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一刀破喉之凌厉

长沟突然陷入安静,所有的目光聚焦非伯和冷残河的身上。

二人相距不过五六十米的样子,冷残河彻底爆出他的实力,像一道冷厉的旋风,在石头间穿梭上行,度爆得很快。非伯一直在石头上跳跃,猛然间多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帝王杀气。

看起来冷残河年轻一些,度更快一点,从下向上冲,居然度比非伯并不慢。他冲出了近三十米,已与非伯近身相遇。

瞬间冷残河那鬼头大刀片子绽放出一片雪亮的刀光,在阳光下闪出一片光影,朝着石头上的非伯膝盖削去,快如闪电的一击。

刀锋破空,咻然一声锐响。

非伯一侧身,弹跳,当场避过那一刀,落向冷残河旁边的山坡裸石地面。

冷残河一刀扫空,马上旋身反扫一斩,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攻势凌厉,直取非伯腰间。

鬼头大刀长三尺,一寸长是一寸强,远程扫斩有威力。

非伯只有一柄尺长短刀,一寸短来一寸险,是真的有危险。

岂知非伯那一瞬间的反应了得,身子后仰就避过那一刀,脚尖竟踢中冷残河的右腕子上。出招之精准,无人出其右的感觉。

鬼头大刀当场震掉,向天空飞去。

冷残河闷哼一声,左手竟然在腰上拔了一把比手出来。

然而,比手刚刚拔出,非伯已挺身杀到。

那瞬间,我竟然眼前都有一花的感觉,然后……

非伯已侧身跳上了一块大石,面对长沟底了。风吹头胡须,右手短刀垂握,依旧那般帝王神灵之气。

他的平行位置,裸石坡面上,冷残河双手捂着脖子,缓缓地半转头看着他。

然后,血从冷残河的双手指间突然向旁边飙射而出,如血箭似的,18o度无死角。

靠!非伯好凌厉彪悍的破喉一刀啊,我真的快没看清楚了。

长沟底,两支家军震惊不已。张弛和慕容宏喜更是色变。张弛竟心痛地狂叫道:“残河!!!”

话未落,冷残河的鬼头大刀落在非伯身后的石头上,“哐乒”一声,冷残河轰然倒地,顺着山坡向下滚。

滚了不到十五米,他尸体被一棵小树给挡住了。那脖子处已然断开,头颅就像吊在脖子断处一样,血依旧在流,但已小了很多。

我方人马顿时狂声欢呼,吼吼然然,气势暴强,在长河里回**不绝。

非伯,第一代青道帝王,曾经的天下第一高手,54岁了,出困第一刀不落空,果然惊世骇俗。年轻时的基础,云岭森林里的命运际遇和福缘,关押多年的不放弃,让他是同年龄人中的奇迹,神一般的存在。

他站在风里,中等身材,却如同踏地撑天一样,尺长短刀亦是绝世神兵。他淡道:“张弛,杀我孟家军19人;慕容宏喜,杀我孟家军22人。你二人年轻时**恶无耻,祸害良家无数,更有刘氏三姐妹惨遭你等**丧命,今天,所有的帐一并算清。单挑本帝,还是群战?给你们选择的机会!”

正那时,水哥出现在东南谷口的挡道巨石上。巨石高近七八米,宽约五六米,两边各有人宽小道。风从谷外来,吹得他一头卷飞扬,双臂未戴麒麟爪,但更显彪悍、冷厉。

那一对三角刀锋眼眸中,闪着复仇的寒冷光芒,他长声道:“老帝王风姿然,让后世仰望。张弛、慕容宏喜,今天既然来了,那就束手就擒,我为刘玉、刘清、刘华复仇而来!”

沉少的声音,如铁砂磨动,响彻山沟,对方全场再次惊震。

张弛、慕容宏喜闻声扭头,向东南谷口望去。

两人顿时相视一眼,齐声道:“妈的,你是刘水,不是刘青山!”

