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有人暗中算计

我摇了摇头,说:“妮妮,我也不知道。?八?小?Ⅴ说网1Z冂C?O?M也许是因为我让她赢了钱吧?只不过,她也算是个苦命的女孩子了,但愿她以后能好一点吧!”

“是苦命啊,连他哥哥都这么样子对他,真不是东西!唉……”阎妮又抱着我,靠在我肩头,久久不愿意松开的样子。

那时,全场众人也在撤离之中,除了飞鹰会,皆是一个个垂头丧气,郁闷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们原以为张高可以帮他们捞一笔呢,哪知道张高连自己赢的钱也输了出来,还受了重伤。

确实,张高的伤能让他消停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杀他,其实比杀他还难受吧?

他若敢报复,我已是江城青道一员,还是帮会当家的,自有江湖规矩在那里。要报复,只能明着来了。他养伤,我却可以继续训练,提升程度比他自然大多了。

当然,我期待有一天以林雨的身份再击败他,这样才更酸爽!

只不过,我也能感觉到离去的江湖分子们,不少人看看我,充满了怨恨。这是必然了,没有谁会感激让他输了钱的人。而我,终究有一天会将他们踩在脚下。

特别又是卢冲,暗瞟了我一眼,恨得牙痒的感觉。而申海洋还四处望了望,才不甘心地看了我一眼,带着青年锋会离去。

外面的江面上,响起了游轮启锚的汽笛声,呜嘟嘟的,像头老去的公牛在哀嚎。呵呵,今夜江城顶级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那里,也许黑白二道都有吧,他们有没有开赌呢,我不得而知。但我这个新帮会的当家人,至少给了他们一次震撼吧?至少他们直播看得爽,心中又是否真的爽呢?

我想,司马、东方这两个家族,估计也会恨上我的。未来的路依旧很长,但我必须坚定地走下去。

人群离去得很快,不到五分钟,就连长恨帮众们也都带着保险箱离去了。老码头的电也停掉了,只有月光从各处缝隙里射进来。

我并没有离去,飞鹰众人也未撤。柳条仍在昏迷之中,太兴奋过头了。阎妮还靠在我的身上,不想分开。小丫头啊,似乎是感觉到了我那根的状态,身体颤了颤,偏离了一下小腹,还是抱着我。

唉,没办法,龙禁果的威力太大,我也有些控制不住啊,特别是她这种幽香诱人的迷人少女在怀啊!

我之不走,是因为水哥站在格斗台后面的角落里,已经恢复了冷峻的西化气质打扮。大领黑衬衣,紧身弹力裤,一双牛仔凉靴,还戴着个黑色的贝蕾帽。他就在那里,背靠着墙壁,一动不动。大墨镜的后面,不知道双眼在看着什么。

外面的车声已然渐渐远去,江上摩托艇声也远,一切不再嚣腾。老码头一度热闹,此时又恢复了破败、没落之态。血腥味儿依旧,自然我的血太少。

江风吹拂而来,吹掉了我手中还握着的张高的头,这丫的头顶中的头被我全拔了个光,这以后的型够个性的了。风在各个角落里出呜呜滋滋的声音,场景显得有些恐怖。

我轻轻地阎妮耳边低语:“妮妮,我们也该走了。山姆会带你回去,我还要去见夜美人。”

妮妮才“哦”了一声,在黑暗中好失落的感觉,放开了我。

不过,小丫头居然低头看了一下我下面,搞得我更不好意思,赶紧扭头转身往台下走。她却一把拉住我:“小大叔,你身上还有伤啊,要不要处理一下?”

我看了看自己双拳的关节面,血都凝固了。而且,后脑头、脖子上沾的张高的血,也差不多都干了。于是说不打紧,上车再弄也不迟。

不过,就在那时,水哥突然声道:“那位朋友,你还是算了吧?我知道你在想办法干掉我的小兄弟,但我在这里,你办不到,或许永远也办不到。”

顿时,我心头一惊。妈的,暗中还有人想算计我,我竟然觉察不到。水哥就是水哥,他竟然知道。

我四处扫了眼,没看到有什么动静。阎妮也很紧张,拉着我的手不放松,四处看着。

台下飞鹰会众人全都涌上来了,将我围了个水泄不通。王明雪的教诲,他们牢记于心,安保第一要务就是保护好雇主不受暗击,不限于枪击,用身体挡住一切武器。

四个一米八高的大个子,直接四方围住我和阎妮,反应也够快,做得还是很有水准。

水哥又道:“回去吧,回到你主子张高的身边。我可以不计较你有暗害我兄弟的过节。若有下一次,我会宰了你!”

