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未必没有机会

风狂,雨急,黑夜如墨。小?说网.

虽然我尽量冷静下来,但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我想了想,拨打了老混蛋的电话。

申海洋以香姐为威胁,我不敢报警请求什么通讯定位之类的,何况我已算是报过一次假警了。但我可以向老混蛋求助,他是个高深莫测的人,或许有办法的。

很遗憾的是,老混蛋的手机竟然关机了。看来,命运注定了我逃不过劫难。但只要香姐平安,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岳云龙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非常兴奋地告诉我:“雨哥,阿峰不负我所托,真问出地址来了。申海洋对我们深信不疑。他把香姐绑架在城南的柳河断桥那边,现在还打算继续逗你一大圈再说呢!”

“好!干得漂亮!”我很激动,大吼着,动车子,油门一踩,掉头行驶。

岳云龙说:“雨哥,阿峰说我和他想去看看你怎么受虐的,但申海洋拒绝了。他说今天晚上要单挑你,狠虐你,会给我们视频的。当然,他也说要把你的手机视频拿到手。但是……我和阿峰想去帮你,你在明,我们两个在暗,好不好?”

我有些感动,但一边开车一边大吼:“不用你们跟我去!我知道今天晚上是什么结局,但你们不能去。要是你们行动的话,申海洋现上当了,他会极度暴怒的。他是个不讲规则的人,你们会很惨!老子这十几年朋友兄弟不多,你们要好好活着。”

“雨哥!你……这是何必呢?我们还是不是兄弟啊?”这是赵峰的声音,他竟然和岳云龙在一起,“以前我们欺负过你,但你却没有过多报复,反而让我和云龙都开始认真学习,真的尝到了学习的甜头。他姐不再担心他,不说他,我爸妈也不再担心我,我们都很开心啊!可今天晚上,明知道你是去受难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帮你一把?雨哥,答应我们吧!”

“是啊雨哥!申海洋歹毒啊,谁知道他会不会单挑?是兄弟,就一起赴死,可以吗?”岳云龙声音本来粗,此时更如咆哮,竟有哭腔,恳求道。

我心里阵阵暖,却大声吼道:“不行!你两个混蛋不要让我太感动!还当我是雨哥的话,就他妈听我的话,呆在家里别乱跑!有什么罪,让我一个人来受,千万别想着暗中偷袭,那样会害了你们自己。答应我,如果我不幸,照顾好香姐!拜托,ok?”

“o……k……”岳云龙哽咽地应了一声。

赵峰没有说话,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挂掉了电话,急朝着柳河断桥驶去。

从老家镇到市里,就是要经过柳河断桥的。断桥其实并不是桥,而是河边的一处长条形高岗子,岗前有高崖,崖体巨石长达五十多米,横伸到河面上,如同断桥之形。

那里地理位置很偏僻,前后没有人家,离城约有十五公里。算起来,我那时得开上三十公里的路才行。

正开着,申海洋居然用香姐的电话给我打了过来。

我接通了电话,沉声怒骂:“王八蛋,你在度假村等着吧,希望这一次你别再骗我!”

“哈哈哈……”申海洋一阵狂笑,说:“林黛玉,你个小傻比,快到度假村了吧?”

“他妈的,你别告诉我你们不在那里!”我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开车疯赶着。

他冷道:“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自以为是二中高一的老大了吧?自以为岳云龙和赵峰是跟着你混了吧?可是,你没想到吧,他们二人跟着你,实际上是想拿到你的手机,毁掉那视频。他们家庭条件比你好得多,怎么可能做你的走狗?他们的心里还装的是我这个洋哥啊!你个傻比也真是小心谨慎,竟然让他们一直没有得手。不过,今天晚上,我拿到视频是轻而易举的,你说是吗?”

这狗逼也真是不长脑子,真被岳云龙和赵峰骗过了!我佯怒着,大骂道:“这两个混蛋,真是老子瞎了眼啊!妈的,别让我以后碰见他们!”

申海洋哈哈大笑,说:“算了吧,今天晚上之后,你就是一太监,一瘸子了。二中高一,毛彪为老大了,云龙和阿峰是左膀右臂,而你,恐怕是又要重回弱比时代了,哈哈哈……”

“少废话!我到度假村外面了,你们在哪里?”我假装停车,吼道。

他又是一阵大笑,然后说:“傻比疯狗,我也玩你玩够了,告诉你吧,我其实在豪阁大酒店的9o7号总统套房呢!你先前不是去过9o8吗?没想到吧,我就在隔壁,看着你香姐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老子真想马上做隔壁老王啊!快回来吧,继续心慌赶路吧,哈哈哈……”

大笑中,他挂了电话。

我手机甩到副驾驶上,轰着油门狂奔。这混蛋,还特么想玩老子呢,没门儿了!