水哥冷道:“现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还不晚。吕含中的下场就是你们今天的结局。你两个禽兽、小人、恶贼,今天是我的,谁也不要动!”

张弛惊道:“含中四弟的事情竟然是你干的?”

水哥说:“是我。还有一个史令化,跟吕含中那禽兽一个下场,你们还不知道吗?”

张弛和慕容宏喜惊得面面相觑,看样子也是不知道。

慕容宏喜冷冷一笑,道:“刘水,你果然够厉害,身份竟能如此洗白,恐怕没有夜美人,你根本办不到。今天过后,夜美人将不再是青道常务委成员了。而你,只能死路一条。我们日了你三个妹妹,就是爽,你能怎么样?杀了我啊?你能吗?”

水哥没有被激怒,仇恨虽然是他的心头大计,但命运让他沉静很多。他冷道:“杀了你,太便宜了。今天,取你二人的蛋蛋,泡在福尔马林里,有朝一日,我会让你们这些禽兽坐在一起,用卤蛋下酒,感觉一定很不错。”

张弛眉头一皱,骂道:“刘水,你他妈真是个变态!你已经罪恶滔天了,青、红二道都不会放过你的。你八劫团糟蹋了两道不少的女人,你会死得很惨!”

“论及变态,我怎么也赶不上你们这些人渣。死得很惨的是你们!今天,雨弟一声令下,你们都得交待在这里。”

张弛一扭头,看着我和非伯,大声道:“林雨,你狗胆也太大了,竟敢救出孟寻非,这是和天下青道的主流力量为敌,也是和红道老前辈为敌。这一次,连夜美人也保不了你了。孟寻非,不要以为你出手犀利,还是天下第一。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这天下现在是属于张家和慕容家、梁振武家的,以后,就只属于张家的了。”

非伯看了我一眼,说:“小雨,这孙子当年就是一个渣,我都不稀得正眼看他。不过,现在也太狂了,信息有点多。你来捋,我除了想宰了他之外,没话跟他说。”

非伯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是在山沟里传得很远,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张弛听得一咬牙,有一种被无视的耻辱感吧?

我点点头,说:“张弛,你这个禽兽,果然在玩一盘大棋。看来,慕容宏喜是铁了心要和你张家联手,当你张家一条走狗了。夜美人和慕容宏基,都将是你们的行动对象了,是吗?”

张弛有些得意傲然,说:“没错!张家志在天下,宏喜兄弟只是识了时务,实为俊杰。不识时务的夜美人梁振武、慕容宏基,只有死路一条。”

慕容宏喜更道:“你以为我慕容家族丢了南方三省,是真丢了吗?不!它们还会回到我手中,这只不过是对慕容宏基形成包围之势,大业计划的一部分而已。”

听得这些话,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马上道:“张家秘牢基地调走了二百精英去哪里了?”

张弛冷冷一笑,道:“二百精英加上张家大本营的二百精英,已经去江城了。恐怕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早已会合枭儿的帝宫精英一百名,干掉梁振武的执法会、英雄联盟和廖雪兵的势力了。本来是顺手想将小雨点灭了的,没想到你们运气好,躲到这里来了。不过,也没关系,你们将死,无一活口。明天,我们将兵合一路,扑杀柳城,慕容宏基能抵抗的话,死路一条。这天下,即将是我与宏喜兄弟二人的人了。”

我听得心里有些紧,但此时回师救江城已经不可能了,但愿夜美人和廖雪兵能顶得住吧,要不然情况就很危险了。

当即,我冷道:“既然如此,没什么话好说的了。全体听令!”

说着,我一扬手,准备马上下达攻击指令。

可就在那时,慕容宏喜哈哈大笑,说:“弛哥,事已至此,不如将真相说与林雨和孟寻非听吧!他们都要死了,听一听也无妨的。”

张弛点了点头,正待开口时,我已挥手长啸:“老子讨厌打嘴炮,你两个杂种,我有时间和空间让你们说真相的!全体进攻,只留张弛和慕容宏喜二人之命,其余格杀不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