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做好人比较好

一口气冲上落差有四十多米的观景台,我也累了。

那时,两个混蛋正把慕容冰雨往旁边一处密林子里拖,看样子是想强行生某种事情了。

慕容冰雨挣扎着,已叫不出来了,嘴被黄毛用手捂住了,她连凉鞋都踢掉了,光着一对白净的小脚。

“王八蛋,放开她!”我握着石头,大叫着狂冲过去。

两个混蛋顿时停住,黄毛嚣张地吼着:“哪里来的小逼玩意儿?弄死!”

紫毛放开了慕容冰雨,朝着我冲了过来。这货也真高,约有一米九了。

黄毛还拖着慕容冰雨,已到了林子边缘,都要往里面钻了。

毫无疑问,慕容冰雨看到了我。她的眼里闪过一抹惊喜似的,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可她似乎又有些失望,因为去的是我,她对我没信心。

我朝着紫毛冲去,眼睛死盯着他的裆处。妈的,瘦长大高个是吧,只要让老子弄上了,一定让你像申海洋一样住院去。

谁知就在那时,突然密林里飞扑出一条黑色的人影。

是个男子,高大强壮,黑色长袖衬衣,黑色西裤,黑亮的皮鞋,还戴着大墨镜。

这男子人影一闪就到了黄毛的身后,一拳砸在他的后脑上。黄毛惊怔一下,马上松开了慕容冰雨,晕倒在地。

跟着,男子急冲向紫毛的身后,闷声不响,快得像一阵风。

紫毛几乎都没有感觉,但那时慕容冰雨委屈地尖叫道:“废了他们的手脚!”

紫毛闻声一回头,男子已然杀到,迎面一拳砸下。

啪的一声,紫毛被击中额头,仰面倒下,重重地摔在石头地上,也晕了过去。

我简直惊呆了,没见过那么快、那么重的出手。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那个男子,他看都不看我,非常干练地蹲了下去,两手抱起紫毛的双腿,狠狠地反关节一折。

“咔嚓”一声,紫毛两只膝盖被齐齐折碎,痛得醒来,惨叫起来。

男子之狠辣,看得我毛骨悚然。

那还不算完,男子又折了紫毛的双臂,跟着一拳砸下去,紫毛鼻子受到重击,如同烂泥一样,鲜血迸开,叫得惊天凄厉。

男子马上起身,狠狠一脚朝着紫毛裆处踩去。

天知道他的力量有多猛,紫毛痛得身体弯成虾米,立时昏厥,身子还在抽搐,颤抖。

男子冷着眼,这才看了我一眼,着重看了我拿石头的右手,冷冷地哼了一声。似乎,他瞧不起我?

然后,他猛地回奔过去,如同刚才那样,将黄毛双腿、双臂折断,打爆了他的鼻子,打得这丫的惨叫得跟鬼哭似的,然后再一脚踩下去,估计将黄毛的蛋都踩碎了吧,反正黄毛跟紫毛一样的下场,晕厥,身体抽擅不已。

旁边不远处,慕容冰雨已穿上了凉鞋,白裙上颜料斑斑点点,抹着泪,神情冰冷地看着两个死狗一般的混子。

那男子对她低头道:“二小姐,对不起,我去上了趟厕所,没想到让你受到了侮辱。”

我这才明白,这男子是慕容冰雨的保镖吧,实在是太生猛。从他出场到一切结束,不过十秒钟,干净利索,狠辣!

慕容冰雨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朝我边走来了。她那绝美的脸上泪迹残存,夕阳的余晖中,长略有凌乱,长裙在山风中飘**,显得楚楚微凄凉,但更透着一番冰冷之意,似乎对我一点都不在意,不存一丝感激。

冰一样的校花,冰一样的慕容冰雨。我站在那里,还傻逼似的握着石头。

而那名保镖马上迅收起慕容冰雨的画夹和颜料,跟了过来。慕容冰雨到我身前,保镖已到。

慕容冰雨看了我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神情依旧冰冷,什么也不说,与我擦身而过。她的身上有淡淡的桅子花香,在空气里逸散着。

保镖也看了我一眼,墨镜下的脸庞显得极为冷峻,什么也不说,陪着慕容冰雨离去了。

我站在那里,闻着空气里淡淡的桅子花香,觉得我的出现不过是多此一举,不自觉自嘲地笑了笑。

好吧,在人家保镖的眼里,我也是个渺小的存在。慕容冰雨不善与人说话,这似乎是她的个性。

我看了地上两个惨不忍睹的混子,他们醒来后连爬都没办法了,竟然有点感叹:还是做好人比较好。

随后,我转身下去。不想跟在慕容冰雨身后,便没有走旅游大道,而是穿过枫树林往外走,这倒是近了许多。

没一会儿,我到了林子边上我锁车的地方,却愤怒地现我刚补过的车胎又让人前后轮都划破了。

他妈的,竟然有人为了捉弄老子跟踪到此!

