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消磨温馨时光

这是一个****漾的早晨。这一天,刚刚立春没有几天。

豪华游轮迎着初升的太阳,在迷人的两岸风光里航行,载着一船兴奋的人们。

我的舱房里是重逢的喜悦,也是青春的火花在闪耀。

久违的她,久违的感觉。似乎她稍稍有些胖,但更迷人,更具风情。

我是她心中的帝王,但总没能成功上位。

她不让。

当然,还有别的选择和方式,任你展开想象的翅膀飞翔。

甚至,我感觉自己是女人,而她……

只不过,她温情地要求不要太重,不要太重。

我想,女人是水做的,需要温情,特别是她……唉,自以为命不久矣,更渴望温情的呵护,不是这样吗?

于是,我是她生命里一缕缕的春风,暖暖地吹送,柔情而坚硬。

迎着洪流,沐浴着海洋暖流,一切都让人迷醉。那是一次愉快的旅程,我们等得太久。

终于,临近中午,航行结束了。

她在我的怀里,抱着我,轻声说:“小雨,我怀孕了。”

我心狂震,低头看她时,她那红润迷人的脸蛋儿上,已是泪珠滚落出来,凄然绝美,接着说:“我们的孩子快五个月了。是个两个,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可……他们出生时,看不到妈妈了。”

我紧紧地抱着她,连声道:“不!雨姐,不会的,不会的,一定能看到,一定能!”

她在我怀里摇着头,泪水湿了我的胸膛,和我的汗水混在一起。

她如无骨,让我不想抛开她。

我知道孩子是什么时候有的,应该是在天刀峰洞穴里的时候,那时候根本想不到那么多,也不具备避孕的条件。我想体个外,但美得控制不住啊!

抱着她,我实在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我竟然要当爹了,18岁的爹,他不是世上最年轻,但也挺早。申家沟的人说,早栽秧苗早打谷,早生儿子早享福,我也算早了。可我忧的是,我的孩子们将随着母亲过着漂泊、躲藏的生活,他们能平安落地吗?

我甚至有些苦涩,连亲生父母都还不知道呢,我就要当爹了。孩子们在育中,应该还不知道他们的父亲还在奋斗吧?但不管怎么样,这依旧是让我兴奋的事情。

我满心柔情,抱着慕容冰雨,感觉已经抱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我轻声在她耳边道:“雨姐,不哭。我已经找到了治疗你疾病的药物,你会完全康复的。”

她抬头看着我,凄苦一笑:“小雨,别逗姐开心了。妈妈说,要不是有了孩子,我可以再活得长一点点。可有了孩子,预产期一近,我随时可能心脏骤停,救不过来的。妈妈恨你,恨不得杀了你。小雨,你以后也要小心慕容家的人啊!除了三叔和雪兵叔叔,任何人都不要相信,包括我爸、我妈!”

我来不及思考那么多,松开她,她却把我又抱紧了些,说:“小雨,别放开,多抱抱我。”

我理解她的想法,但认真道:“雨姐,你相信我,我真的找到治疗你的药物了。我现在就取给你,给你讲药物的来历,好不好?”

她看着我,有些半信半疑,还是松开了我。

我光着身子跳下床,赶紧在背饮里掏出了那三支包装精致的针剂,让她看,然后慢慢地讲起了黑斑青蛇,也讲起了从离别后到现在的情形。

慕容冰雨终于相信了,依在我的怀里,我靠在枕头上,臂搂着她,温柔道:“雨姐,老二哥是个绝对的医学天才。他有着辛酸的爱情,却有着无限达的大脑。请相信他的能力,你会彻底康复的。”

“小雨……”她仰头看着我,眼里无比的仰慕似的,“你就是个奇迹。你所到的地方,都开满了奇迹的花朵。就连你和申海兰掉进雨兰谷,都能奇迹地出来。呵呵……她爱上了你,永远会爱你。你就是这么一个让人着迷的男人,让人无法不爱你。我的天啊,我怎么那么多的情敌?香姐,海兰,妮妮,以后不知道还有谁呢!”

