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大结局及尾声花絮

下午三点,我和非伯租车到达阿里山南边的浅丘地带。

我们让司机返回,然后按着师傅走之前给我们的地形图,撇开了大路,直接走小路,也算是抄近路往血紫萝庄园赶去。

黄昏时分,我们来到阿里山主峰南坡上,向南边望去,我们相视一眼,欣慰地笑了。

南坡外面有一条绿草如茵的山谷,山谷正中间,赫然是巨大的血紫萝庄园,奢华大气,辉煌无比,却透着乡村式的宁静。

庄园内外都有岗哨,一个个黑衣汉子,至少是三十人一次岗位在职。他们分布在溪流边、小坡上、大树下、庄园的四边门口。

就在庄园内,巨大的血紫萝花园,到处是密布成片的血紫萝藤,花开得正浓郁。花园里有花匠女佣还在忙碌,也有保安在行走。

西来的阳光,照着金碧辉煌的房子,反射着金光一样。房子里四处亮起了柔的灯光,看来,要入夜了,应该要到晚餐时间了。

山里空气本清晰,但那晚风吹来了山谷里的血紫萝花香,幽幽醉人,能让我想起香姐的香味儿。

庄园里有幽幽的钢琴声,弹奏着《童话》,似乎是副歌**部分的:“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我和非伯闻此琴声,已然泪下,汹涌滚滚。弹琴的应该是连占,师傅说他是一流的琴师,痴恋兰姨一生,儒雅大气,格调高远。但兰姨痴心非伯,一生不变,忠贞千古。

我站在高高的山坡上,朝着下面呼喊起来:“妈,香姐,兰姨,我是林雨,我和非伯来了!”

声音有长啸九天之势,震响在山谷上方。整个庄园突然更显得静谧似的,琴声都顿停,所有的安保人员、花匠佣人都朝我们这边望来。

而我和非伯大步下坡,朝着庄园奔去。我呼唤着母亲,呼唤着香姐,呼唤着兰姨;非伯也止不住激动,呼吸着修兰,呼唤着香儿,喊着可心弟妹。

这个时候,我们止不住热泪的滚流,尽情地释放着自己。

没多时,那辉煌的庄园主楼门口,奔出了三条人影来。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我和非伯依旧能看到她们,看得清清楚楚。

领头的一位,是我的母亲。她中等个子,一身黑衣,显得很年轻,很漂亮,四六分的中长型。她的身形很有活力,显然没有放弃训练之类的,看起来只像是三十出头的妇人。

那时的母亲,热泪滚滚,像一道闪电一样奔向庄园之外,向我们奔来,嘴里凄呼着小雨,叫着寻非二哥。曾经的龙影战士,为国家民族出生入死的我的母亲,背上的叛徒的罪名,在这里一住就是十九年。

多少个日夜的思念,在这一刻,她得到了答案。她的儿子长大了,儿子来看她了!

母亲的身后,是兰姨。她依旧那么高贵、漂亮,有帝后的气韵。美貌与我的母亲不相上下,但实力要差一些,一袭紫衣,奔跑中显得那么美丽迷人,又英姿勃然。

兰姨的泪水也没能止住,呼喊着小雨,呼喊着非哥。28年的分别,她受过帮内的暗杀、欺压,在师傅和夜美人的帮助下终于站稳了;她深爱的大6青道帝王终于脱困而出,我不辱使命,她怎么能不激动落泪?

度最慢的,是香姐。她一袭白衣,高贵典雅,是美绝的人儿。29岁了,她宛然如19岁那年的芳华,年轻,迷人,泪水在大眼里奔涌。

她能站起来了,能行走了,虽然走得有些慢。但她向庄园南门走来,眼望着山坡上的我们,呼唤着小雨,呼唤着爸爸。绝美的容颜倾胜了我母亲和兰姨的美丽,泪水更让人心疼万千。

香姐,我来了,小雨可以保护你了。你走不快不要紧,我会陪你一直走下去……

感谢命运,无论悲喜还是磨难,无论风雨还是血腥,让我们这些天各一方的人们,不管等了多久,终于相聚,在一起,永远不再有分离。

从不放弃战斗的信心,不放弃自己,便可以让脚步穿越千山万水,穿越时空,站在时代的洪流中,屹立不倒。

有爱,有心,有朋友,有兄弟,有亲人,我们不惧一切!

