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惨烈终极大决战

是的,他们是绝对的生力军,潜能针下,威力极为巨大。八≤≤﹤.﹤8≤1≦Z≤≤.≦C≦O≤M

血背暴龙,连拉哥都看中的家伙,实力本就非同一般。在新安的一年半,侍恒常与我们联系的时候都说毛彪的水平是越来越逆天了。

彼时,他身形庞大真如暴龙,度风快,是五人之。冲过水哥和死亡战士的身边,直扑前方敌手。

正有两名慕容家族死士提枪上去,一个扎毛彪的头,一个刺他的腰,正是趁他立足不稳之际。

岂知毛彪一把青龙偃月刀拉出巨大的刀影,胜过旋风似闪电,一刀下去,两枝长枪断掉,他已腾空从人家头顶翻过去,人未落地时,反手一刀后斩。

身着护甲的两名死士,愣生生被拦腰劈成两截。毛彪落地,提刀再向前扑去。前方敌手骇然无比,纷纷转头就跑。

慕容宏喜大怒,狂叫道:“往东南口给我攻,突围!!!”

顿时,沟底、坡上的慕容家死士,竟还剩下近百人,全部朝水哥、毛彪等人攻去。

毛彪一柄大刀,舞得呼呼生风,度快,力量足,刀锋利,没有对手不是被一刀斩死,断头、断腰,血腥无比。

他的身后,岳云龙、赵峰和仇森也是不拉后腿,个个狂啸,与水哥等人疯狂格杀,爆是一次又一次的精彩。明显,仇森实力更强,一招杀敌,不拖泥带水。岳云龙次之,秒杀不行,但不三秒能干掉一人。

赵峰则得花上四五秒才能干倒一人。

毛彪和仇森的实力,完全不输于我们训练出来的任何一名死亡战士。

阎老哥更是让我大开眼界,一根方形的杀手锏,精钢所铸,约有米长,近三十斤重,每一锏下去,挡开对手的刀枪,跟着就是当头锏砸,都能打爆一个戴着头盔的死士脑袋。

那锏撞之声,轰当当的,听得人心神振奋。论攻击效率,他竟然比之毛彪不算太弱,只是稍慢了一点点而已。

老哥是高手,毋庸置疑。

五人妥妥的生力军,给对手以沉重的打击和冲击力,包括**和精神层面,更是让我这边的人员精神振奋,一个个舍生忘死,疯狂杀敌。

我不禁狂啸吼道:“秦岭张家庄园已破,张公已为阶下之囚,张家的末日到了!张弛,你等放弃抵抗,还可以避免更大的伤亡。”

张弛、慕容宏喜和司马晴空都绝望了,几乎是要崩溃。他们没想到,如此强大的合力,竟然要被我们击败。他们一个个狂叫了起来,纷纷亮出兵器,领头冲杀、合力向东南谷口突围,这下子也就只剩下逃命的信念了。

“林雨,你他妈今天死定了,本主跟你拼死一战!!!”张弛一柄长剑光芒如虹,还伤了我好几名雨点战士。

慕容宏喜长枪如龙,银亮的枪身吞吐如蛇,也伤了我几名战士。

司马晴空拔了一把短刀,一尺五寸那种,竟出手就杀死我两名雨点战士。出手之狠,让我也有些震惊。他更是狂啸着:“阎汪洋,我家妹妹死得惨,此仇不报,永不为人,来吧大决战!!!”

然后,这家伙直接在十名手下的护卫下沿山坡狂奔,向东南口杀去。

老哥也是豪情万丈,两锏打爆两名对手的头,打得脑浆迸射,然后迎着司马晴空飞冲了过去,嘴里吼着:“无法无天的贼人,法律治不了你们,只能非法的手段,来吧司马晴空,一战了恩怨!!!”

司马晴空一边狂奔,一边大叫:“你们统统都得死在这里!别以为我们只有这么一点人!!!”

话音落时,西北口子又涌出一个又一个的黑衣人,领头者赫然是司马长风。妈的,司马长风这个曾经的司马家族管家,竟然这时候才来。

司马长风吼啸道:“家主,秘牢不足惧,我来迟了!”

艹!

