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裸的敲诈

水哥的话戛然而止。<<﹤.<8<1≦Z≤≦.

司马晴空看着老丈人,有种郁闷的情结在里面:“爸,咱东方制药不缺科研开的,何必让他们……”

东方长歌轻抬右手,止住了女婿的话头,说:“晴空,感情是感情,生意是生意,永远不要将家族利益和个人情感挂钩。我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司马晴空顿时有些低头之势,点了点头,不敢再说什么了。

显然,两大家族和谐一气,但最终作主的,还是东方老头呢!

水哥道:“东方家主年轻时是医药化学专业出身,恐怕我们这方剂资料还不能随意让你看了。这样吧,我大略讲一下,然后再谈,怎么样?”

司马晴空都有些不爽了,脸色变了变,显然对水哥很不满,说:“青山老师,不要太过于小心了。岳丈是光明磊落的人,不是那种无耻敲诈、讹人的人。”

说着,他扫了我们两眼。

水哥说:“这样说,我只能当司马家主是在背地里骂梁振武了。”

这话把司马家主给噎得真够呛。

而东方长歌点头道:“行了行了,你们不用打嘴仗了。既然都以茶为酒,达成协议,形成了联盟关系,就不应该这样针锋相对了。青山老师,依你所言,讲来听听。”

水哥点头道:“三种药物,来自于黑青斑蛇毒的分子式深化研究,目前已有廉价的替代化学结构。第一种药物,治疗先天性心衰症,对老年心衰、心梗死有神奇的效果,对心猝死患者,病5分钟之内注射,起死回生;第二种药物,治疗脑中风、脑瘫、偏瘫,不能痊愈,但功效越目前所有同类药物;第三种,可以算是强直脊柱炎的特效药物。”

司马晴空听得确实有些目瞪口呆的状态,竟然有些气愤道:“吴博华是在岳丈的研究成果上进行的突破吧?这是盗窃行为!”

东方长歌淡淡一笑,说:“晴空,起草书面协议。”

“爸,这……”

“快去!”东方长歌面色一沉,冷道。

司马晴空只得站起身来,转身出了待客休息室,往餐厅的后面走去。在那后面,应该是什么办公室之类的了。

东方长歌看着水哥和我,道:“交易可以正式谈价了。三种药物,我都要了,你们理想的价位是多少?”

我道:“东方家主,方剂资料您都没有看呢,就作决定了?”

他微笑道:“吴博华是个天才,不可否认。可惜的是棋输了一招,他从法律意义上不算我东方制药的员工,所以给了你们一个赚钱的机会。他以黑青斑蛇毒为研究基底,散出来的东西,必然是值得我购买的。现在看与不看资料,都没有什么关系,关键是你们的报价是多少?”

我看了水哥一眼,把包里的资料拿出来,取了一部分推过去,道:“东方家主,您是慷慨的买家,也是识货的行家,更是医药方面的专家,先看实验病理模拟报告及相关药力作用反应变化资料,然后再出价吧!”

他淡笑道:“程会长马屁拍得还不错。买卖这东西,当然是卖家起价,买家还钱,你来我往的事。”

姜是老的辣,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

我当即道:“东方家主,这可不一样了。我们手里的方剂,已经不是我们要单卖单买的物件了。假若现在有哈五、哈六等企业的代表在,恐怕他们也会和您相互竞价了。老家主还是看看这些资料,然后报报心中觉得合理的价位吧?好歹咱们都身处江城,地域相通,应该相互支持的嘛!”

老家伙一下子没话说了,很有风度地笑了笑,拿过资料去,才说:“行行行,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程会长言辞有道,那老夫就先看上一看。不过,这留一手做得也绝,最得要的资料还在你那里呢!”

我呵呵一笑,马上将剩下的资料双手推过去:“老家主也是豪爽之人,程雨生也不玩虚诈,全数送阅,可以吗?”

