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疯狂的飙车夜

晚上八点,老混蛋开着他的三轮车,突突突,拉轰地来了。

他的造型倒是换成了黑秋衣、旧蓝衬衣,黑的白长裤,外加脏兮兮的老式胶鞋,胡子拉碴,乱鸡窝型,一对小眼睛贼亮贼亮。

他一边开车,一边在小巷子里扫来扫去,主要是扫过往的女人,还有巷子里一些小郎和足浴保健店的门里。这活脱脱又是一色眯眯的形像,还真有那些店里的女人在朝他朝手。

岳云龙和赵峰、吕晓薇反正是惊呆了,几乎是说不出话来。他们反正是不相信,这么一个邋遢的色瘸子,竟然是我心中的师傅,而且极有可能安全地安排了香姐,还要带我去收百万的帐。

看来,老混蛋是认识吕晓薇的,可吕家大小姐却不认识他。

老混蛋三轮车飙到我们身边,居然来了个漂亮的大转弯,就像是漂移,然后邪乎乎地冲我们笑了笑,直接说道:“小鲜鲜,别说话,让我猜猜三个陌生的青年男女都是sei?”

他要装逼,我也没办法,只能不说话。

老混蛋马上指着岳云龙,重重地点了点头:“哈哈,这个傻啦八叽的二逼大个子,就是岳云龙吧?”

岳云龙听得好郁闷时,老混蛋跟着说继续说:“你姐很漂亮啊!想不想找个比较靠谱的姐夫?比如……像大叔这么一温油的暖男?”

岳云龙一听就气爆了起来,两眼一瞪,实在忍不住想骂人了:“我艹,你个……”

我赶紧一把拉住岳云龙,喝道:“冷静点!”

岳云龙这才没有骂出来,显然他还是很维护他姐的。而老混蛋知道他有个漂亮的姐姐,似乎在我这里已经不是很奇怪的事情了。

老混蛋又一指赵峰,道:“你这瘦精的小猴子就是赵峰吧?你妈当年是校花呀,怎么嫁了你爹那个废物,生了你这么个要帅不帅的半吊子儿子?你妈现在还风韵犹存了吧?她有没有出轨的想法和欲望,大叔各种满足哎~~~~”

赵峰听得那是一头黑线啊,捏着拳头,极有攻击倾向,却被我眼神止住,忍得很辛苦。其实他爸在市里的国企是个中层领导干部,也不算废物的。

我也真没想到,赵峰的母亲原来还是个校花。这小子怎么长得不行啊?难道随父?

吕晓薇见老混蛋这么对待岳、赵二人,忍不住笑骂道:“哎呦我去啊,死大叔,你能不能……”

老混蛋突然一指吕晓薇,声音很严肃:“丫头,别说话,我想静静……”

他闭上了眼,坐在车上,一副静坐低头思考的样子,把我们搞懵了。可他突然睁开眼,两只小眼睛贼溜溜直转,散出邪恶的光芒,对吕晓薇猥琐道:“小丫头,看你身材充满青春活力,脸蛋儿带着几分稚嫩阳光的味道,皮肤娇嫩有弹性,身材匀称有比例,大叔以后带你去吃麻辣烫,顺便和你探讨一个人体生理构造,可好?嘿嘿……”

他在邪笑,露出烟熏的黄板牙,也太猥琐了点。

“我艹你大爷的,死瘸子……”吕晓薇听得脸红得要炸了,扬起拳头就朝他冲了过去,结果被我拉住了。

老混蛋竟然色眯眯道:“哟哟哟,小丫头,这么快就对大叔投怀送抱了吗?是不是挡不住大叔这老鲜肉的迷人轰采,要拜倒在大叔的喇叭裤下?”

说完,他还一捋额前的乱,露出油亮的额头来,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自以为是暖男,其实猥琐到家了。

岳云龙和赵峰听得真是郁闷,扭头一副想吐的样子。

“死小猪,你放开我,我要揍了这老流氓!”吕晓薇气得一跺脚,想挣开我的手。

可我拉得紧,她也挣不开。老混蛋一摇头:“哎~~~~小丫头,老流氓是善良的化身,正气的代言,骨气的标榜,诚信的使者。这四项基本原则,可是大叔一直严格要求自己,以身作则,以真善美的高大上形像来影响和教育下一代的精神世界和肉身世界!想打我吗?你下不去手!想骂我吗?你张不开口……”

