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挖墙角功夫好

没办法,我认得他们,侍久、侍忠、侍义、侍心,张高七卫之四,排名前三的加一个最弱的。

他们在这里,逼得赵正洪装着不认识儿子,逼得他失去了领导气质与风度,这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吧?

四个人坐在沙上,一见是我带着申海兰进来,霍地站了起来,相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冷视着我们。

申海兰拉着我的手,道:“雨生,姐不会退后的。”

我也暂时不管她。

侍久冷道:“我道是谁,原来居然是飞鹰会长程雨生。看来,兰美女失踪,居是被你拐带跑了。数月不见,居然姐弟相称,可真是好笑。程会长这挖墙角的功夫让人惊叹啊!”

丫的,他就是当初捏爆我手机的家伙。现在看来,侍恒不在,他成了七卫之了。

我淡淡而笑:“侍久吧?你们这些无耻的走狗,逼得雨兰姐活着无望,凄惨跳江,此时在此,恐怕又是另有用心,险恶易见!”

“跳江?”侍久四人相视,表示不相信。侍心说:“别扯了程雨生,这理由一点也不华丽。既然带着兰美女回来了,那把她交给我们,我们给公子带回去。正好,公子伤愈,愁着找不到你呢,你既然回来了,也就乖乖跟我们回去受罚吧!”

申海兰冷道:“我不会跟你们回去,我是飞鹰会成员,程雨生的大姐程雨兰。雨生也不可能跟你们去,张高手下败将,没有资格惩罚他,永远也没资格!”

“行了吧,兰美女,你虽变得更漂亮更性感,但你还是你,公子依然会喜欢你的。慕容冰雨没了,他会给你全部的爱。何必跟着一个小帮派老大呢?”侍久冷声说道。

这话听来我心甚慰,慕容冰雨活着,却无人知晓。看来,廖雪兵办事,果然够保密,不愧是慕容家的心腹。

申海兰说:“张高的爱,我不稀罕,永远都不稀罕。我是我,不再是他的什么什么,我永远都不会再回去。”

“哼哼……那你申家就惨了。公子一怒,你的父亲,你的哥哥,都会很惨。哦,还有,你的小姑申明玉,也会成为我们七兄弟的玩物。”

侍心一阵邪笑,说出的话来真让人恶心,他们却相视而笑,恬不知耻了。

“我和申家什么关系也没有了。你们怎么对待申明举和申海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申明玉,也算照顾过我一场,你们敢伤她一根汗毛,我会杀了你们的。”

侍久哈哈狂笑起来,说:“申海兰,别给脸不要脸了。看你跟程雨生这么亲热,想必也是被玩腻了,他才带你重现江湖吧?就你这种货色,今天晚上带回去让公子泄泄,然后也是我们的玩物。不是处女的女人,公子只是玩玩……”

我冷道:“侍久,侮辱我姐,等同于侮辱我程雨生,你将付出代价!”

侍久不屑看着我,说:“程会长,这可牛比了啊?数月不见,狂成这样了吗?你以为,就你,今天晚上能逃出这里吗?”

申海兰冷道:“就你们四个,一起来,我也不会怕。何况雨生呢!”

侍久四人又是呵呵冷笑不已。

侍心道:“你们两个,今天晚上都跑不掉了。哥几个真是今晚做大了。原本只是想让屈青霞去陪陪咱家公子,替他消消火呢,没想到还撞上两个自投罗网的,真是大丰收啊!”

“无耻!”我和申海兰齐声道。她喝斥道:“张高那个大变态,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总有一天,他会为自己的变态付出代价!”