他却一扬手中的资料,说:“就看这些行了。老夫也不玩虚诈,不捡不应该捡的便宜。青道纯江湖,讲的是信义二字。”

这老风骨,还是让人有些好感的。

水哥也点了点头,笑笑,然后喝茶去了。

于是,我也喝茶,不说话。

东方长歌坐在那里,拿起资料来,认真的翻阅,不时轻轻地抿了抿茶,还不时点点头,脸上有些隐然惊喜般的笑意。

他确实是医学方面的专家,我们在网络上也查过的,是东方制药的老总,还是药物总工程师,在江城医学院是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津贴。就在司马晴空拿着起草好的合同过来时,已过去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但他早已看完了。

合同是打印好的,除了转让授权人签字和转让金额之外,所有的条款都制作好了。

司马晴空将合同递我和水哥看,然后就陪坐在东方长歌身边,也拿起资料看了看,果然反应还是很大的,不时都有惊讶之声从嘴里传出来。

看得出来,司马晴空也是一个懂医的人呢!

我和水哥则是看起了合同,一条一条地看。

十五分钟后,我们对合同也没有什么异议,司马晴空也看完了。

东方长歌道:“明人不说暗话了,这样吧,程会长,青山老师,三种药物的方剂转让金额,老夫出六千万。”

司马晴空马上道:“爸,这价格……”

水哥接道:“司马家主是说这价格有点低吗?确实,我也觉得过低了。”

司马晴空的脸啊,变阴天了,想辩解呢,东方长歌止住了他。

东方长歌说:“青山老师的意思是?”

“一亿两千万。”水哥直接还价,而且是按照老二哥的提示来说的。

司马晴空都要跳起来了,白脸黑:“刘青山,你这是抢劫!**裸的抢劫!”

“晴空,你安静点!”东方长歌有些不爽,声音都提高了许多。

司马晴空很委屈的样子,说:“爸,他们这是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啊!这交易,不做也罢了。”

我马上笑着说:“既然司马家主这么说,那也行。青山老师,咱走吧,回去联系国内其他大的药厂和医药集团,看一亿有人要没。”

说着,我站了起来。

水哥也起身帮着收拾资料:“我估计一亿的话,得有人打得头破血流也想要了。好吧,走吧……”

东方长歌一抬手下按:“两位两位,程会长,青山老师留步留步。买卖嘛,叫价还价,正常得很。时间还早,咱们再谈谈吧!”

我看老头子站起不站起来,便道:“东方老家主,算了吧!再谈下去,也没什么意义的。我们还是……”

不等我说完,东方长歌已伸手按住水哥要收的一叠资料,起身道:“行,一亿二千万,我要了。”

“爸……”司马晴空郁闷地叫了一声,没声儿了。

我和水哥相视一眼,笑了笑。水哥道:“东方老家主这么爽快,那也行吧!”

接下来,很简单了,合同一签,不到五分钟,一切搞定。东方长歌安排司马晴空收拾合同并启航送我们出去,他则拿起最重要的资料看了起来,有种如饥似渴的感觉,果然也是够专业。

司马晴空黑着脸把我和水哥送下船去,一言不,最后才说了声“再见”,连手都没和我们握就回船上。东方号再次启航,竟然向长江上游开去了。

我和水哥步行出码头,他居然说:“雨生,我怎么感觉卖得便宜了呢?老家伙答应得也太快了点吧?”

我说:“管他呢!这价钱也不低了。”

“东方、司马两大家族恐怕……按司马扬晴的说法,可能还有很强的家军力量。他们不动用,明摆着要让我们飞鹰会当炮灰。”

我说:“只要张高的约定是在提亲之前,一切就好解决了。不过,他们也真狠,居然用身份来要挟我们。”

“妈的,这搞得老子真想干了司马扬晴了。”

“呵呵……加油呗!走喽,回去睡觉,明天的抓捕行动很重要,希望一举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