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六亲不认的恶魔

去离尘山庄,不是师傅那种邪恶,只是我很想念核心避难基地的所有人。>?≥≦<﹤.<8≤1﹤Z≦<.≦C﹤O≦M

事到如今,一切都算是要结束了,大家也应该出来了。我特别想念我的女人和孩子,活着有时候很简单,似乎要逆来顺受、任人宰割的话;但活着有时候很不容易,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于是,这样的时候,我更在乎亲情、友情和受情。当我,我的内心也向往平淡、安宁。

开着救护车,不紧不慢,奔在柳城大街上,已经看不到什么军警了,似乎一切都已结束。那个时间,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了。

城市在酣睡之中,灯光有些落寞。辛劳的环卫工还在道边忙碌,在有些人眼前,他们只是一群低贱、没出息的存在,但我却内心向他们有崇高的敬意。拿着很低的工资,做着辛苦的工作,不分白天或者黑夜,整个城市里,他们和灰尘、恶臭最接近。

我甚至在想,青道王朝有大量转移出去的财富,每年会产生很多的红利,我们人数不多,花是花不完的,钱多了反而会让人骄傲、腐朽,不如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吧!

车行在这个梦开始的城市里,我的心绪变得宁淡很多,思考的东西更多。也许吧,走过杀戮的日子,经历过死亡的威胁之后,我变得不但更珍惜生命,而且更加珍惜身边的一切生命,骨子里开始渐渐多了人文情怀。以后,我更愿意做一个不知名的慈善家。

告别血腥,脱下战衣,丢掉在杀场上如屠夫一样的面孔,做一个善良的天使,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

一边开车,一边想未来,想很多事情,但最终我还是有些累了。进入通往离尘山庄的专用车道入口没多久,确实有些困,疯狂的拼斗和熬夜,让我觉得不应该再开车,休息一下吧!

于是,停车在那空旷的大道边,就在车里睡着了。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我醒来,精神头好些了,身上有些痛,但这无所谓了,开着车直奔离尘山庄。

到了那边的时候,大门口依旧有保安,但都是普通保安,我登记了身份证号码,还能联网查询信息的。

然后开车进山庄,在停车场停了下来。停车场上还是有很多庄园里的普通车辆,包括农场、加工厂等的车,还有山庄的便捷电瓶车。

我直接到停车场南角去,那里有一座仿白玉石头雕像,雕的是天使。就在那石头下面,是一个通往山庄地下的通道。

我走过去,轻轻一堆雕像,它便移开,露出一道三人宽的水泥梯子通道。这也是方便里面的人出来,到停车场开车直接走人。

我沿通道下行,七弯八拐在地下行走。看着一处处熟悉的房间,颇为感慨。地下已经空无一人了,脚步声都传得很远。

当我来到核心避难处的外面大厅里,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因为核心避难处的大门竟然打开了,这只能是有人在里面开的,不得不让人担心。万一慕容冰雨和孩子们以及所有人已不在里面了呢?

我当即狂奔进了大门里,迎面的大厅空****的,灯光倒是亮,仿日光的。那里空气不算清新了,而且……竟然有淡淡的血腥味从生活区通道尽头传来,让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当场,我一边往一活区奔去,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师傅的号码。这个时候,他的手机是接通的,开口就是:“小子,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打炮了?”

我郁闷了一下,刚刚想说话,身后的大门在迅合闭。大门边的电控装置啪啪的声音响起,我一扭头,妈的,短路了,整个系统毁掉了,外面打不开,里面也打不开了。

“师傅,有情况……”

我都没有吼完,通讯中断了。大门“砰”然一声巨响,合上了。

这下子,全部锁死了,唯一出去的地方,是通风口。

我瞬间惊慌,瞬间又淡定了下来。只见通往生活区的通道口,约是五十多米外,站着一个修长高挑的身影,是个男人,一袭白衣白裤,白晰脸,英俊之极,神情冷酷无比。他很帅,比张高还帅。

慕容冰川!

竟然是他!

他居然没逃!

