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解密父母之当年

汪总点点头,喝了口茶,然后给我讲了起来。>?中≯文≯<﹤<.≤8≦1<

原来,当年马尾海边一战之后,我的父母和大伯都身受重伤。

张家和慕容家的人马也是死伤不少,全数撤走了。当地部队却接到密令,将我父母、大伯连同雷哥、香姐带走,秘密养伤。

三个月后,父母、大伯伤势痊愈,却见到了一个显赫的大人物——蛤蟆君。

蛤蟆君正准备筹建龙影,其前身叫“尖刺”。尖刺不像龙影那样只做国际任务,而是国内任务也在做。

可惜的是,在剿灭青道王朝的战争中,尖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却被我父亲结拜三兄弟带着孟家军打了个落花流水,全军覆没。

为此,蛤蟆君希望我父母、大伯能将功赎罪,组建一支比尖刺更犀利的队伍。

父母、大伯是傲骨之人,对于蛤蟆君是不给面子的,拒绝了这样的要求。但无奈那时候雷哥尚小,香姐更幼,又落入蛤蟆君的手中,住在深宫大院之中,使得三个大人没有办法。

于是,不出一年,龙影建立,开始了艰苦的训练,并且以父母、大伯为,开始征战全球。

不过,三年后,大伯逮到了机会。他利用和蛤蟆君女儿的新恋情,闯入宫中,将雷哥和香姐带走。那是一次激战,大伯被枪打伤了右腿,面部也被特卫部队打得变了形,丧失了语言能力,同时肺上也挨了两枪,切掉了左肺一大块才活下命来,自此身体弱到不能再弱。

幸运的是,蛤蟆君的女儿绵绵确实深爱大伯,利用她的人脉,将大伯转移走了,及时医治。最终,绵绵将大伯安排到柳城西河区乡下申家沟落户。

蛤蟆君大怒之下,想斩尽杀绝,但绵绵以死相逼,从楼上跳下来,摔成了高位截瘫。她只是心急,跳下来阻止她的父亲下令。

于是,这也才惨烈地救得大伯、雷哥和香姐一命。不过,在蛤蟆君的**威之下,大伯没有任何的补贴,他善于使用锤子,一柄钢锤打天下的猛人,最终成了补鞋匠。

现在的绵绵,依旧是高位截瘫。所幸的是,那时候绵绵刚刚怀上了大伯的孩子,孩子还保住了。这个孩子25岁了,名字工作都不详,汪总说这是属于高级机密。

虽然孩子生下来了,但对于大伯的惩罚一直没有结束,因为那是蛤蟆君的耻辱。他带着雷哥、香姐,靠补鞋为生,一直活在乡下,贫病交加,身手全无,以至于被疯狗咬死。第一代青道并肩左王,就在压迫之下晚景那般凄惨。

到雷哥12岁的时候。我爸率领龙影出征,基地里只留我的母亲刘可心。等我爸回来的时候,母亲已经不见了,带着肚子里快足月的我消失了。

母亲的确受到了迫害,但我还是平安出生了。只不过,在绵绵的帮助下,我被人送到了大伯的身边,而且是他在柳城把我带回去的。

现在,我的母亲在台湾,她是被迫与我分离。准确地说,她在阿里山,和香姐住在一起。她再也不能返回来了,因为……有人给她扣上了叛徒的帽子。

而我的父亲随后来另娶了一门亲。这门亲事相当牛叉,背景吓人。算起来,父亲和大伯都是人中龙凤的角色,都生得英俊潇洒,高大伟岸,颇有男子气慨。他们结拜三兄弟,也都是这样,除了非伯个子矮一些之外。当然,非伯身上的气质是任何人模仿也出不来的,那种俊雅中的冷峻,冷峻中的霸气,无人能出其右。

如此的父亲三兄弟,自然是有不少女人喜欢的。其中呢,又以父亲为甚。身为龙影部队28年的上将,身上的铁血气韵在汪总说来,那是一种让男人折服、让女人迷醉的味道。

结果,我的父亲把某个来历颇大的女子给迷住了。他的第二任妻子,也算是我的继母吧,名为近澜,是现在君上最小的妹妹。

近澜姿色中偏上,学识渊博,在某重要部门任领导之职。汪总说,我父亲知道那一切是怎么回事,但为了亲人、为了兄弟朋友,也只能屈从而娶。这正如当年父亲入赘周家,娶周清泓一样。

