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狡猾杀手组织

司马扬晴气得在那里大喊大叫:“刘青山,你个王八蛋!收起你的破条件,我不会答应的。中≥?≦﹤<.≤你这个混蛋,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张高的!你给我站住……站住!”

水哥哪会站住,快若一道闪电,不多时掠回了大道上,那时我已经启动了车子向前溜了近四十米。

那时候,我们专用手机的行动铃声已经结束了。但我知道,这样的铃声响起后,特别行动小组的收到信息的核心成员全都得到位,赶到特科中心参加行动会议。

水哥钻进副驾驶上,关了暗藏在胸领里面的微麦,淡淡一笑,道:“这娘们儿,一点素质都没有,真想好好教育教育她!”

我笑笑说:“你不会真有点喜欢他吧?”

他呵呵一笑,说:“雨生,现在就指望着吴老二了。他要是能生产出你想要的东西,咱退掉张家求婚的事情还真有可能。然后,你欠人那18oo万也就算能还清了。”

我道:“但愿吧!要是生产不出来,恐怕只有硬拼了。问题是,到底是为了还帐而阻止张家,还是为了你的爱情?”

他冷道:“当然是为了还帐!不过,司马扬晴这娘们儿,还有点让我心动,不可以?”

“哈哈!可以可以,早日搞定她吧,咱在江城的日子能更好过一点。”

“屁话,咱的日子现在什么时候不好过了?”

“那是那是,我欠了一屁股债,心里好过得不得了啊,爽死了。”

“哈哈哈……”

就这么说笑着,最后回到这次紧急行动来。我们一致估计是情悦大虾被盯出问题来了。

那时候,我已开车飙到了特科院子里。

下得车来,急急地往特别行动会议室赶去。

会议室还是在普通的楼里,在五楼上,但那时已亮起了灯。窗帘拉上,灯上投射出三条人影来,他们站在会议室里,低头在研究着什么。

当然,我看人影也知道那三人是谁,阎老哥,寞寞同志和小姬雅,没有桃姐。桃姐在追捕罪犯的时候,后背中了一镖,差点伤到心脏,现在还在养伤呢,无法参与行动。

我和水哥看了窗户之后,便已是相视一眼,有些疑惑。但我们不说话,似乎已明白对方在想什么。怎么个情况,居然只有三个人加两个人,一共五个人吗?

我们迅上楼,来到行动会议室门外,直接是用手纹开的门。

一进去,阎老哥三人围在巨大的缩小版江城建筑区域布局模型周围。这模型非常大,长约九米,宽约七米,长江两岸的每一条街道、小巷都标注得清清楚楚,重要的地标建筑更是亮着灯。这比什么楼盘的沙盘结构图更精准、详细。

但那个时候,模型上面明显有两处亮着柔和的红灯,散着环状的光辉,一看就是情悦大虾的总店和分店所在地。果然,我们的行动目标正是这个,夜美人的线索没有错误,只是来得晚了些。

阎老哥一看到我们来,还是挺激动的。他走过来,和水哥握了握手,和我深深地拥抱了一下,拍拍我的后背:“程雨生同志,好样的!多亏你悟出了线索和付出的钱财,咱们终于有收获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唉,对不住啊阎局,我太笨了,领悟得太晚了点。”

他说:“没事没事,是梁振武那家伙太狡猾了。”

随后,我、水哥和寞寞同志、姬雅都握手见面打招呼。

寞寞还是那种神秘冷峻的味道,姬雅依旧是朴素的气质型女人。但看得出来,他们也都挺高兴的。

当然,他们两人都还在一中任职呢,只不过是一种掩护罢了。但是,前两天,寞寞同志撰写的关于教育公平的文章,在网上是彻底火了一把。

最主要就是因为高考还有三个多月,学校高三学生的升学压力太大了。寞寞同志愤笔疾书,洋洋洒洒近五千字,数据分析极其到位,痛斥高考招生地域不公平性,抨击了高考招生中的户籍歧视,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成了江城一中有史以来最牛校长,学生们特别拥护他,甚至还有女生给他写情书呢!

打招呼的时候,我和水哥还说到这个事情。寞寞还笑着说:程雨生同学,希望你明年高考的时候,用不着考个五百七八还上不了国内一流名校。

我们付之一笑,因为谁也说不准的事情。然后,马上就回归到正题上来了。

阎老哥带着极度的严峻的神情,对我和水哥讲出了这次任务的相关情况。

根据我的线索提供,特科其他的成员当时就锁定了情悦大虾的总店和第一分店,秘密监视不到两个小时,果断有巨大的收获。

总店的后厨有一名专门做烤大虾的厨师,总店的情悦大酒店有三名保安;第一分店停车场有两名保安,情悦大酒店分店有两名常住在7o8号房间的旅游公司的大巴司机,共计八名嫌疑人进入了特科调查组的视线。

他们的照片也都拍摄到了,阎老哥全部给我们在大屏幕上展示了出来。这些人和刺杀老哥、围杀我的人不同,面容虽然都有整容的痕迹,但并没有统一的型。

不过,特科监视小组成员通过高清摄像头的拍摄后现,这些人无论是什么岗位的工作,都在裤裆门里携带了枪支,人手一把。通过痕迹分析,除了没有消音筒之外,跟我们先前所得的那些无声手枪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枪体。

这八个人显然是长期盘踞在江城的,在各自的岗位上干着活,他们行走之间,确实有股子高手气势,很显得灵活而沉稳,还特别有警觉性,不会让人现他们的身上有枪。而且,他们只要在公开场合露面,都是处于人流比较从的地方。或者说,他们有意识地选择了所处的位置,避开被狙击的可能;同时,他们一旦被抓捕的话,极可能选择无辜人民群众作为人质,危险性非常之大。

情悦大虾本来就生意不错,周围又是店铺商家林立,大人小孩都多,若真要抓捕的话,还确实是要废一番手脚才行。而且,很显然,他们只是八个杀手,幕后的脑还未出现。要命的是,他们嘴里有自杀毒药装置,而我们必须要抓活的。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如何抓活的。这八名杀手的底细,或者说入职资料,都已不重要,特科办案不会在乎这些,认定了就干,干完了再说证据之类的。当然,就算是查他们,那也一定是假资料,甚至很可能有打草惊蛇的负面效果。

得知这一切情况之后,我也是有点迷茫,不说话。

水哥冷笑了两声,说:“要不是地方不方便,又要抓活的,那就好办多了。这些家伙也真行啊,居然躲了这么久,估计还想伺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看来,不干死阎局长和程雨生同志,他们是不罢休的。现在他们无法下手,是因为没有机会。如果给他们创造一个机会呢?”

阎老哥和寞寞、姬雅相视一眼,点了点头,老哥说:“我们也正有此意,设下一局,让他们主动往里面钻。但这种杀手组织,必然还有外围的眼线。而且,这个眼线是相当高明的角色,他又是谁,我们得好好查一查。”

水哥默默地点了点头,不说话,浓眉皱在了一起。

没一会儿,我们开始了讨论,围绕着城市建筑模型,进行了足足有三个多小时,一个细化的方案便出炉了。只要一步步实施,很可能会凑效,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