我满腔不爽,暗暗誓,得找出划车的人才行。要不然,这也他妈是不小的烦恼了,老子一天到晚补车都搞不赢。

没办法,我只好推着烂车出了林子,在西山脚下的广场上四处望望,看有没有补车的地方。

结果让我失望,我只能无奈地推着车往来路走,希望路上能碰到可以补胎的地方。

刚刚离开西山广场没一会儿,一辆奔驰停在我面前。我扭头一看,哦,是慕容冰雨的那辆。看来,她上下学都有专车接送,保镖护驾的,这来头更不小了。

驾驶室里,先前的保镖探出头来,声音极低沉:“车子扔了吧,上车,坐副驾驶。”

我看了看手里的单车,舍不得扔,便说:“不用了,补补还能骑的。”

他回头往车后座看了一眼。后车窗缓缓地放了下来,慕容冰雨白晰修长的右手握着三沓子钱,递向了我,冰声道:“拿着,谢谢你。”

又给钱!而且是……用白色明胶线捆好的,一看就是一万一沓的,足足三万啊!

我惊了一跳,心跳都不正常,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红票啊!可是,我脑子里转了转:“不用了。我也没做什么。”

保镖居然冒了一句:“确实,你也做不了什么。”

后座的慕容冰雨突然声音提高了,对保镖道:“阿森,别看不起人。如今像林雨这样的人已经很少了。”

呵呵,这算是我听到慕容冰雨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保镖阿森没敢说话,静静地坐在驾驶座上。他对我的藐视,是因为他有资本,而我只是个弱。

而慕容冰雨看着我,都没有说话了,手还拿着钱伸在车窗外。

我看着钱,感觉太多了,只能说:“慕容同学,太多了,我受之有愧。再说了,你也帮过我……”

她直盯着我,冰冷的眼神让人很不自在,轻声打断了我的话:“我没帮过你,只是路过。今天,你不拿着我就生气了。上面两个混蛋的下场,你知道的。”

这是她更长的话,却更是一种威胁,让我有些无语了。

可想想先前黄毛和紫毛的情况,我不禁有些胆寒。保镖又扭头看我了,嘴角有一丝丝的冷笑,更让人心里恐惧。

附近有行人在看,还有过路的司机在看呢!

我也没办法,就这么被逼着收下那那些钱,往裤包里一放,有些沉沉的感觉。

慕容冰雨坐正了身子,后车窗又缓缓升起,完全关闭时,奔驰已经开走了。

我站在那里,扶着单车,清楚地记得那个车牌号,里面连续四个“6”,还记下了车的型号。

慕容冰雨,冰一样的校花,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不仅仅是她的冷,还因为她动不动就甩钱给我,似乎,钱是她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我穷,所以爱钱,但我不贪,可这慕容冰雨又硬逼我拿钱,实在没办法啊!

推着单车,我默默地走着。感觉无聊,拿起手机搜了一下那辆奔驰,尼玛,进口的,快三百万了。慕容冰雨的家势,真的很不错啊!

推了差不多一公里,在一家摩托车铺补了胎,我骑着车往家里赶去。

回到家里,香姐面对三万块,惊呆了,两眼疑惑地看着我,眼神里又透着担忧,连凌空写字也不干了。

我只得撒了个谎,说我们去西山做课外活动,我走在最后,遇上两个流氓想抢劫校花,就挺身而出。结果,人家校花的保镖出现了,没我什么事,但人家校花家势大,硬逼着我拿三万块的感谢费,要不然她的保镖要打残我。

香姐听得点点头,但还是一脸严肃,写划道:“小雨,这钱也太多了。咱们很穷,但还能过活。又没有做多大的事,干吗要这么多啊?那种事情,只要有良心有正气的人都会干的,哪里能图钱呢?小雨,这钱实在让姐心里也不踏实,要不还给人家大部分,你只拿一千,可以吗?”

说实话,到手的钱,我还是有些舍不得。不过,香姐说得也有道理,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听话地说:“香姐,我听你的。”

香姐笑了,飞翘的长睫毛下,眼眸晶晶亮,很开心,也很美,笑容透着暖意与欣慰,让我心里有些动**。想想冰冷的慕容校花,我还是觉得香姐最美最美。

可她然后又写划道:“小雨,你和慕容冰雨几次见面了,好有缘分的感觉呢!我也在想,她总给你钱,是不是喜欢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