只是当年父亲娶了周清泓之后,尚可以带我母亲私奔,但娶了近澜之后,他再也奔不了了。汪总说,男人有了太多的牵挂和襟绊,也就只能就范。

近澜继母又为父亲生了一对双胞胎的儿女,女为大,子为小。汪总没能告诉我这对儿女的名字,说那是被列为最高机密的。他只是说,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妹妹,现在都已16岁了。

对于生育,一开始父亲是拒绝的,后来也是拒绝的。所以,我的弟弟和妹妹是属于试管婴儿。但他们天生也是乖巧可爱,颇为懂事,迫得父亲又不能不疼他们、爱他们。

可汪总说,父亲都不知道我被大伯养的,一直以为和我母亲在台湾。直到后来,我在柳城遇上了师傅,他才知道了。随后,还派拉哥回来看看我。

师傅之所以能见到父亲,也是他们关系的不一般吧!师傅能从一弱子成长为青道帝王,父亲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在师傅那里,他也只是希望投桃报李,将我苦心栽培出来。

要说起来,绵绵,这位我应该叫大伯母的女性,出身高贵,确实为爱而谋。她用自己的伤残,换来了大伯、雷哥和香姐的生,而且一直很保密这件事情,连见到我父亲的时候都不曾说过。这件事情,知晓的人并不多。

当年直接帮绵绵完成安排之事的,竟然还是慕容宏基。慕容宏基也算是绵绵的同学,曾经追求绵绵未果,才追求周清泓,哪知道周阿姨喜欢我父亲呢?

当然,慕容宏基那时候没有拿大伯、雷哥和香姐做文章,是因为他已抱得美人归,而且大伯已经成了废人了,没有用处。同时还因为蛤蟆君的命令有些吓人:助林连秀者,死!所以,也就只能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我还向汪总问起雷哥的事情,说既然雷哥能加入龙影,成为其中的一员,为何我父亲不能通过雷哥的底细,查到我和大伯、香姐是在申家沟呢?

汪总笑笑,说龙影挑选将士,从来不问出身,只看中身体素质和潜力,而且进入部队之后,所有人都用代号,训练的时候都用的是仿生面皮蒙脸,我的父亲只需要记得他们的身体特征,就能叫出他们的代号,但叫不出名字。

士兵之间,基本上是八人一个小组,根本不与其他人联系,也只有这八人才能相互了解、认识。如此说来,水哥不识得拉哥和雷哥,也都算是正常的。

而那天龙影对我们的援救,真是拉哥带的三个八人小组,连他在内一共24人来帮我们。这当然是师傅向父亲搬兵,父亲也是念子心切,开了后门才派的兵。因为每一个龙影的战士,都是国之利器,出手便是屠杀。

作为龙影的最高长官,父亲也只是让士兵记得他身体的某个特征,而不是记他的脸。因为他的脸面,也是仿生面皮,师傅的易容之术,还是出自于父亲的传授呢!龙影之所以是这样的部队,不仅是为了保密,害怕将军会召集退役的士兵而干点什么,而且是因为人的身体特征是相对稳定的,而面容是易变的。

关于雷哥是怎么回事,汪总都不知道。他说龙影的行动从来没有档案,只有需求,问题解决之后,一切就当是遗忘了。他也说,也许雷哥和拉哥是同一个八人组的,他们才能有那样相爱相杀的状态。至于要报私仇,只能等拉哥退役了之后。

但汪总说从建制到现在,龙影三年征一次兵,前后有四百多名特种精英加入,也几乎是9o%都阵亡了。能活到十五年军龄期满然后退役的人中,基本上都残疾了,在民间也兴不起什么风浪。只有一个刘水,这算是兵王中的兵王,居然能平安健全退役,也算是奇迹了。当然,兵王退役后的状况,一度让人寒心了,幸好水哥活了下来。

到最后,汪总感慨地说了一句:“烈士为国忠君而伤亡,高义也!”

我苦涩地笑了,都不知道说啥了。但想了想,还不禁说:“汪总,非伯的基因比对结果是如何?”

他淡淡一笑,说:“问他去吧!我想,你应该就要和他一起启程前往台湾,他要见妻女,你得见母亲和初心的恋人了。我呢,也要马上启程回去,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