老子本来听得要疯了,都想吼他一声“泥垢了!”,但此时突然震惊不已。岳云龙和赵峰、吕晓薇也似乎都脑子开窍了,直瞪着老混蛋,小虎牙冷道:“死瘸子,香姐果然是你安排走的吧?四项基本原则只有香姐的信里才有。”

“切!大叔我一直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好不好?什么香姐不香姐的?大叔最喜欢小姐!好了,上车吧,大叔带你们兜兜风,顺便去收收帐,点小财财!”老混蛋白了吕晓薇一眼,然后一指破三轮的后面拉货厢,说。

靠!这个死瘸子,居然还不承认了。

我懒得鸟他,心底暗自踏实了。因为他装逼,所以香姐是平安的,我要努力了。

当下,我带着吕晓薇三人坐到后面货厢里,还好里面什么杂物垃圾也没有,地方够宽敞。

老混蛋呢,轰着马达就在小巷子里开飙。

这个疯子啊,真是拉着我们兜风,度至少4o迈。都不知道他这破三轮什么时候换成93#汽油马达了,轰轰直响,度风快,一路吓得行人退避,车辆让道,搞得一路鸡飞狗跳。

偏偏有时候还来个急转弯,飘移变道,搞得我们四个在车上晃来滚去,都特么快吐了。好几次,吕晓薇都扑到我怀里,趁机在我胸上摸了两把,还对我贼笑。这个小丫头好坏,明明没当我是男朋友的啊!

好不容易出了老区,上了大道,老混蛋车提到至少8o迈,那个度啊,让冬夜的冷风吹得我们冷面寒,全身都要抖,也生怕他把三轮车开散架了。

老混蛋倒好,须乱**,从一开始就唱歌,一边飙一边唱:“十八的姑娘一朵花,一朵花……”

“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用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里无尽地销魂,奶奶奶奶~~~~奶奶奶奶奶~~~~”(他绝对是把“来”字音成“奶”字的。)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欲望……迂迂回回,迷上梦的孟浪,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搔越痒……”

“……”

我的妈呀,那破嗓子,那一被唱得邪恶的歌啊,简直糟蹋了音乐!

岳云龙和赵峰、吕晓薇算是彻底服了,真没遇上这么变态、邪恶、猥琐的奇葩大叔,三人算是真的开了眼界了。

小虎牙甚至对我说:死小猪,你可千万别跟这死大叔学坏了啊,人家还是喜欢你乖乖哒、冷冰冰的小酷味儿啦!可以学他本事,别学他德性啊!我真想揍他,揍不过我就叫我哥回来弄他!

我有些无语,低声说:“小虎牙,恐怕你哥也不是老混蛋的对手呢!”

“那可不一定。要约过才知道。震哥是最厉害的。”吕晓薇一点也不服气。

我摇摇头,这丫头还是有些争强好胜。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有点蛮期待的。

疯狂的大叔,郁闷的我们,就这么在市里狂飙,不多时竟出了城,直奔郊区。

半个小时后,竟然到了西山后面一条山沟里。

有一条高等级水泥路,延伸到山间一处独立的别墅大院。高墙锁院,内有楼台檐角露出,灯光灿烂辉煌,显得奢华不俗。院外停车场挺大,外面更是溪水淙淙,风景极好。

老混蛋车就停在大院门外,那里停了不少的车,高中低档都有。大门紧闭,保安门岗里坐着两个彪形的白衣制服大汉。

我们下得车来,看了看。我真没想到,申家这些年竟然在市里展得如此风声水起,住进了这等豪宅。

岳云龙和赵峰惊震了,没想到申海洋是住在这种好地方。他们跟申海洋混过,但真没混多久,看样子没来过。

吕晓薇也有疑惑地看了老混蛋一眼,说:“死大叔,这里是申家吗?他们不是住在市里吗?”

老混蛋拄着拐杖,斜瞟了吕晓薇一眼:“小丫头,这里是申家的秘宅,到这里要帐,一要一个准。不信瞧大叔给你展现收帐的技巧,三百六十度旋转托马斯螺丝刀爆~~~菊大法,百试不爽……”

这个老混蛋啊,太没节操了!

说完,他领着我们朝保安岗走去了。那边两个彪形大汉已出来了一个,指着我们就吼:“那谁?要饭的臭瘸子,四个小屁孩,没有预约,不准踏过黄线,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是的,我们前面约五米外,便是黄色双实线,真不让过的样子。

妈的,一个大富人家的保安,竟然如此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