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一男人一香姐

我听得心头不舒服,阿森本来不屑于我,那天晚上还打过我一掌,现在抱着玫瑰花来,说那些话,无疑成了我的情感对手一样。Ⅴ中Z.?C?O?M

再看看香姐,脸上红晕浮动,看了我一眼,对吕晓薇说:“他不是……我男朋友……”

吕晓薇“哦”了声,点点头,又在我和香姐身上来回扫了扫,眼神显得很怪异,让我们很不自在,而她则然那边望去了。

那边,申海洋明显不识阿森,吼道:“你大爷的,抱花装逼的家伙,你是诚心找死了。兄弟们,给我上!”

顿时,申海洋等人纷纷操起家伙,一起围攻向了阿森。阿森一手抱着玫瑰花,迅移动,陷入了混战之中,一脚一个,一拳一个,出手极快,效率非常之高。

吕晓薇看得都忍不住叫好,鼓掌。

我却不想看阿森太多,心里有种我不得不承认的忌妒。什么时候,我才能强如此人?

抱着香姐,站在亭子里,感觉她冷得抖。心中动了动,便说:“小虎牙,赶紧解开云龙和阿峰,我们走!”

吕晓薇这才停止观看,马上拿起匕过去,割开绳子,释放了岳云龙和赵峰。两个家伙也是疯狂了,冲着我们一点头,然后相视点头,大吼一声,转身朝申海洋他们扑去了。

当时正有两个家伙被阿森打倒,球棒落地,岳云龙和赵峰一人拾了一根,扑过去,在外围狠狠开打,一人一棒,抽晕了两个家伙。

吕晓薇看得眼热,大叫着:“死小猪,带香姐先走。老子受不了了!要不是申海洋那杂种动枪,老子一人轮死他们全部!”

话未落,她已将匕交给我,去拾回自己的双截棍,冲过去,也加入了战斗。她和岳云龙、赵峰真是气势如虹,冲击力相当强悍,看得我热血沸腾,想想先前受的辱,忍不住低头看着香姐,说:“香姐,我要抓住申海洋这王八蛋,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香姐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全身颤抖着,仰望着我,泪流满面,拼命摇着头:“小雨,不要,不要,不要!求你了,姐不想你再出什么事了……”

她如同哀求,让我的心头阵阵憋火,却又不敢不听她的,内心深处在不屈地咆哮:申海洋不可能放过我,我也绝不会放过他,此仇不报非君子,辱我及香姐者,拿代价来偿!

还好,那时申海洋等人已被阿森和吕晓薇三人打惨了。只剩下申海洋和毛彪还能站着,这两个家伙见势不对,居然朝山岗那边逃走。

逃的时候,申海洋还狂叫着:林黛玉,老子跟你永远没完,你在二中绝对混不下去的!

他的身后跟着还能跑的小弟一帮子,个个恨爸妈少生两条腿,溃不成军,相互踩踏,狼狈不堪。

那些受伤跑不了太快的,连滚又带爬,个个神情恐惧、紧张。被打晕过去的,只能留在荒地上,风吹雨打,没人管了。这似乎就是混的下场了。

阿森没有追,岳云龙、赵峰和吕晓薇却三个人一起狂追过去。岳云龙像狂牛怒吼:“申海洋你个杂种,给老子站住。老子要废了你!”

赵峰也在吼叫:“老子要把你丢进柳河里喂王八,让你丫的尸骨烂在千人骨潭里没人捞!”

没办法,申海洋把岳云龙和赵峰打得太惨了。

可谁知阿森一个加,挡在他们三人面前,冷道:“都给我站住!穷寇莫追!”

岳云龙怒火红了眼,一脸伤痕好恐怖,冲着阿森叫道:“少拽字眼了。老子要报仇,关你鸟……”

“找打!”阿森已一拳过去,直接将岳云龙打晕在地。

赵峰也怒了,球棒指着阿森:“你他妈疯了?好歹我们也是自己人啊!你认识申海洋是吧?你是故意放他走的吧?你他妈是什么……”

阿森又是一拳,直接将赵峰也打晕在地,冷道:“这就是对我大吼大叫的后果!”

吕晓薇真是不爽,叫道:“申海洋那样折磨香姐,你居然放他走?冷血鬼,你还好意思抱着玫瑰花来见香姐吗?你特么谁呀,这么恶心?身手强就了不起吗?”