不管曾经生过什么,但现在,我和非伯、和所有人,我们只能珍惜现在,用一生去守护、去呵护我们所爱的一切。

世界到底是男人的,但男人是女人的。抛开一切天下大义情怀,这一个黄昏,我和非伯只是属于女人的男人,幸福的男人,是儿子,是恋人,是丈夫,是父亲……

阿里山南坡,晚风**起幽香无数,醉人,缠绵。

绚丽辉煌的宁静血紫萝庄园,花如血,情如火,泪如潮涌,绵绵不歇。

连占的钢琴声,一直没有停,《童话》副歌**部分在反复着: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全书终)

尾声花絮一:

没有多久,从夏威夷传来消息,慕容宏基在休瑞斯高尔夫球场上打球的时候,突然摔倒。

紧急就医之后,慕容宏基脑中风,偏瘫,基本丧失语言能力,只能坐轮椅度过下半生。他也算是一代枭雄,落此晚景,也算是凄凉了。

清泓阿姨最终辞去了国内一切的职务,前往休瑞斯群岛,在那里一直照顾着慕容宏基。在她的心里,这一辈子都恨我父亲,但慕容宏基不管怎么样,是真爱过她很多年。

不过,夫妻俩还是经常和慕容冰雨、两个孩子通视频,躺在那里,傻呆呆的样子,看起来倒也是可怜。我们呢,每年也会过去几次,就当是度假和探亲吧,人之常情了。

毕竟,姥爷和姥姥很喜欢两个孩子,慕容冰雨也是孝顺之人。不管怎么说,慕容宏基也是冒着杀头的危险,帮助绵绵大伯母安排了大伯父、雷哥和香姐的。

……

尾声花絮二:

慕容宏弛、慕容宏喜在慕容宏基的病房里,被一群神秘的灰色光芒人带走。

灰色光芒人看不清脸和身形,将这两兄弟戴上慕容家的私人飞机,从休瑞斯群岛机场起飞,一直向东。你懂的,龙影的装备又升级了,业务也不止限于国际纷争,而且还成为反腐重器。

秦岭深处的张氏庄园,被改造成了一处高级监狱,警卫森严无比。原来张家就进行了相当高规格的安防设计,现在更好利用起来。

秦岭监狱里关了些什么别的人,不太清楚。但郑志渝、吕含中、史令化、慕容宏弛、慕容宏喜、张公都是在里面的,终生不得减刑、假释,必要的时候要参加劳动,政治学习和看新闻就免了,对他们没用。

张公性格很孤僻,和另五人虽然同住一个牢区,但从不和他们说话。老头子身体不行了,背也驼得厉害。一头灰白长,总爱在放风的时候,站在院墙里,望着一角的天空,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也许吧,一方枭雄,在江湖纷争中败得一塌糊涂。产业不是他的,势力不是他的,连儿子也不是他的,亲生的唯一儿子也被干死了,内心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郑志渝五人也很少说话,因为声音变化很明显,越来越细,越来越阴柔。当然,最胖的郑志渝瘦得很快,不到半年,减肥成功。

……

尾声花絮三:

某一天,秦岭监狱有人前去探监。提前两天,郑志渝等人就是只喝水,不吃饭的。

探监的人高大冷峻,名字叫刘水,身边还有我。

水哥当着五人的面,拿出一瓶茅台,一把菜刀,一个塑料口袋,一只砧板。他将五对卤蛋切成薄薄的一片片,刀工好极了,居家好男人呢,连司马扬晴都老夸他。

卤蛋切好,拌上红油、香菜、味精什么的,闻起来味道还不错。郑志渝等五兄弟,饿得也没有办法,喝了酒,分食了卤蛋,很平均,一人只有十片,也不知是谁吃了谁的。反正,兄弟同为恶贼,恶果平分吧?

问他们好吃不,居然个个点头,阴柔回应,像讨好人的狗一样。只可惜,他们再也见不到外面的天空了。

我和水哥离开秦岭监狱之后,在回去的直升机上。他对我说:“小雨,后天我和扬晴婚礼,你来主持。”

我含笑答应下来。水哥大仇终报,是应该考虑成家立业的事情了。

只要有梦想,能坚持,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

……

尾声花絮四:

第二年,近澜继母逝世,病因是乳腺癌。父亲与她在一起的时间很少,都在忙着训练、作战。她忧郁、内心的罪责,是她的病因。

临死之前,她向我与母亲忏悔,求我们的原谅和宽恕。我们能怎么说呢,只能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她即将死去。

敬亭君当时在场,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和母亲道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在汪总的陪同下离去。

母亲一直在台湾居住,但每个月会去父亲的龙影基地呆一周。基地在哪里,我一直不知道,因为那是最高机密。

我也差不多两三个月会去看望母亲和非伯,带着孩子们,带着女人们。血紫萝山庄,依旧是幸福的象征。

第二年,兰姨怀孕了,她和非伯一直很幸福。

非伯一直没回帝王家,他说喜欢做平民的感觉,做个庄园男主人,等着再做父亲,感觉挺好的。这一次,他不会再让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再受苦了。

当然,非伯和我一年都会见父亲好几次。每一次见面,都没有多少话说。我们坐在敬亭君的办公室旁边屋子里,喝茶,只是喝茶。半个小时后,我们拥抱,告别。

他会说:林雨,你是我的儿子,我为你骄傲。

我会说:林上将,您是我的父亲,我为您自豪。

非伯和父亲的见面、告别更有特点。见面就是拥抱,至少三分钟,临别了,又是拥抱,至少五分钟,父亲只会说一句:“二哥,你幸福,我就开心了。”

非伯会说:“老三,保重,等着你退役。”

其实,父亲是永远不会退役的。

就是这样,在那个会面的房间,不允许我们说得太多。虽然我撤回了青道投资基金七成,西方经济动**得厉害,跌停板了上百支股票,为期长达一月,却填补了国家的损失,小雨点也听话极了,九州集团每年为国家创造过百亿的税收,但我和父亲、非伯以及我们的团队,依旧是红道的巨大威胁。

当然,慕容宏弛和慕容宏喜的落网,外逃的资金全部追回,国家赚得局花都翻了,真是……唉!

