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装逼也够神秘

我不能不激动,连左胸内部都又有点伤口颤痛。

高公子,这特么就是一块压在我心头的大石,迟迟不现身,早又放话要收拾我,让人心里总憋得慌。敌人知道你,你却不知道对方,这种感觉谁都不好受。

董凯旋点点头,说:“雨哥,我哪里敢骗你啊?当你们那天晚上出现之后,我真的感觉到你的伟大人格魅力,连岳云龙、赵峰这样的……”

我有点郁闷,瞪了他一眼:“行了,你先收起那贱德性,给我说正事,高公子何许人也?”

他说:“高公子不姓高,姓张,单名一个高字。确实,他很神秘的,在学校里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咱们二中,见过他的人都不多,连老师也没几个能认识他的。就学生来说,只有高三的老大杜小成、高二老大汪平跟他很熟悉。”

我听得有些恍然:“难怪连小虎牙都查不出他的具体情况,原来是把姓氏都搞错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姓高的富豪家少爷呢!”

董凯旋呵呵一笑,眼里又有点贼光了。这家伙脱离了生命危险十来个小时,倒也是有点本性还原。虽然贱性犯了,但到底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他说:“雨哥,小虎牙就是咱雨嫂吧?那也太彪悍了,不知道雨哥能不能降得住她?她那么生猛,那方面一定是……”

我特么有点头大,这小子卖**的小老板,果然一腔骚性。

我赶紧道:“你少扯这些犊子,我和小虎牙是兄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说正事!”

他赶紧回归主题,说:“关于张高的消息,我可是花了四千块才从汪平那里买到的……”

“什么?你花了这么多钱才买到了消息?你小子就一点也不心疼钱?”我听得吃了一惊,道。

董凯旋笑了,有点坦然的样子,说:“没什么啦!为雨哥办事情,我怎么出血也无所谓的。雨哥的事情,是我生命里的重中之中,不办好的话,我夙夜难眠,要辗转反侧的。雨哥一看就是办大事的人,黑炭我绝对要配合,也算是一点孝敬了。”

唉,这货也是没救了,那一腔尿性又贱气散。

好在他也真诚,我也就忍着性子听着,似乎这也可以磨练我的心性么?

我说:“行了黑炭,我感激你的行为。四千块对你来说,是很不小的数目了。现在,继续说说张高。”

他点点头,道:“张高的家势,我没问出来。汪平说,张高19岁,是高二的,班级是艺体班,其实只是在我们学校挂了个名,混个学籍而已。他几乎不来学校上课,来的时候,只是参加月考、期中和期末考试。他的考场是特设的,就在校长办公室,考完就走人。”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此说来,张高的家势应该非常显赫,学籍什么的也不重要了吧?”

他说:“雨哥所见略同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汪平说了,人家张高在意的是人家慕容冰雨。他不知什么原因不能留在学校里上课,但给咱们二中两个最牛的老大杜小成、汪平招呼过了,凡是接触慕容冰雨的男性,都得统统收拾。你不知道,以前还有过一个美术老师和一个音乐老师,都很年轻,好像追过慕容冰雨,但没多久,一个断了腿,一个毁了容,然后被迫离校。至于一些自以为有家势、长得不错的男生,想打慕容冰雨主意的,都一个个被收拾过了,然后闷声离校,就像吃了哑巴亏了。”

我特么听得倒吸一口凉气,已然恍然了解到原因了,说:“看来,不用说了,我也知道张高要对付我的原因了。开学第一天,我就和慕容冰雨两次接触了,第二次竟然是杜小成他们打我,慕容冰雨解的围。难怪没多久,下课了,杜小居的死党刘梦平就来警告我了。妈的,消息传得真快啊!”

