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这回搞一盘大的

9月23日,董凯旋信息过来了。≥?>?≤≦≤.≦8﹤1≤Z<<.<C﹤OM

据汪风所说,当天晚上11点,公安市局刘长霞局长及其他副局会带领市辖区的公安分局局长、副局以及特警、反恐大队等主要负责人,便装前往柳城机场接机。

同时随行的,还有柳城特科精英五十人,特警和反恐大队各一个小分队五十人,全部便装,带上短枪武器,长枪就用不着了。

当然,汪风也不知道是接谁,但柳长久、董凯旋和李继扬是知道的。

按计划,柳长久、董凯旋和李继扬会化妆成西河区特警队和反恐小分队成员,都以司机的身份出现,必要时配合我们的劫取行动。

这一次计划,必须万无一失。提前,李继扬在汪风那里就搞到了不少的材料,加工出了一批烟雾炸弹和催泪瓦斯弹。死亡战士是我和水哥精训出来的力量,对于这种生产热武器的技术活,也是必须要过关的项目。在这样的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这一批烟雾炸弹和瓦斯弹,给我们这边秘道里也运送了人手一样三只过来,威力大得要死。

风哥也是给力,给我们搞了一批高精尖的无线对讲微麦,更好用。红道上有人,办事确实方便得多。

我们这边接到消息后,都是相当激动,这回要整一盘大的了。

当夜九点,我们整装出,先收拾郑志渝,再收拾慕容冰川。

到达机场后,廖雪兵和张武陵对机场布局都是一流的熟悉,很快给我们搞来了地勤人员服装。因为柳城国际机场才投入使用不到五年,设计和施工也是由慕容家族完成的,张武陵当时从美国下标招过来的设计图纸呢!

我们内穿蝙蝠军的护身衣,外穿地勤服,手里提着工作包,里面装的其实是蝙蝠甲衣。整个机场的布局,也由张武陵给我们讲解了一下,我们默记于心,然后分别趁着夜色,潜入每个人的分配任务位置。

机场国内到达航站楼的各个至高点,都是我们的人潜伏着。跑道的尽头,停机坪旁边的应地带草丛秋草极深,也都潜进了我们的人。夜鹰戴着,视线极为清楚。

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有八名级保镖护卫的郑志渝到来。当然,他还有随从一大堆。按他的级别来说,那是至少有十人以上的随从,包括什么厨师、医务人员、秘书等。

当夜11点,从贵宾通道那边,走出了一大群人,果然是身着便衣的刘长霞、汪风等人,还有特科、反恐大队、特警的精英及主要负责人,阵容还挺强大的样子,近二百人呢!

他们坐四辆摆渡车,还跟着一辆空车,到达2号跑道那边的驳接位上,在那边等着。很显然,郑志渝的专机是要降落在2号跑道上的,连下机的位置也被我们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一群人就在那里等候着,不时看看天空起降的飞机。当然,那个时候起降的航班也并不是很多了。

没过一会儿,又一群人从贵宾通道口涌了出来,肥头大耳的居多,一边走一边在说着什么。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似乎是柳城地面的头头脑脑,细数一下,57名呢!

不过,在那里面赫然有两个我们熟悉的面孔,一个竟是史令化,另一个是吕含中。

妈的,这是什么节奏?我心里生疑。

旁边水哥低声道:“雨弟,这伙人来干什么?也来接郑志渝吗?这可不符合那老杂种的低调规矩啊!史杂种和吕杂怎么也在这里?”

董凯旋马上说:“哦,我想起来了。史令化昨天到的柳城,新闻上都播了,说是代表江城过来考察一个什么化工大项目。吕含中是今天上午来的柳城,说是要组织开什么民主生活会。我在风哥家里,也通过网络关注这方面的。”

我点点头,说:“看这情况,估计是另有大员驾到了,不止郑志渝一个。”

水哥说:“也许吧,看看情况再说。”

我没再说话了,而我和他的对话,也传入非伯、老哥等人的耳麦里了,他们自然也明白了。

侍恒不禁轻声说:“水哥,挺好的啊,一会儿,顺便把史杂和吕杂一起劫了。再把慕容家两兄弟给揪出来,他们五个禽兽兄弟很愉快就能团聚了,大小一锅煮。”

这热身赛有难度,但我们还是想试一试。

过了一阵子,让我们狂躁的是,居然那一伙人坐了一辆摆渡车,后面也跟了辆空车,直接去2号跑道驳接位去了。就在那里停下来,似乎和刘长霞他们打招呼,说什么,很多人还和刘长霞等人握手,带着笑脸呢!

