不多了,想来看看董叔的,哪知道生了这种事。算了,还是回去准备期中考试吧!都不知道怎么给董凯旋说了。”

他听得脸色倒是缓和了一些,道:“行吧,董凯旋那边,暂时不要让他知道,让他好好养伤吧!不过,林雨,我可告诉你,好好读书,别瞎混。”

我只好无奈地点点头,转身就准备走了。

可汪风还是把我叫住,说他还有事情忙,便把陈松叫过来,让我把刚才的情况详细给他说一下,作一下笔录。

没有办法,我只得配合一下。

陈松一见到我,同样也是惊讶,把我叫到外面的警车上坐下来,单独问话。

陈松办案很细心,很多事情都一一问来。一边问,一边记,搞得很详尽,结果警察都撤了,警戒线都也撤了,他还在车上问我。

那时,汪风上了车,脸色有些不好,问我们完了没?

陈松说正在问呢!

汪风沉着脸,说:“他妈的,足迹比对出来了,又是这个钱中宝!”

我和陈松听得一惊。陈松马上愤然道:“我去他大爷的,这小子也太嚣张了。那天晚上差点打死了董凯旋,昨天晚上奸杀一个小男孩,杀了人家父母;今天晚上又杀了三人!钱中宝这王八蛋还真是敢在咱西河区转悠啊,杀人都杀疯了!”

我也愤怒得不行,一拳砸在座位上,骂道:“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太丧心病狂了!你们一定要抓住他,绳之以法!”

陈松瞪了我一眼,说:“小子,不用你说,我们也想抓住他。可这家伙太他妈狡猾了,流窜到我市内,抓了他七天了,居然一根毛都没抓住,真是气死人了。我和风哥刚调过来不久,就负责这案子呢!现在好了,他又犯案了,我们在局里的脸真是没法搁了。要再出事,咱们局长都要下课,我们恐怕也饭碗不保了。”

汪风冷着脸,说:“阿松,别说丧气话了。现在协查通报已经出去了,全城大搜捕,所有外通道路口都设了卡子,今天晚上一定得抓住这家伙!对了,你们说到哪里了?”

陈松马上回到问讯上来:“林雨,这董凯旋开了**店你都知道,说明你们关系确实不浅……”

汪风一听,插话道:“什么**店?”

陈松朝车外一指:“看到没,那第七道后门子,就是董凯旋自己的店子。这小子,居然营业执照什么的都没办,开在那地方,倒也特么鬼精鬼精的。”

汪风皱了皱眉,推开车门:“走,去他店子里看看。”

“除了**、药什么的,还有啥好看呢?”陈松咕哝着,但还是下了车,让我在车里等着。

我就在车里坐着,看着他二人往那边走去。没一会儿,汪风一推后门,门竟然开了,他和陈松疑视一眼,便一前一后进去了。

很快,董凯旋店子里后面昏暗的灯光从黑的后窗户里透了出来。或许是电路老化,接触不良,灯光黑闪了好几下。

不过,我等了半天,都没现两个人出来,里面灯还亮着。

我想了想,就一个店子,他们在里面能查看出个什么呢?不过,我猛然想起在那里收拾申海洋和毛彪的事情来,怕血迹没被董凯旋收拾干净,要是让汪风二人看到了,这可就麻烦了。

唉,还是过去解释一下吧!

于是,我下了警车,迅往店子走去。

推开后门进去,穿过厨房,推开门往后间走去。谁知刚一进去,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捂死了我的嘴,一把锋利的匕架在我脖子上,一个冷沙的声音道:“别动别叫,小心老子马上割了你的喉咙!”

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