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真正人民卫士

我的心中,桃姐和她的特科人员都是正义的执法者,和曾经的汪风、陈松一样,都是这个时代正能量的化身。≧?≤﹤﹤.≦8≤1<Z<≦.﹤C<O﹤M他们值得我与之伍,如果有难,我不能不拼尽全力。

我尽量不迎击江水,而是顺水而流,拼命地爆,划水,朝着对面小镇的下方游去。只要快到达了对岸,再往回追就行了。

如此一来,我的度相当之快,不到三分钟,已从江心位置到达对岸的滩涂上。那是一片长长的拐弯外侧荒滩,滩边的江水非常缓流。

我上岸就沿着荒滩向上游奔去,雨如笼地烟雾,能见度不算太高,但我一眼出去,也是四五十米的距离。

当我奔出不到百米的时候,已然有些心酸了。江边缓流之上,摩托艇的残骸顺着水漂,破烂无比。这种救生艇,钢铁成分并不多,最主要是气垫硬塑料,炸得都没有艇的样子了。

与那同时,一具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在水面起起浮浮,不少被浪卷得向江心漂去。

我心有种扯痛。这些是真正的人民卫士,但他们却……

我连忙跳下水,将尸体都捞起来,全都炸残缺了,胳膊或者腿都没有了。还有一个干警连头都炸没了。

整整七具尸体,五男二女,唯独没有桃姐的身影。难道她已经……粉身碎骨了吗?她嫉恶如仇,安能不冲在最前面?

雨似乎大了些,空气里血腥浮动,还有汽油的味道未曾散去。我站在滩边,看着雨下的七具尸体,心头默哀,致敬,一咬牙,转身朝前面继续跑去。

不多时,到达爆炸现场,那里情况更是惨不忍睹。

到处是残肢断体,血肉四布,沙滩上三个几乎连成了糖葫芦状的大坑。可以想象,桃姐她们的摩托艇是几乎同时冲上了沙滩,刚并排停下时,犯罪分子的炸弹爆炸了。

在三十多米外的沙滩上,犯罪分子的摩托艇居然没炸掉,只不过被气浪掀翻了。

我扫眼四周,惊喜地现,在大坑不到二十米处,有两行足迹坑,斜指着犯罪分子的摩托艇方向。那是女人高跟鞋的脚印啊,天,桃姐她……没死,追击罪犯去了?

我心狂喜,马上沿着足迹追了过去。根据先前的情况看来,犯罪分子已经没有子弹了,只能用炸弹,而桃姐她们子弹也打光了。这下好了,桃姐的格斗也是一流的。

果然,我到了摩托艇那边,现多了四行脚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都穿着皮鞋,后面又是桃姐的脚印。许是追得急了,她连高跟鞋都脱掉了,赤脚追的。

然而,我追了近一公里,才到了那边小镇的江边街上,彻底失去了桃姐和两名罪犯的脚印。

小镇已经安静下来了,昏黄的路灯和几处隐约的人家灯火,成片的居民区。甚至还有几片灯光都渐次在灭,也许是人们听到江边的爆炸声,拉灯起来看,但又见雨大,便索性作罢。

也许是镇子上生意不好做,这江边大街上的很多商店早早就关了门,前面很远的地方倒还有一家旅社的灯箱亮着,还有一家小市还开着门。想想那样彪悍的罪犯,绝不可能朝灯光处跑的,一定是钻进黑巷子去了。

我奔到街上,茫然了。街边有很多小巷子,不知道走哪一条道。看那些店铺的门牌,这是一个叫做斗门的镇子,还属于巫县的范围。

还好,前面旅社外面的电线杆子上,标注着“派出所”的指示牌。

我赶紧奔过去,不多时到达派出所。妈比的,这雨夜,派出所连个值班的都没有,黑灯瞎火。

我有些郁闷,站在派出所门口,看着这里的地势情况,打算还是向那边居民区搜索吧,希望能找到线索。

然后,我连忙跨街过去,倒右手往那边冲。

没过五十米,拐弯来了一辆警车,开得急,还差点把我给撞上了。

车上有两个民警,开车的那个伸头就操着本地话吼我:“找死啊?跑拉哥快,紧着投胎啊?”