董凯旋眼珠子很鬼精灵地闪了闪,说:“雨哥啊,你可真是犯红颜啊!你知道吗?慕容不雨所到之处,就没有男生敢与她搭话,甚至正眼多看几下都不敢,那就是怕被收拾啊!高三杜小成一伙和高二汪平一伙,那都是张高在学校里的眼线。你和慕容冰雨的几次接触,你早上黑名单了。只不过,不知道什么特殊的原因,张高一直没能收拾你,只是放了话出来,这个你也知道的。据汪平说,恐怕就在期中考试之后,很可能就收拾你了。雨哥,张高绝对是个级大Boss啊,你可要怎么办?”

我点了点头,看着窗外的花园,那里有病号三三两两,在家属或者护士的陪同下散着步,养病日子很轻闲的样子。而我内心却是压抑的,道:“这张高爱慕容冰雨吧,也爱得太过分了,还不让人家交朋友了?我和慕容冰雨之间,是正常的纯友谊关系,行得正,走得端。他张高是大Boss怎么了?放马过来吧,老子会怕么?是祸躲不过,与其恐惧,不如正面一战。”

董凯旋左手抬了抬,对我竖了一大拇指:“雨哥真是豪气冲天,勇性无畏。这份气概,已经让人佩服不已。二中的天空下,必定会有雨哥一抹骄傲的身影。现在的小雨,以后一定会是人间倾盆大雨,凶猛无比,势不可挡。他妈的,我要是慕容冰雨,也不会喜欢张高那种狂妄自大、独尊之态的人,也会喜欢雨哥……”

我抬手止住他的贱性,说:“你别扯这些没用的。慕容冰雨是个大美人,但她只是我的朋友,我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关于张高,你还有没有其他的信息透露?”

他摇了摇头,说:“雨哥,也就是这些了。要不是汪平那家伙喝大了,我还没这机会呢!那天晚上我问高公子时,他就给了我一脚,让我少问。不过,他喝大了,说你小子要是能拿出四千块,我就给你说一点点。于是,我没二话就出了四千,他就给我讲了这些。最后还吩咐我,高公子神秘、强大,你特么别到处乱说,小心老子整死你。应该说吧,关于张高,二中的学生里,恐怕只有我、你、杜小成、汪平、刘梦平和慕容冰雨知道了。”

我说:“也是,这装逼也装得够神秘的了。”

他点点头:“是啊,家势大,有背景的人,就是这么装逼的。雨哥,对了,你又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住这么好的病房里了?”

那时岳云秀开门进来了,我马上打了个眼色,这小子也会意,赶紧不问这个了。

于是,我对岳云秀说我身体不碍事了,想去花园里走走,让她照顾好董凯旋。

出了病房,来到花园里,我掏出手机,马上拨打老混蛋的电话。既然知道张高的姓名了,我也只有求助他了。

然而,老混蛋还关机呢,让我郁闷。

收起手机,就在花园里转了起来。

不多时,转到花园正中间那边的大水池处。水池中间是莲华喷水假山,正喷着华丽的漫天水幕。我一转过去,竟然看到慕容冰雨站在那边的小亭子里,正面对画板作画。

这个冬日的半上午,整个城市上空天光有些瑰丽的血红色,云天壮美,慕容冰雨侧对着我,正画得相当专心。她的身边,没有保镖阿森的身影。

她依旧长如水,身穿白色裘皮大衣,连毛领也是白狐毛,侧脸极美,有种说不出的华贵、冷丽。她专心极了,心无旁物,似乎完全沉浸在艺术的世界里。

左手托着颜料盘,右手拿着画笔,眸子里不时神采流动,完美的身形,她确实有着不一样的美态。可在我心里,最完美的人,依旧是香姐。

就在亭子外面,偶有病人经过,只是看了眼慕容冰雨或者画板,然后就走开了。似乎,这些看起来出身都不错的病人,都不敢过多在那里停留。

如此情景,更让我遐思,慕容家在这个市里,到底大到什么程度的势力啊?

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走过去。反正我和她是接触了不少次了,张高那个爱情狂傲分子迟早要收拾我,我还怕什么,不如找慕容冰雨了解更清楚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