柳条是趴应急草丛的,因为身体瘦长,他忍不住话道:“日麻嘞,这可咋搞?他们也来接郑秃驴吗?”

呵呵,看照片资料的话,郑志渝确实是一个秃驴,年56岁,头掉得差不多了,一副菩萨相。就是这样相貌的人,和善良的菩萨可是相差太远了。在青道精英、红道大佬的世界里,如果你光看相貌来审识一个人,那是完全不靠谱的。

按规矩的话,郑秃驴这样的大员来了,吕含中和柳城一帮子来接,倒也并不奇怪。吕含中嘛,适逢其会,来也是应该的。

老哥说:“不一定吧,也许还真有其他大人物与郑秃驴同机抵达。秃驴一直低调,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非伯低声说:“看这架势,恐怕来的是和秃驴一般大小的人物了。”

董凯旋在跑道应急带的草坪里趴着呢,轻声说:“那还搞不搞了?”

我说:“看情况再说。如果只有秃驴一个人,原计划不变。如果还有一个人,就得看这人是谁了。”

张武陵居然冒了句:“林雨,万一是红君上来了呢?”

“日……”水哥和老哥、柳条等人都异口同声爆起了粗。

我也有点郁闷,低声说:“要是他来了的话,还搞什么搞?回秘道睡觉。”

大家不禁呵呵地轻声笑了。

当然,张武陵先生这玩笑开得有点大。红君上,我们可不敢在这里按计划行事了。惹火了,你也知道后果的。

自古帝王一怒天下惊。

我们都不说话了,时间一分一秒在过着,虽然经历了杀戮无数,但还是有点小紧张,最主要是因为张武陵的那个玩笑。

到了夜里11点45分的时候,很有趣的现象产生了。

按说来,那时起降的航班并不多,但隔个那么七八分钟还是有一架次的。毕竟柳城、江城都是国内居中位置,理想的南北中转站呢!

可是,11点45分之后,一架航班也不起降了,甚至机场不断在播音,说什么什么航班延迟起飞,延迟降落。

这种情况,让我心里都有些郁闷了起来。没一会儿,柳条不禁低声道:“张先生啊,怎么你毒舌啊?看这情况,不是红君上也要来还是啥节奏啊?完了,白在这里趴了这么久了。”

我马上低声道:“柳条,你小子闭嘴,别说话。关键时刻就要来了,别给我瞎扯。”

话音刚落时,天空响起飞机的轰鸣,一架慕容家族航空公司的豪华包机航班在云天里出现,越来越近,越来越低,缓缓降落在2号跑道上,然后滑行向驳接位而来。

那时,吕含中为的一群人,纷纷是翘以盼了。我也适时道:“全体注意,听我口令行事。”

不多时,包机滑行到位,长长的红毯舷梯放下。先出现在舱门口的是两个身材修长的高大汉子,黑衣,墨镜,绝对一流的国内保镖。

吕含中已带着一帮子人涌到舷梯下,弧形站阵,准备迎接。那些特科、特警、反恐精英们,倒是阵容更整齐,两边护卫,左右列道,一直排到了摆渡车那边。

我们全体人员呼吸屏住,视线透过夜鹰,直视舱门口。很快,郑志渝进入视线,高大肥实,菩萨白脸,秃驴脸,笑眯眯的,保养得很好,居然在舱门口一出现,马上伸手一引,这是恭请里面的另一乘员了。

我们心顿时一紧,直盯过去。

马上,一个高大精瘦的身影被郑志渝给引了出来。我擦,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