说着,她捧着我的下巴,佯装生气地晃了又晃。

可我懂她的心,内心有些纠结,表面上也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看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我马上说要为她注射一支针剂,然后每天再来一支就好了。

她却自己拿过针剂来,自己给自己雪白的右臂上打了一针进去。她说,经常注射紧急药物,她自己都会了。看着她细嫩臂膀上一些淡淡的针印,我忍不住心中又是一疼。

随后起床,我们收拾一番,也就十二点了。

于是,叫来了午餐,一起享用。

达午餐来的,是慕容冰雨的贴身女侍卫:阿幽。

阿幽一看就是气场特别强大那种女人,她长得只能算是漂亮,但却有一双让人看不透的眼睛。她全程都不说话,送来午餐后,就默默地站在一边等我们吃完,然后收拾餐具离开。

饭后,慕容冰雨才讲起她这些日子的生活。

她没有回到柳城,更没有回到父母身边。而是在四个保镖的保护下,带着急救药物,全国各地走走,看看,要么坐飞机,要么坐轮船。

其实,她因为身体的原因,从小到大也很少去哪里的。不过,那一次离开云岭原始森林之后,她感觉身体素质有些提高,于是想在生命最后的旅程里多走走,多看看。

而我们的见面约定,也是在她的旅行途中,随时由廖雪兵安排。

她的保镖队伍,两男两女。两个男子,是张武陵从美国紧急调回来的最贴身侍卫,一个叫阿辰,一个叫阿东;两名女子,是廖雪兵最铁心的女弟子,一个是阿幽,一个是阿静;四名侍卫,都是属于全能型的高手,吃穿住行,冷热武器,样样皆精,年薪是以百万美金计算的。

这四名侍卫有共同的特点,孤儿,无牵无挂,从小就长在慕容家,铁胆忠心,这些年在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上,为整个家族出生入死很多次。他们有共同的姓氏慕容,全名以“慕容风”为开头,后面加上辰、东、幽、静。当然,对外行动时,他们有多个真实的身份证,不再使用慕容姓氏。

这一次,阿静是荣华号的清洁工,阿幽是服务员。阿辰和阿东则是船上的安全员。能这么轻松进入船上,因为整个江城码头的旅游业务,占8o%都是慕容家的产业,廖雪兵的主要业务之一。

就连我回程的航班,也是属于慕容家控股的民营航空产业,廖雪兵也是航空公司的董事长。江城差不多算是全国的南北、东西的中心点,航班数量相当之多,他的业务一直做得相当之好。

只要我想见慕容冰雨,或者是她想见我,廖雪兵可以帮我免费安排最优级的航班,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甚至可以包机,机上的乘机组只有四个:阿辰、阿东、阿幽、阿静,他们都能开飞机,而乘客只有我和慕容冰雨。

同样,慕容冰雨与父母的见面,也都在她的旅途之中,基本上都是在包机上,落地之后,各奔东西。

说起父母亲人,我说:“雨姐,冰川哥还好吧?”

她会意一笑:“哥哥还好。”

我道:“慕容家族的秘密武器?”

她会意一笑,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随后,我们就坐在卧室靠窗户的地方,窗帘拉开一些,让天光射进来,看着风景,依偎着,聊着天,消磨温馨的时光,别是一番美好自不提。

我们甚至说起船上的张高等一众公子哥来,慕容冰雨只有一句话:禽兽教育好了,充其量也是一流氓,早晚得完蛋!

当然,我问及张高是如何应对慕容冰雨出的求救信号,或者说慕容家族的追杀的。

慕容冰雨说:她没有想到,张高竟然提前盗换了她的手机通话卡,用张家人在通信产业的便捷,将她的卡变成了空卡,所以当时的求救信号送失败;而张高则谎称慕容冰雨因为疾病痛苦选择了跳崖,他没能救得了,当时还痛苦流涕,感动了不少人。

我说:慕容家主和周院长不会信吧?

慕容冰雨说:妈妈只是冷冷地笑了,而父亲则说总有一天会跟张家人算清所有的帐。

……

午后三点,游轮停靠在白帝码头。我的心蓦然就紧张了一下,因为想起桃姐说的,在这个码头上会有一位特殊的贵宾登船,会是谁呢?

我也给慕容冰雨说过,对于她,我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仿佛隐藏什么,就是一种不道德。

于是,我们坐在窗前,一直盯着码头的VIp通道。而且,桃姐似乎心里也不爽,给了我微信:雨生,盯好5o4的特殊贵宾,最后拍照片下来,我没时间,但想看看那是什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