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破解夜美人线索

我车向前冲出近十米,强行刹住,回头看后面。≤﹤<.≤8≤1<

大爷的,后面的车都是进入加地带了,玛莎拉蒂被后面一辆拉土车追尾得只科下马头了似的,车头撞我suV坚硬的屁股上,动机都爆仓出来了。

再后面,又特么追了一大片,红灯路口瞬间交通混乱,撞得个砰砰轰轰的,刹车声此起彼伏。

一个个司机骂骂咧咧从安全气囊里爬出来,吼吼嚷嚷的。

玛莎拉蒂的驾驶室里,巨大的安全气囊里面也钻出个人来,朝着我的车就迅地奔了过来。

我累个去!司马扬晴!好车就不一样,撞那样了,人还没事儿!

艹了,这回是遇上冤家了,老子不知道要被讹成什么样儿了。

司马扬晴这是只身出行,一袭粉色运动春衫套装,实在是身材绷得性感迷人,冷着一张粉脸,眸子里光都要杀人一样。

她的座驾型号我知道,这得值快三千万了,后面被追掉了大半。好在钢材好,要不然人都会被挤死的。这车算是废了一大半,要是运到国外修,尼玛,花费要买一辆新的了。

然而,这特么能怪我么?我特么好郁闷,夜美人也太坑爹了!唉,也怪我自己,脑子不够用啊!算了,先不说这个,说司马扬晴啊!

看着她那要杀人的样子,我还真是不害怕,心里担忧的是钱啊!尼玛,我才讹了她家一千万,顺带着让她妈又在夜美人那里损失了两百万,特别是还坑了她弟弟一把,事情刚过没多久呢,这新帐老帐估计要算死我啊!

当下,我马上将车窗玻璃、门全部关死,拿出一部专用手机直接一个电话打到阎汪洋老哥那里。

这时候,老哥必须起到作用才行哎!自从长江上一男一女罪犯的事情生后,我确实另多了一重身份:江城公安局下属特别案情科一级调查员,享受副县级待遇。副县级待遇很简单,就是副县长什么待遇,我也什么待遇。假如我下到巫县去,一亮工作证,权力跟巫县公安局长一般大,他还得给我一面子。

我给阎老哥打电话的手机,那都是专门配的,号码也是特科的专用号。

就在司马扬晴站在驾驶室车窗外敲门的时候,阎老哥已经接通了我的电话,开口都是:“程雨生同志,什么事?”

“阎局,我已掌握了暗杀集团的真实落脚点了。”我低声说着,看了看车窗外,司马扬晴已在砰砰地踹门了。这娘们儿,脾气确实有点大。

“什么?!”老哥都有些激动的样子,声音提高了很多。要知道,他以稳沉、睿智和骁勇名扬整个公安系统的。

他接着道:“是花了不少钱从梁振武那混蛋那里买来的消息吧?”

我看着颤抖的车门,暗暗苦笑,说:“这消息倒是没花多少钱,我只花了一千万,带上一次的,才一千一百多万。不过,现在我可是要付出更惨重的代价了。”

他也听出了我这边的异样:“什么情况?你在车里?有人在踹你车门?在哪里?”

我赶紧说:“长河区长河滨江大道三段,情悦大虾正门右手方15米左右。我急刹车,后面追尾了,我全责,司马扬晴的玛莎拉蒂是第一辆,老惨了,撞废了,她正在踢我的车门,估计是想宰了我。后面还撞了一大串呢!老哥,救命!”

“呃……”他怔然一声,然后郁闷道:“程雨生同志,不管你消息可不可靠。马上开车门,把电话给司马扬晴,我先替你挡一阵!”

我听得就酸爽,马上放下了车窗,对外面的司马扬晴笑脸相迎:“呵呵,司马帮主……”

话音没落呢,这娘们儿猛地一拳照着我左脸轰过来,粉拳似一道闪电,快得不得了。

我左手一抬,大手反握,一把抓住她的右拳,鬼魅手反扭。

她吃痛,整个攻击力丧失,偏着身体,大骂道:“程雨生,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你放开我!今天你赔定了!这里撞了这么多车,你死定了!我看你拿什么给?整个飞鹰公司都赔不起!赶紧撒手!撒手!”

