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凶残罪犯伏诛

疯狂的罪犯,这比绝对是要把我弄死才算数。

他出手的度如濒临绝望之时一样,爆出来的状态惊人。

高仿的威力手雷,像一道闪电一样砸我脚下。

我特么也在最危险的时候,完全爆最强的状态。

猛在沙滩上弹身而起,直扑长江水中。那纵身之跃,飞出去六米多,手雷就从脚下飞了出去,砸在沙滩上。

因为手雷有个爆炸时间点,砸在沙滩上未爆。

当我“刷”的一声扑入水中,疯狂下潜出近三米的时候,轰然一声炸响,手雷爆掉。

我仿佛置身于滔天巨浪之中一样,强大的爆炸轰击力让水体变流,轰得我跟着江水乱翻,根本无法控制身形。

当我终于控制住身形的时候,余波还极为猛烈,我浮出了水面。

放眼一望,咦?

夜渔的小船静静地飘在江面上,随着涌起了高浪动**。更远一点的地方,那个穿着雨衣的打渔矮汉子正在另一个位置上,大叫着:“水来!水来!傻子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江面上,已看不见凶残的罪犯,也看不到那个叫水来的捕鱼傻大个。

我大叫道:“渔家爷,什么情况?人呢?”

“我不知道个嘞!刚才炸个嘞,我和水来在逃命嘞,现在……不知道他在拉哥地头呢!”汉子很着急,一边浮着踩水,一边四处望着。

话音刚落时,突然一声水响,长江上涌起了浪花。

就在小船的旁边,一条人影钻出了水面,正是水来。他翻身上了船,然后坐着,在那里喘着气。

水里的汉子很激动,大叫道:“哇呀哦,水来,你米有事吧?米有事吧?”

水来没有回话,只是冲他摇了摇头。然后,他手里竟然拖着渔网,起身去动柴油机了。

我晕,这个时候了,罪犯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这个傻大个居然还想着渔网,这是要继续打鱼的节奏?

不过,水里的汉子赶紧上船去,抢着去动柴油机,还说:“水来,不打鱼了,霉个嘞,霉个嘞,我们回去算个嘞!收网收网,拖上岸去,看看有米有鱼……”

水来点了点头,拖着网子,就在船上呆着。

而我呢,见状只能先保持着警惕,也不回游,这得看看那罪犯在哪里。也许这丫的见我追得紧,潜水了呢!

没一会儿,小船开过我身边,向岸边开去。那开船的矮汉子还朝我叫道:“你是警擦是不?上岸个嘞,那个坏愣可能潜水跑个嘞~~~~”

我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浮在水中,四处继续看着。

不经意一瞥,把老子惊呆了。

尼玛……

水来在船尾处拖着渔网,那网子里居然网了个人,正是那罪犯。不过,看上去这丫的已经被干死了,鼻子里在流血,但脖子是歪搭着的。网上还有些鱼儿在挣扎,就在他身上**。

开船的汉子一边开一边看水岸,也不回头,还笑说:“傻子,看来最后一网也不错得嘞,有收成,有收成……”

我猛然间明白了什么,水来这个傻大个儿竟然是个高手啊,老子有点看走眼了。

我浮在水里,静静地看着他,高大健壮,身上衣物被雨打湿了,绷出强壮阳刚的轮廓,当然不是很达的那种。他头挺长,遮住了眼睛,甚至到鼻子了,下巴和腮边有挺大的疤痕,越来越近,看起来是丑陋又彪悍。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高手,居然是矮汉子眼中的傻大个儿,这是什么情况?当然,矮汉子叫他“傻子”,显得有些亲切的味道。

我回望了一下小渔村,人家户不多,只有三四十家人的样子。那时,村子里狗都是零星地叫着,有不少人家的窗户里都亮着灯光,甚至有不少人打着手电、披着雨衣、打着伞往江边来了。更远一些的地方,才是一处天然的小码头,停泊着很多的渔船。

看来,这是长江边一个典型的留守渔村了。现在的渔业生产都是集团化的了,很少有这样的村子了,还是纯手工的抛网方式。只不过,今夜只有水来他们在打鱼,因为下雨。

我见状,赶紧迅往岸边游去。上岸之后,我沿着沙滩朝码头那里跑,船还在水里开。

我还比船先到码头处。等船到了码头,开船汉子跳上岸来拴船,这是个长相有些普通的精壮中年人,看上去没有实力,只是长年捕鱼,身强力壮而已。

我赶紧跳上船去,说了声:“水来,谢谢你!”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只是将渔网往船上拖,力量很大,直接连鱼带尸体一起弄到船上了。

开船汉子拴好船,正笑呵呵地说到船上来帮着收鱼呢,一看到死尸,当场就吓得惊叫了起来:“啊哟哟,日麻嘞咋个回事嘛,水来,这是咋个回事嘛?”

那个时候,村子里不少精壮男人都过来了,手电筒往船上一射,都是惊吓了一大跳,吵吵嚷嚷的,整个小码头都翻天了。

我赶紧站起身来,心里给自己已是江城公安局特科的身份了,很淡定:“大家不要慌。我是程雨生,是江城公安局特案科的人员,追击这名罪犯已经十多公里了。现在,他已经被水来同志杀死了。水来同志不怕危险,勇敢打击罪犯,值得奖励和表扬。根据相关规定,他会得到特科的协助缉拿奖金,不会低于十万元。”

这话一出来,现场更是炸锅了。人们七嘴八舌起来,吵得不行。我让大家安静下来,我把尸体先放到岸边,然后说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结果,水来在那里默默地理着网上的鱼,矮汉子倒是抽起了旱烟,给我讲了起来。

原来,水来并是这个小渔村的人,而是去年被叫做“周旺林”的矮汉子把他从码头的船上捡了回去。

水来当时身上衣服烂透了,身上爬满了蚂蟥,全是伤,脸都烂了,背上有两个烂肉血洞。还好,周旺林把他弄到十多公里的斗门镇看了医生,十几天过去了,他倒是好了。

不过,水来不说话,额头有道大疤,右腮边和下巴也留下了疤。问他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他都不说,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长江边呆,像个傻子。

但是,水来有一把好力气,帮着周旺林打鱼、砍柴、做饭,什么都干,做饭还特别香。有时候他还潜到江底能逮上野生王八、乌龟来,能卖不少的钱,这也深得周旺林喜欢。

水来不但帮周旺林做事,整个村子里有什么力气活,他也帮着做,从不要报酬,顶多做完喝点水,吃顿饭就走。有时候船坏了,他帮着修,连动机都会修。

日子一天天过呢,大家也都很喜欢水来,只是他不说话。

周旺林还是这个叫做周家坳子村的一个小村长呢,想着水来的来历,也就把他叫做水来了。

周旺林呢,早年丧偶,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周春杏,今年22岁,长得也挺漂亮,在镇上开了家鱼铺子,天天卖零售,也往巫县的县城里送批长江鱼,生意做得不错,也没个对像。

结果,村里人一撮合,说水来丑是丑了点,但人好,踏实,不如两个人就处对象吧!然而,水来呢,却有些不同意,摇头拒绝了。

不过,他对周春杏也是挺好的,每天半下午往镇上开船送鱼上去,还帮着杀了鱼再开船回来,到家经常都天黑透了。今天也是送了鱼去斗门镇,回来又下江打鱼。

我了解完这些情况之后,看了水来一眼。他挑起了两大筐子鱼,直接往村子里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