就在市区的边缘,都能看到柳河断桥模糊的影子了。不过,要到那里,还要绕很远的路。我不停地开着,车上的花朵已散零得没有多少瓣儿了,而我,已作好了最坏的打算。

当车子离断桥山岗还有百米远的时候,我停了车。因为前头,山岗脚下的公路边,停着申海洋的雷克萨斯,另外还有一辆白色宝马轿车,三辆灰色奥迪a8,一辆本田奥德赛,一辆丰田汉兰达,以及一些中低档的代步车,排了一长串。

看来,申海洋又带了不少人来了。这个有钱的杂种,就算是转到三中了,估计追随者也不少。这个时代,认钱不认人的现象太多了。

断桥头上的亭子里,还有明亮的灯光,像是绑在亭柱上的探照灯。

也许,申海洋等人正在那亭子里。我的香姐,她又在哪里?

我跳下车来,没有打伞,车里也没有伞,只拿了一只手电。光着头,淋着雨,朝着断桥山岗快奔跑。

风冷,如刀。

雨打脸上,透骨的寒。

故乡城市的冬天就这样。

我的心似乎平静了许多,甚至有种慨然赴死的感觉。只不过,申海洋就算想弄死我,也不要忘记了我曾经有一个绰号叫疯狗,他不会讨到更多便宜的。

因为香姐,他占了先机,但未必我就会一点机会也没有。踢爆我蛋,让我做太监吗?绝对不可能,甚至我能狠狠地阴他一把,走着瞧吧,哼哼!

把手电光调到最弱,一路前行,沿着小路踏上山岗。

小路都快变成大路了,因为柳河断桥也是地理景观一绝,只是因为周围没有开价值,所以没搞成公园。但白天去那里的人还是挺多的,游人或者情侣。

此时冬雨之夜,植被茂密的山岗上鬼影子也没有一个。雨水漫天降,打得枝叶哗沙沙直响。

刚刚爬到岗子顶上,突然两边的松树林里跳出四个高大的身影,有两只雪亮的探照灯型手电在他们后面照亮,直射我的双眼。

我当场有些失明感,马上胸口就挨上了一脚,接连向后退。

背顶在一棵松树干子上,我稳住了身形,这才放眼一看。妈的,四个一身湿透的十七八岁少年,站成一排,冷冷地瞪着我。

其中一人冷笑道:“林黛玉,你果然是来到这里了。看来,二中高一老大的身手也不过如此嘛!”

我捏紧了拳头,道:“你们是申海洋的新狗腿子吧?我香姐在哪里?”

那人骂道:“三中高一四大天王就是我们。洋哥是高一武术社的社长了,你放尊重一点!”

另有一个人接着说:“你香姐嘛,嘿嘿,好漂亮一妞儿,她自然是在社长的怀里咯!”

妈的,申海洋转到三中去,果然很快就混好了。而对香姐侮辱性的语言,让我怒火腾了起来,冷道:“你们最好是讲讲规矩。带我去见申海洋吧,他如果还是个男人,就跟我单挑一场。”

四大天王相视一眼,个个阴沉沉地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说:“想见社长,先过我们这一关。能打过我们,后面还有三中高一八大金刚、三十二斗士呢,哼哼……”

却他妈的,又是人海战术吗?申海洋,你他妈就不能玩点新鲜的?

我懒得废话了,斗志狂燃,无论如何,得拼了。当即,踏步上前,主动进攻。

探照灯下,一场混战拉开。

四大金刚吼声连连,气势很足,都是练过的,很有章法。但是,他们没料到我有惊人的五项数据,所以,我的力量更猛,度更快,自学而来的格斗技巧也不输于他们。

猛拳重腿,灵活闪避,一战四,我低沉嘶吼声声,挨了几拳几脚不碍事,关键是踢中一人裆,踢伤了一人腰下软肋,打爆了两人鼻子。

四个家伙见打不过我,只能往断桥方向逃了去。当然,帮他们照亮的两个家伙跑得更快,还有人大叫着:“妈比的,林黛玉好像厉害极了,八大金刚快来支援啊!”

我并不跟追,打亮了手电,在林子里折了一棵小柏树,做了根米长的棍子,然后大步朝断桥走去。以少敌多,没有武器不行。

无论他们有多少人,挡我者,死拼到底!

哪怕注定了受虐,也要捞够本儿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