我才不鸟她,不松左手,就让她堂一帮之主站在那里偏歪着身子好了。周围聚拢了人,七嘴八舌地骂我,有人说我神经病,有人说我欺负妇女,有人在报警,好不热闹,口水都能给我洗车了。

我直接把专用手机按了免提,对司马扬晴道:“来吧,阎局长要跟你讲话。”

“我管他妈什么局长呢?程雨生,你个王八蛋,赶紧把我松开!”

这娘们儿这脾气,吃炸药了?

我不知道老哥在那边是什么反应,只是笑笑,道:“公安市局阎局长,你不认识?”

她顿时脸色一变,瞪着我:“真是他?”

“你以为呢?”我手机往她嘴边一送。

老哥好配合,直接道:“司马女士,我是阎汪洋。程雨生同志系我局特别案情科一级调查员,因现重大案情,所以造成了追尾事故,请您理解。您与周围人民的情况,似乎已经严重阻碍了程雨生同志办案,很可能让狡猾的罪犯已经逃走了。现在,我局相关人员即将到达现场,处理相关责任问题,请你与他人皆在原地等待,予以配合!另,程雨生同志如有办案需要,可先行拍照离开现场。就这样!”

老哥声音好有底气,那时震惊了全场。最关键是我的专用手机是特制版的,跟老人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声音大,一按免提之后,大得跟小喇叭似的,而且还高保真。

更牛逼的是,老哥不但一身正气加严峻,更是说完就挂了电话,好有派。

当场就有人说:“哎呀我的天呀,真是青天大老爷阎局长个嘞!”

“就是啊,是他嘞个声音哇!原来是他的兵造成了事故,这是要追坏人吗?”

“肯定是啊!看人家程调查员那气质,就是很正派个嘞!”

……

好吧,我也是醉了。但这也能说明问题,咱老哥在老百姓中的口碑就是好啊!江城在青道上是独立王国,如此王国里的红道大神,威力确实是不一般的。

司马扬晴这回是有点吃鳖的样子,气得一脸通红,冲周围吼道:“你们吵什么吵?都给我滚开!要赔钱,也得先赔我的车!”

很多人鄙视地看了她的车一眼,甚至有人说:“走哦走哦,开好车的要先赔哟!我们还是回去等个嘞,别耽误了人家程调查员办案啦!走啦走啦,调查员再见……”

这……人民的拥护搞得人心里暖暖的,我不得不下车来,对着大家挥了挥手,又道了歉,说实在是不好意思,案情紧急啊,真是没办法。

众人纷纷表示理解,给我更大的安慰。

“程雨生,你他妈什么时候又混进特科里了?”司马扬晴在那里气得脸青面黑,冲我郁闷地咆哮着,然后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

而我对她微笑道:“不好意思了司马帮主,我有案件在身,得先走一步了。”

“滚!!!”她冲着我咆哮啊,吼得脸上青筋都要冒起来。

我摇了摇头,无奈一笑,还真拍了事故照片,然后钻进车里,开着就走,直奔汇江大酒店先。司马扬晴呢,只能在原地等着,还在打着电话,唉!红道大神的面子,她似乎不给也不行了。

没有办法,你司马、东方家族是牛比,但这里是江城,咱家老哥位置举足轻重啊!

不多时,我车到汇川酒店,装修相当不错,只是三星级。我直上9楼的酒店会所,环境也相当不错。

我找了个能看江景的卡座,挺幽静的,先要了杯白开水,然后掏出专用手机来,给阎老哥了条信息:盯紧长河区“情悦大虾”,你懂的。

不到两分钟,阎老哥回了条信息:妈的,竟然是这个!

我也是想骂人啊,只能骂夜美人不是?这家伙一口江城版午夜电台腔,一直说什么“盯紧秦岳大厦”,其实在江城方言里,“情悦大虾”音实在太接近普通话的“秦岳大厦”了,我特么一直没领悟过来,连桃姐她们也没意识到。我们这些外来户,大多是直觉奔普通话音走的。

唉,掌握一门方言是多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