阿森低头看着吕晓薇,又抬起了拳头,但在空中有所迟疑。

吕晓薇一挺胸口,仰脸吼道:“怎么?你也要打我是吗?你打呀,打呀!老子吕家大小姐吕晓薇,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阿森抿了抿嘴,收起了拳头,冷道:“小丫头,你嘴够利的。吕家的面子我还不一定给,但看在严震的份儿上,我懒得跟你计较什么。”

说完,他无视了吕晓薇的存在,朝着我这边走来了。而他所说的严震,就是那天救走吕晓薇的黑衣男子么?

吕晓薇冷哼了一声,说:“看来,你还知道震哥!”

阿森头也不回,也不回应,抱着那束几乎是完好无损的玫瑰花,朝着我和香姐而来。

我直接不看他,抱着香姐,迎面过去,嘴里叫道:“小虎牙,把云龙、阿峰弄醒,让他们找回衣服穿上。我到路上等你们,香姐太冷了,需要空调取暖。”

吕晓薇点点头,狠瞪着阿森的背影,做了一个“呸”的唇语,然后去弄醒岳云龙。

可阿森到了我的面前,挡住了去路。香姐不敢看他,脸贴着我的胸膛,闭上了眼。

这个时候,我依然是香姐的依靠,有种极大的荣耀感,面对阿森,仰头道:“你让开!”

阿森看了看怀里的玫瑰,沉淡淡地说:“孟云香很美很美,但我还看不上。我到这里来,是去断桥头上祭奠一个故人的。”

“故人?!”我听得一惊,感觉这是误会了。

香姐都扭过头来,惊望着阿森。

吕晓薇刚把岳云龙给扶起来,还没弄醒,竟也震惊,扭头望过来:“什么情况?冷血鬼,敢情你不是来追香姐的?一切都特么是凑巧了?”

阿森看着我,说:“也许吧,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她的香姐。我的香姐走了,无可挽回。而你,林雨,又搞得这么狼狈,你就是这样保护你香姐一生一世的吗?”

他的话让我震惊。但我却大声道:“你可以嘲笑我,因为我不如你强。我就算保护不了香姐一生一世,但我愿意和她承受一切的磨难,任何艰难都不足以让我们分开。而你,你的香姐走了,你又保护好她了吗?”

阿森瞪了我一眼,只是冷哼两声,抱着玫瑰花,大步朝着断桥头走去。

我也不想鸟他,抱着香姐,先往山岗那边走去。吕晓薇对阿森背影做了个鄙视的撇嘴,然后又弄岳云龙去了。

我走了一阵子,还是忍不住回头。那时,岳云龙和赵峰也都醒了,和吕晓薇都在望着断桥头那边。

只见阿森站在悬崖边上,低头面对脚下柳河,像一座黑色的山,突然跪下,低头,双手高举着玫瑰花,丢下。这个家伙的举动也让人脚心凉,胆子确实大。

那一刻,他高傲挺拔的背影塌了一样,整个人似乎陷入了颓废不振。看起来,阿森对他的香姐充满了悔恨?或者痛苦的思念?

他们之间又是怎样的故事,我不想去问,但他这么一个冷傲的人,能做到这一点,也很触动人心,至少给了我一个警示。

我要变得更强大,我才能更好地照顾香姐,保护香姐。我不想有一天像阿森那样,再也见不到心爱的人,带着痛苦和悔恨过日子。如果那样,活着又有什么用?

我没有说话,看了看怀里的香姐。她正出神地望着断桥头,但也马上仰头看着我,脸突然就红了,又闭上了眼,全身有些颤抖。

我心里一软,赶紧抱着她,深一脚浅一脚往山岗下赶去……

山岗下,申海洋等人的车开走得差不多了,有几辆普通代步轿车已显得很孤零。远处有疯狂的车灯晃动,这一伙人逃得够狼狈了。

香姐看着残败的花车,搂着我的脖子,脸贴着我的脸,轻轻晃动着,热泪流淌,双手不停地抚着我的背,极是爱怜。

这种情况下,似乎药力再次作,她嫩嫩的脸部肌肤,充满疼爱的双手,让我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冲动,那根瞬间爆,完全不听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