司马长风那一家伙过来,实在不得了,竟然又率领了三百多人来。这些人看起来就不一般了,看起来像是某个爱搞事的少数民族,手里刀枪棍棒都有,疯狂地扑杀过来。

西北口上,死亡战士都被司马长风的人马给吞没了,恐怕只有死了。但那里有一名最强的死亡战士李继杨,不知道能否活出来。

情势如此之变,对我们也只是短暂的冲击,马上,一场更为艰苦的鏖战拉开。

但也就在司马长风全部人马杀出之后,紧随他们身后杀来的,赫然是侍恒、柳条,带着留守在秘牢基地的15名受伤雨点战士。他们竟然活着,这让我惊喜,但再次面对死亡,我们只能选择拼死一战。

战吧战吧战吧!

血流成河,伏尸遍地,吼声无数,长沟变修罗地狱。

生命强大,生命也脆弱,没有你死,哪来我活?

天光昏暗,冷风腥气浓烈,拼战不歇……

……

终于,长沟变得平静了。

血水顺着山波流淌,向沟底汇集。

沟底的道路已看不出模样,血水如河,浸泡着尸体。

兵器散落,破衣破甲四布,到外都是残脚断体。

浓烈的血腥味儿阵阵散,随风而远,又随风而生。

不足二十分钟的战斗,张家、慕容家、司马家的死士全数歼灭,无一活口。

小雨点一战惨烈而辉煌,杀敌上千名,但赢得太过于悲壮。

36名死亡战士只剩下六名还活着,他们是身手最强的六名,排名第一的李继杨,年仅22岁;随后的五名分别是:邓平、胡光、江民、朱隆基、席远亭。

李继扬,最强的死亡战士,他活出来了,在西北口的重围之中杀出,同时制造了数十对手的死亡,干得漂亮!

雨点战士292人出征,仅一人生还,其余291人全数牺牲。生还之人实力也是相当惊人,名为李继周,这是李继杨的哥哥,时年24岁。

李继扬曾经是贩毒重犯,本应死刑的。李继周是长河帮的副帮主,对弟弟李继杨有包庇罪。

我、非伯、水哥、老哥、毛彪、侍恒、仇森、岳云龙、赵峰、董凯旋、柳条,也都活了下来,但分别挂彩,一身是伤,全身是血。

麒麟爪全数被毁掉,老哥的杀手锏也打断了,毛彪一柄大刀也毁了,可这不打紧,重要的是胜利了。非伯果然是实战第一高手,虽然身上受了不小的伤,但一柄短刀竟然完好无损,上面连血迹也没有。

慕容宏喜和张弛都被水哥打晕,已捆了起来。司马晴空点子背,被老哥一锏砸爆了头。他死了也好,水哥回去也能向司马扬晴交代的。司马长风救主心切,但也逃不过老哥一锏爆头。

战斗结束的时候,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已是散落在长沟的各处,或者在山波上,或在沟底。我们丢掉了破烂的兵器,不约而同地扫看着四处的血肉惨景,几乎是默然而语。

那时你若在场,你能看到衣物破损到褴褛状态的我们,一个个都是血人,步伐透着疲惫,身形摇晃不已,踏过血泊,踏过尸体,在西斜的阳光中向中间汇聚。

潜能燃烧后,自然是疲倦无比,但我们活着,站着,挺立在屠场般的山沟里。

成群成群的秃鹫落下来,兴奋的啄食起了尸体,这是它们的盛宴,似乎整个祁连山的这种生物都聚集过来了,铺天盖地的节奏。

董凯旋和柳条的实力最弱,但他们活下来,都靠着快的度和灵活的身法。小黑龙还是有些没忍住,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大哭起来:“雨哥,全都打没了,全都打没了啊……”

山沟里,只有他凄然的声音,还有秃鹫扑翅的声音。

冷风依旧如刀,吹腥而起,我们终于聚在一起,坐在先前和我非伯坐过的大石头上。已经坐不直了,很多人半倒下来。

李继扬等六名死亡战士和李继周这名雨点战士,纪律性相当之高,整齐地站在大石头上。他们曾经是罪人,但现在他们是英雄。

我也半撑着身体而坐,对李继扬他们挥了挥手,说:“都坐下歇会儿吧!你们自由了,彻底自由了。休整之后,都回家吧,家人还在等着你们。以后,好好生活,走正道,要永远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