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心里安稳起来

刚走到门口,他回头捏着手指,对我说:“本大叔掐指一算,你那心上美人此时正在东南西北方的任意一方,有人陪护,极为安全,谁都不敢动她。Ⅴ小Ⅷ说或许你的成长更快一点,她之回归也更快一点。当然,如果那根能长滴更大,更是人间美事一桩。稍安勿躁吧骚年,本大师回家找师太乐呵乐呵呵去也,善哉善哉,唵喇呢嘛大咪咪~~~~~~”

话音落时,他转身一捋乱,出门而去。

这个老混蛋啊,真是装逼搞扯一流境界。可他的话对我来说,到底是一种巨大的安慰了。

至此,我几乎是百分之九十九地确认了,他安排了香姐离开。有他在,香姐应该安全无忧,衣食无忧吧?

而我,更应该定下心来,强大自我,为自己提实力,为自己提势!心里头的思念是很苦,但已然带上了安稳。

当即,我马上热身,脱了衣物,不顾身上鞭伤累累,就在客厅里练起抱着深蹲、俯卧撑、原地起踵和仰卧起坐,撑到力竭,声声嘶吼。全身伤口火辣疼痛,血流加快,再所不惜。

最后,累瘫了,感觉爽爽爽!

洗了澡后,临近中午了,躺在沙上休息了一阵子。

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一听,便是一个脆然的声音响起:“雨哥果然是盖世英雄横空出世,治得申海洋服服贴贴。刚才派了一个小弟给我送来了五十斤上等五花肉,看得小弟我是口水横流,感激涕零,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恩同再造。人生遇雨哥,如久旱逢甘霖,疲劳喝红牛。雨哥不但让我赚了钱,还让我和父亲……”

老子实在受不了了,喝道:“黑炭,你个扯逼犊子,给我闭嘴!你特么也是吃过苦的人,怎么这么怂包?跟个奴才一样!你妈的,知道吗,老子以前也是被人当成怂货,现在老子还有怂吗?你特娘的就不能硬起来吗?”

“雨哥,收下我的膝盖吧,带我装逼带我硬,我说的是真的!董黑炭愿意为您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

“你快拉倒吧!就你这样的骨气,我可带不了。善良、正气、骨气和诚信四样不齐全的人,别跟我这里混!”

不自觉的,我将香姐信中所说的四点要求说了出来,感觉非常自然。

董凯旋马上道:“雨哥果然是有准则的大英雄,让小弟好生佩服。求求雨哥了,我一定以四项基本原则来要求我自己,从现在开始,努力改造自我,提高修养,只求雨哥……”

我懒得听他废话,不过心念一转,冷道:“少说话了。先帮我办一件事情。”

“雨哥请吩咐,刀山火海,油锅剑林,董黑炭眼都不眨一下!”

这逼,决心都表起来了。

我道:“二中有个神秘的高公子,一直准备收拾我,可我连什么原因也不知道。你给我打探出这个人来,把原因给我弄清楚,之后,我考虑和你成为朋友。”

“好嘞!雨哥请放心,董黑炭肝脑涂地,钻缝透墙,也得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雨哥的事情,必须是……”

听到这里,我马上挂了电话,因为提示有电话进来,而且也不想听那贱小子继续扯淡。

我看了手机来电,正准备打过去,电话又过来了。一接听,竟然是岳紫棋。

小美女显得很兴奋,直接说:“林雨,你好棒啊!刚才,有人说代表申海洋来送昨天晚上的消费和店内损失,还交还以前三年的保护费,一共加起了八万三千块啊!都是现金,我妈都惊呆了,实在不敢相信是真的。林雨,你真是我的偶象,是我和妈妈心里的大英雄!”

我听得还是很高兴,也感觉申海洋这一伙人也太狂了,收那么多保护费。随即,应道:“岳紫棋同学,这没什么了,算是我应该做的吧?”

“对了,我妈妈说要请你和岳云龙、赵峰一起吃饭呢!今天晚上有空吗?”

我说:“算了,不用这么客气的。马上要期中考试了,我要在家好好复习功课。”

“哦……”她显得有些失望,然后又说:“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题,可以打电话问我啊!我们是同学呢,不要见外,希望你学习越来越好呢!”

“嗯,我会的。谢谢你了。”

“对了对了,林雨,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我妈妈说她认识一个很好的外伤大夫,要不下午我带你去看看吧?”