我压着心里的火气,马上叫道:“赶快通知全所的警力,整个镇子搜索两名持枪罪犯……”

这家伙似乎是喝了酒,打断了我的话:“持枪罪犯吗?能看上我们这地方葛嘞?死远!所长过生日,我们刚从县里赶回来,要过前面去喝酒!”

副驾驶那家伙也是酒气熏天的样子,也是挥手嗷嗷地吼着。

“你大爷的,还尼玛人民警察呢?”老子真是气不过了,从车头绕过去,一把拉开车门,将丫的拉下来。

“搞哈?”他一拳就朝我头上轰来。

我避都不避,扬手就掰折了他腕子,反肘过去,直接顶在他头上,弄晕,丢在地上。

副驾驶那家伙,居然往腰上做拔枪的动作:“老子一枪轰了你!”

枪没掏出来,我一脚从驾驶座上飞过去,将丫的踹得带着车门摔飞了出去。车门明显就是被我踹开的,那家伙倒在地上没晕,但吐了,吐得熏死先人了。

我想了想,马上将两个家伙的枪给缴了。吐的那家伙还想抓我,我一拳就放晕了。然后上车动,就在附近转了一圈,竟然找到了一处饭店,里面正热闹得不行。

其实人家一楼关着门呢,二楼有三个包间玻璃上人影闪动,窗户关死的,玻璃上一层白气。显然,里面开着空调,一伙人正吃得开心,第一间还有个镇长在对所长说生日快乐。

我当场把卷帘门给敲开,里面厨房还在炒菜,香死了。服务员问我做什么,我枪一抬,她直接吓得要晕了。

我马上冲到二楼上,踢开第一个包间门,吼道:“吃个鸡毛!镇上出大案子了,两个持微冲的罪犯进来了,身上有炸弹,在江边炸死了市局七个警察,赶紧出警全镇搜!”

妈比的,里面确实是一些看起来是什么镇上的领导啊,或者就是街面上的青道小头目,还有一个胖乎乎的警察,身着警服,他不是所长又是什么。

这一伙人当场惊了一跳,那所长还是脾气大,喝得脸都红了,吼道:“瞎说什么?斗门镇什么时候都太平,怎么可能出大案子?你是谁?”

“我是市局特科程雨生,你大爷!”我一抬枪,其实保险都没开,顶着他脑袋,“赶紧出警,要不然老子代表人民毙了你!罪犯是一男一女,不知道长相,有微冲,市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薛桃同志正在追击中!出不出警?”

狗比生的吓呆了,一伙人都吓呆了,还有人要求情。但我吼道:“都他妈闭嘴!”

所长也懵了,连连点着狗头:“出警,出出出……警!”

结果,老子用枪顶着他,一一踢开另两个包间,将所里所有八名民警都叫了出来,还有十名协警,全部给老子开动,到外面,光着脑袋搜索。

另外,参加所长生日的镇上流氓混子骨干,居然也连连配合,通知小弟们行动起来。这个声势还是相当大的,一伙人跟鬼子进村一样,疯狂地辐射式搜索。

当然,所里没几把枪,我还是将两把枪给了那所长和另一个副所长,还另派人回所里取了剩下的枪出来。

可笑的是,居然有两流氓混子回来报告,说罪犯袭击了去巫县回来的两个警察,枪都被抢走了,警车也不见了,叫嚣说他们一定逃走了。那所长也算聪明,一下子明白什么,将两个混帐一人一脚就踢翻了,看着我,说是特科的同志干的。

所长看着我,简直像看大爷一样,还陪了笑,又马上吼别人:给老子起来继续搜!

江城特科,这块招牌不错,我有点喜欢。

正那时,桃姐光着脚从那边巷子里拐弯出来,一身湿透,手上倒拖着一个乱头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