妈的,张高身边的猛人高手僵尸男吗?

阎妮不禁抬头看着我:“小大叔,张高真险恶!都被你打败了,还想让人暗中下杀手吗?”

我轻声道:“那个高手一直在暗中,多亏有山姆在。”

她点点头,似乎想看水哥一眼,但密实的护卫下,她看不到。

正那时,外面江边传来扑通一声落水之音,虽然很轻,但我听到了。

我顿时有些明了,似乎那僵尸男从水里走了吧?

当场,我道:“这下可以了,他走了。”

阎妮显然没听到,好奇道:“小大叔,你怎么知道他走了?”

阿英等人也是不解,皆望向我。

其实我有些自豪,在地牢的日子里,有时候总在听外面的声音,虽然很弱,但依旧能听到;云岭森林里逃亡的日子里,更是要睡觉的时候都保持听力警觉,这样的经历,让我的听力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灵敏高度。

我正想说话,水哥已道:“是的,他走了。但是,另外一位朋友,看戏也看够了,可以离场了吧?下水道里看戏,你可真够可以的了。”

众人顿时又是一惊,紧张了起来。阎妮一把抱住我,惊萌萌地道:“小大叔,怎么还有坏蛋啊?”

我也是惊然不已,真不知道另外还有人。

但没想到,就在我的正前方,黑暗的角落里,缓缓走出一条高大修长的人影来。他竟然是躲在老码头的下水道里一直在看。

不多时,他已到了大厅顶棚漏月光之处站着。

月光射着他一头披肩的黑,江风吹来,头竟然根根轻晃,显得很粗很硬。看不见他的脸,因为戴着大墨镜,只能看到一个英俊的侧面,还有冷崛的双唇线。

他一身黑衣,竟然身着长袖的衬衣,双手似乎都罩在袖口里。高大挺拔的身形,显得如冰峰似的冷峻,颇有气场。这种人,一看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蓦然间,我感觉这身形太熟悉,脸形也很有熟悉。就连阿英都恍然一惊,叫道:“张高!”

众人又是一惊,阎妮更是依在我肩头,看着那人影道:“怎么那么像张高啊?”

我摇头淡笑道:“他不叫张高,他叫张枭,是张高的哥哥!”

众人听来,仍然吃惊不小,甚至阿英低咕了一句:“双胞胎吗?”

那人果然是张枭,竟然开口声音非常迟缓:“程会长好见识,竟识得在下。那位朋友也好眼力,竟知道在下在下水道里。”

听起来,这样的话就像是一个傻子在喃喃话语。你真的想不到,他应该是继承了张家一半遗产的人,而且是个高手。

我扭头看了一眼水哥,他对我一扬下巴,示意我说。

当下,我道:“张大公子声名也算远播,雨生自然知道。不知道在此未离开,还有什么事吗?难道欲为张高寻仇?”

张枭依旧是那种语态:“没有寻仇的意思,只是路过江城,感觉这里有些热闹,所以来看看。今天晚上果然热闹极了,谢谢你的精彩奉献。当然,我若寻仇,你还不是对手。”

他如傻痴,却透着坦诚,更透着强大的自信。

水哥当即淡笑道:“呵呵,那你最好就不要寻仇了。”

“那位朋友,你很强,但未必我真的会怕你。程会长,待你身手提高时,我将为张家找回荣耀,再见!”

张枭语态不变,说完就朝江边走去。他够傻态,却如此够狂。

不多时,他消失在大厅里。很快,长江上传来摩托艇动的声音,如同公牛咆哮,很大马力的样子。

没一会儿,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只有风声,浪潮之音。

我心里没有压力,至少张枭比张高磊落得多,他强而狂,但却不像张高那要恃强凌弱,而且独来独往,没有随从摆谱,这才是真人物。

水哥道:“好了,咱们撤吧!”

说撤就撤,没有二话。

阿梅那才将柳条弄醒,这丫的一站起来,茫然扫四周:“咦?人呢?保险箱呢,钱呢……”

擦,这个财迷!

当下,水哥带阎妮回了我的新家,阿英等人也各自回家。

我一个人驾车前往长风大酒店见夜美人,期待从他那里弄到阎老哥被刺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