我暗自摇头,这女孩子,唉……她的心事我怎么不懂呢?但再好的外伤大夫,顶得过王明雪的药酒威力吗?

我说:“谢谢了,不用的,我伤都快好了。”

“啊?!林雨,这怎么可能啊?你说说,你怎么好得那么快呀?这太神奇了……”

看来,她是故意跟我找话说了。我想了想,说:“岳紫棋同学,我要吃午饭了。回头再聊,好吗?”

“哦,行啊,随时联系喔。”

她主动挂了电话。

而我呢,也到了应该做午饭的时间了。刚往厨房走,岳紫棋加我微信了,请求信息是:林雨,我是紫棋,嘻嘻!

她的昵称是“紫梦花开”,倒还很正常的名称了吧?而我的昵称只是一个字:雨。

我想了想,还是加上了她。还好,她没找话说,我也能好好做饭吃了。

饭后,吕晓薇开车带岳云龙、赵峰来我家了。看起来,药酒威力不错,岳、赵二人脸上的伤都好了很多,他们是随身带着药酒的。

吕晓薇还是要好一点,岳云龙和赵峰真是担心得不得了,生怕香姐出点什么事。三个人看了香姐写给我的信,感动得都哭了。他们说我有希望的,香姐一定会回来的;他们说一定要陪着我,一起成长,做一个强大的团体。

我也讲老混蛋的事情讲了出来,也觉得不必要隐瞒什么,听得三个人好惊讶。岳云龙和赵峰自然也感叹,说难怪雨哥你变那么厉害,原来是苦训的结果,有这老混蛋的功劳。

两个人也好后怕,说那天晚上幸好在服装厂里他们没有动手,要不然我死了,他们会内疚的。对于这事,他们也感谢老混蛋呢!而我,已然不想计较那些了。

吕晓薇惊讶之余,好不解地说:“还真没听说过这市里有这么一号人物啊!不过,死小猪,你说这个瘸子坏大叔高深莫测,真是极有可能是他安排走了香姐。你能这么有毅力,自学领悟力这么强,他一定还是希望收你这个徒弟,要给你创造一个更好的进步空间和条件。暗中,他绝对在观察你。只是无论多么危难,他都没有出手,或许对你也是一种磨练。妈比的,说得我真想见识一下他了。”

这样的话,我觉得也是那么回事了。

岳云龙说:“这样说来,那我们就不要担心香姐啦!雨哥,等老混蛋能教你的时候,你能教我们么?”

我淡淡一笑,说:“那是肯定的,不过,五项数据我也需要。”

他和赵峰相视一眼,苦逼了。他说:雨哥,你太狠了吧,那简直不可能。

赵峰感叹着:“唉,老混蛋的潜力股徒弟也是个小混蛋啊,遇人不淑啊,我阿峰如此英俊柔美的男子,怎么可能那么变态强悍啊?苍天呐,大地呐……”

这家伙,逗得我们开心而笑。

有朋友在一起,确实也挺开心的。

吕晓薇还说:“我就说嘛,你个死小猪,第一次老工业园的时候,推你一把,感觉胸上都有肉肉了,原来是暗自强训的结果。现在看来,肉肉又多了点,好想摸摸,搓一搓啊!”

岳云龙马上起哄:“摸嘛虎牙姐!”

赵峰跟着就来:“搓呀搓呀……”

我被搞得很不好意思了,赶紧扯开话题,说到申海洋的又一次约战。三个人马上愤怒起来了,吕晓薇骂道:“这杂种,我看了视频了,收拾得那么惨,还想玩阴谋吗?他妈的,这一次我们提前埋伏,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岳云龙和赵峰也连声附和了起来,说不用讲什么规则,最好是把砍刀也准备起,弄残他们一伙子。

说实话,我还是很想和申海洋单挑一次的。想了想,说:“这样吧,你们三个到时候先去暗中观察。如果他又不讲规则,那你们不冲突,直接离开,我不赴约;如果他万一真想单挑呢,你们离开,我赴约。”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认可。他们三人也很想见识我单挑的战斗力,也就那么定了下来。随后又提出想见识老瘸子,我也应了下来。

于是,接下来,三个人在我家吃住,一起复习功课,相处很和谐、开心。

第二天晚上七点五十,我们三人就在我那边小区门外等着老混蛋。心头都挺激动和期待的,真的想见识一下他收百万欠帐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