至于我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妹妹,我真的一次也没见过。

……

尾声花絮五:

拉哥没两年退役了,回到了柳城,安养天年。那时候的拉哥,和柳长久一起在九州集团共事。

拉哥对我说起雷哥的事情,没有说很多,因为要永远守住秘密。雷哥在秘密任务中被炸烂了脸,活了下来。

因为任务还没有完成,所以雷哥整形回原来的样子,在美国化名为“Rain”,当时连拉哥都没能确认他就是雷哥。

也就是说,我在海南见到的真是雷哥。而他,一直在美国,没再回来。

拉哥说雷哥不回来,一是因为愧疚,无法面对我和香姐;二是因为,雷哥成家了,有了牵挂,妻子来头太大,国家需要他一直在那个国度呆着。

拉哥和雷哥的相爱相杀,主要是基于实力上的比拼和战场上的兄弟情。拉哥好胜,但总干不过雷哥,雷哥曾是神盾,格斗防御力强。

拉哥也告诉我说,父亲的命令是让我们永远不要试图和雷哥建立关系。他没有说明原因,但世界范围之内,有很多东西很微妙的,一般人想不通,想通了也没意义。总的说来,世界需要平衡,在斗争中保持同一。呵呵,这是哲学了。

……

尾声花絮六:

小雨点成员的情况,大家都在九州集团,担任一些清闲的职务,不累,混手。

老哥娶了桃姐,毛彪娶了胡小榕,董凯旋和岳云秀在一起,赵峰陪岳紫棋去香港上学,仇森迎娶了周春杏。

岳云龙在江城遇上了公孙明月,小白龙来电了,两个人也走到了一起。

侍恒居然和我原来在飞鹰公司的秘书萧晴晴搞到了一起,说是早就相生情意了。

柳条那混球,天天相亲啊,相得要疯了。最终,你猜不到他和谁在一起了。是我和慕容冰雨到江城之后,我遇上的王明雪的同学——席娅婷,火爆的钢管舞教练。其实,柳条的钢管舞跳得也不错的,嘿嘿!

师傅那个疯子,说儿媳妇真是性感啊,让他这个当公公的心里都痒死了。师傅就是这么没底线,要不然他不是我师傅。

吴扬云最终还是听了话,当时他的离开是接到司马晴空的电话,说能搞死我。这丫的很兴奋,去夜总会疯狂了三天。后来,垂头丧气回了长洲别院,因为司马晴空都被干死了。

他也没什么别的追求了,拼命学习,在化学方面有他爸的遗传,大四后就去国外留学了。人也懂事多了,终于意识到自己年少轻狂,太差劲了。

他能这样,水哥说:我还当他是小舅子。

而东方阿姨、老二哥自然也是很开心的一对,对于吴扬云的变化,也是挺开心的。

……

尾声花絮七:

关于我,还用得着说什么吗?九州集团董事长,清闲得要命,孩子们一个个出生了之后,教育就是头等大事了。

当爹也不容易啊,关键是我去江城上大学呢,学哲学。这门专业现在学的人越来越少,于是社会越来越浮躁了。看透表象,直达本质,这是哲学的第一要义,你说呢?

……

尾声花絮八:

日嘛嘞,没有了!就当后记吧,那根要疯了,累瘫的节奏。

12o万字,3月17号开书,6月21号完本,三个月零五天,感谢大家友情的陪伴与坚守,其实都不知道说什么了。感动,感动,感动!

没有灌什么水,上架后每天基本四更以上,有人说更得太慢了,其实是的确不够看。但这不够看的背后,我腰椎突出了,手指头每天都是疼的;错别字并不是很多,我敢说在黑岩这是很少的吧?

有人说我没有空调吗?是的,没有空调,热得中暑过,不想吹牛比,只说真事。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苦,只有身在其中才懂,不多说了,因为我热爱这一行。说赚了很多钱吗,没有,一个月有一万就笑了。好在没有作腰斩处理,也算是顺利完本了。说要花几百块看完的朋友,打脸了吧,嘿嘿!

新书又开始了,先期会慢一点,实在是需要时间来缓冲一下,放松一下。昨天晚上睡觉做梦,是如何写大结局和新书,内容很冲突,醒来很疲倦,有种崩溃感。

新书《青春禁岛》,链接/book/59349,期待您的继续支持,那根拜谢!

没什么说的了,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没有成功,但收获了大家的友谊、支持和厚爱。《凶猛青春》顺利完本,我累得有些欣慰,就这样,祝大家安好。

2o16年6月21日,那根后记于出租屋内,吊扇在疯狂地转,热死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