她在松我的手,似乎要爆了。

我却一下子拉紧了她的手。她是很强悍了,但我担心她不是四人合击的对手。

我更冷静,淡道:“赵雨峰已为我飞鹰会的会员,欲辱其母,先过本会长这一关。真是想不到,张高竟然敢动一名国家女干部,真是无法无天了。”

侍久撇了一下嘴,道:“这就是张家的势力,是高公子的资本了。一次不期而遇的晚宴,他看上了屈青霞,那就没办法了咯!高公子号称校花杀手,新老不论的,你懂的。现在,我们本已擒住了赵正洪,却不曾想你们来破坏好事,那你们才要付出代价来。他虽然在门外,但他跑不掉的,申海洋已经约赵峰出去了,赵峰一定是落到我们手中了。儿子是他们的**,为了儿子,当妈的陪高公子睡一段时间,又有什么不值的呢?更何况要是伺候得好,她赵家就达了。”

我摇头笑了笑,说:“对不起,赵雨峰已经脱困了。就申海洋青年锋会那些渣渣,能拿得住赵锋吗?能挡得住我飞鹰会吗?”

四人听得脸色微微一变,敢情刚才都没听到赵峰在门外叫爸了。

侍心相当狂躁,指着我:“程雨生,你特么这是找死,别怪我们不给面子!你一来就捏拳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今天晚上你们就当我是江城地头蛇好了。别管张家势力多大,到了江城这一亩三分地,想践踏我江城青道势力,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更何况,你们想要羞辱的是我飞鹰会员家属。于情于理,你们今晚谁也别想走了。”

侍久当即拔了一把比手出来,冷道:“程雨生,别说你是条蛇,就算你是地头龙,今天晚上,我们也吃定你和申海兰了。单个实力,我们可能不如你,但四人合击,你完蛋了!”

我手一松开申海兰,淡道:“雨兰姐,真的退后,我手很痒了。”

申海兰看了我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退到了门厅,靠在玄关上,就等着观战。

侍心三人也是拔出了比手来,与侍久一起朝我逼了过来。

赵峰家的客厅也很宽敞,占地近八十平了,战场已经够用。

我淡淡而笑,迎着他们就过去了。

走出三米,踏入客厅,四个人已挥着比手围扑过来。

我向左一移动,直扑侍久,先就弄最强的。他一下子向我横划而来,没想到我突然一控制重心,倒飞出去,闪电般地一脚,侍心被我踹中,飞起来,直接撞在墙壁上,脑袋中壁,当场就晕掉下来。

我特么根本不给他们反应时间,鬼魅步伐一闪,避开侍忠的比手,到了他身后,反肘顶在他腰上。咔嚓一声,他腰椎断掉,惨叫一声就顿地瘫下。

再一转身,一拳轰在侍义的右腰上,软肋打爆,人都飞出去,砸在侍心的身上,痛得在地上打滚。

侍久一比手朝我当胸扎来,我一侧闪,左手抓住他右腔,捏死,右拳猛砸其右臂,直接轰得右臂脱臼,再一反肘顶在他胸上,胸骨咔嚓一声响,他倒飞出两米,倒在了侍忠身上。

电光火石,两秒钟,四个,艹!其中三个只是做了第一个动作,只有侍久做了第二动作,然后全部完蛋。

没有招式可言,只要度、力量和准度到了,果然爽!

若不是不想血溅这个装修得挺有素雅气派的客厅,效果还不是这样。

我扑过去,抓起侍久的右掌,全力一捏,碎掉关节和手腕,痛得丫的惊天惨叫。这是捏爆我手机的那只手,我只是以牙还牙。

接着,一人给了一脚在裆下,清晰地感觉到蛋碎的状态,痛得他们惨叫着,然后全身抽颤,痛成熟虾在地,大小便失禁,晕了过去,臭不可闻。

侍恒给过他们机会,让他们改邪归正,他们不珍惜,继续助纣为虐,那就没有办法了。玩人妻女,坐享张高的剩余,无耻变态之极,下场当如此!

正那时,赵峰已开门进来,身后跟着赵正洪。父子俩一见客厅里的状况,赵正洪大惊而望我。

赵峰大叫道:“雨生哥,这是怎么回事?”

我淡淡一笑,没来得及说什么时,赵正洪已急道:“小兄弟,主卧还有一个!”

我猛地一惊,扭头一看时,一道身影闪电般地向我飞踹而来。

老子那个脾气一爆,热血沸腾,闷“嗨”了一声,提起右拳迎脚直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