他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

他竟然淡声道:“妹夫你好,过来吧,乖乖的。”

我知道那边的尽头,是院落式的生活区,中间还有个地下花园,里面种了很多鲜花、绿草和树木,都有仿太阳光能提供光线的。

他说完之后,转身往花园里走去,很快就消失了。

我赶紧飞奔过去,到了尽头。地下花园里,花香依旧,但夹带着血腥的气息。

就在花园的小路上、草坪上以及周围生活区的走廊上,横七竖八倒着蝙蝠军的尸体,大约是有十来具。

花园正中间,那里是一种活动广场,占地约有百平的样子。可那上面摆着好几张大沙,沙上坐着慕容冰雨,怀抱着两个吓傻了的孩子,身边还放着师傅的拐杖,她的右腿有血迹。

还有司马扬晴、雨兰姐、周清泓、小榕阿姨、岳云秀、桃姐、王明雪等人,都是女人啊!她们头凌乱,衣着不整,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血迹。

看起来,司马扬晴、雨兰姐、桃姐和王明雪都经过了相当激烈的搏斗,脸色都很苍白,受伤也颇为重,身上还缠了纱布。但她们是好样的,杀掉了慕容冰川所有的残余手下,让他成了孤家寡人。

见到我去时,所有人都在呼喊着我,竟然是齐声的“小雨”。她们想站起来,却已然无力了。慕容林云和慕容林香从母亲的怀抱里挣脱出来,齐声哭叫着“爸爸”,就要往我这边扑来。

可是,慕容冰川像个恶魔,挡在大家的前面,咆哮道:“都别吼了!给我闭嘴!谁再吼,我就杀了谁!”

他的双手竟然从包里掏出了两支手枪,指着大家。

周清泓含泪愤怒道:“冰川,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你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砰”的一声,枪响了,一片惊呼。孩子们在慕容冰雨的怀里吓得大哭起来。

慕容冰川开枪了,一枪打在周清泓的脚边,吼了声“闭嘴”,吓得他妈什么也不敢说了。

“哥!你不要这样,吓着孩子了!你还是舅舅吗?”慕容冰雨心痛地抱着两个孩子,哭叫起来。

“你也闭嘴!”慕容冰川吼斥着妹妹,又是一枪轰在她脚边,打得大理石都弹渣了。

孩子们吓得尖叫起来,被母亲紧紧地抱着。

我不禁冷道:“慕容冰川,你是个魔鬼!慕容宏基这二十来年苦心经营,就培养了你这么个六亲不认的魔鬼。”

他猛地转过身来,两枪指着我,近在十米之内。他在小广场,我在花园台阶上。

我身上有伤,我无法保证我能躲开子弹,更无法保证我能救下所有人。只希望师傅他们能赶来,或许还有办法。

事实就是如此,功夫再好,一枪撂倒。而我现在,战斗力已成了渣。

慕容冰川两枪指着我,冷道:“我是魔鬼吗?都是让你这个好妹夫逼的。你不是厉害吗?来,给我再厉害一个看看?”

我说:“让我的孩子们过来,我想抱抱他们。”

慕容冰川想了想,说:“反正你今天是死定了,让你抱一抱也无所谓。林云、林香,两个小杂种,滚过去!”

没见过这样的舅舅,简直是完全没有人性了。巨大的失败,让他已变成这样了。

我的两个孩子从母亲怀里跳出来,朝我最快度奔过来,哭喊着爸爸,让我心碎、心疼。是爸爸不好啊,让孩子们受到了惊吓和折磨。

我想起步去抱他们,但慕容冰川不让我动。我只能原地等,看着两个快两岁的小不点儿,摔了好几跤,小脸哭得如泪人儿,我心痛死了。

没一会儿,兄妹俩一起扑进我的怀里,我就蹲在地上,搂抱着他们,抚摸着小脑袋,感受他们的热泪,紧张的心跳,心中无限疼。

那一声声哭泣中的“爸爸”,叫得我责任感无限大。我只能看着慕容冰川,两手搂着两颗小脑袋,让他们的小脸紧靠在我的胸口,低声说:“爸爸的好宝贝,就这样,不要回头看。你们的舅舅是恶魔,他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孩子们点点头,依在我怀里,紧紧的,果然不回头。

那边,慕容冰川冷道:“这几个娘们儿很厉害,打死了我最后的力量,但已完全没有威胁。你的妻子,我的妹妹,还想跟我拼命,结果扭了脚,还只能拄拐了。林雨,你害得我很惨,得到的很快又失去。但这个时候你死定了,你还想翻盘吗?”

我双臂微微力,抱起孩子们,站了起来,冷道:“慕容冰川,我随时可以翻盘。你指挥下属滥杀无辜,连汪总的兵、酒店服务员、保安、武警都不放过,已丧心病狂之极。现在,放下你的枪,接受法律的惩罚吧,我不想亲手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