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又灵光爆发了

唉,史进学这种孩子,真让人替他着急呀!这家庭惯得够可以了,居然这种时候说话一点大小也没有。Ⅹ?Ⅹ?.8.他敢说他爹眼瞎呢!

而其他人居然也吼起来,纷纷说我办得到,说我掰腕子厉害死了。也有人大叫着赶紧把我们抓起来,审出同伙之类的。

大客厅里,又是一阵吵杂之音响起来。

史令化一抬手,冷喝道:“都别吵了!看看你们,都激动成什么样子了?”

现场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史令化看着我,离我是有五六米的样子,道:“林雨,真的是你让一名劫匪丧了命?”

我很平静地说:“史市,是我办到的。史进学同学也没有骗您!整个事情,其实……”

他抬手阻断了我的话,说:“你出手很好呀,很好呀!我问一次,你和董凯旋身上有没有枪?”

我们两个马上摇头:“没有!”

史进学马上大叫起来:“他们狡辩!很有可能藏起来了!不要……”

“闭嘴!”史令化冷喝一声,一指史进学:“回去我再收拾你!”

然后,他转头看着我和董凯旋:“再问一次,老实回答。可果撒谎的话……”

他一指身边的特别小组,接着道:“他们要是现你们有枪,或者是藏了起来,是有权先斩后奏的。”

我和董凯旋相视一眼,小黑龙还对我惊瞪眼,吐了一下舌头。还好啊,车震把枪摸走了。

史令化又道:“有没有枪?”

我们一起折腾头:“没有!”

当场,很多人看着我们,已经面带笑意了似的。这些王八羔子,以为我们死定了一样。

史令化二话没说,挥了挥手。

两名特别行动小组成员朝我们走来,行动很迅干练,而且也不拔枪,似乎我们就是有枪,他们也不怕。显然,这是特别训练过的人员,拔枪度绝对比董凯旋要快许多吧?

两人很快来到我们身边,让我们两手举高,然后一阵摸,连JJ都没放过。

一个家伙摸到了我的黑煞狼牙套,一撩衣服,看了一眼,便放下我的衣服。

随后,两人回身去。一个对史令化道:“没有枪枝,有一双个性手套,但是,有背枪的腰带,我们可以怀疑枪枝已经被扔掉了。”

当时,史进学就像斗败的公鸡一样,说不出话来。其他的人呢,也个个失望。

当场,汪平就叫了起来:“史伯伯,可以把枪搜出来的啊!他们没离开过我们,肯定是藏在这里或者那边套房里了。情况很混乱,他们肯定可以丢掉的。董凯旋拿枪的时候,戴了双白手套,现在手套也肯定扔了。他们嫌疑太大了,要不然拿枪戴手套干吗?就是不想留下指纹啊!”

其实,董凯旋只是上厕所的时候将握枪的手套冲进马桶里了。

“搜什么搜?你去搜,可以吗?分析得很对,你以为你是警察?”史令化冲着汪平冷声道。

汪平闹了个脸红,啥也不说了。

史令化转头指示了一下特别小组,马上有三个在我们这边搜,连厕所、窗外空调外机也不放过。他们真胆子大,居然不要保险绳就翻出窗户去。

另有三个,出了门,到那边套房搜去了。

很快,我们这边的结果是:没有!

不多时,那边三个人也回来,报告说:没有找到枪枝,监控系统坏了,两边套房公共区域没有任何视频资料;那边酒吧间的鱼缸确实是被打破了,但不一定是子弹,也可能是尖锐物,但现场找不到弹头或者尖锐物;也找不到任何的弹壳。

我一听这结果,心头暗叫一声:完美!

老混蛋的手下,果断相当给力。不但摸了董凯旋的黑蜂,居然连弹壳、弹头也收走了。可……收劫匪的弹壳走,又是几个意思?

这一下子,史进学一伙人完全失望了,纷纷嚷嚷起来,说明明看见董凯旋拿枪的,为什么找不到枪了?枪会飞吗?难道是大家眼瞎吗?董凯旋拿的是鬼枪吗?隐身枪吗?

尼玛,说什么的都有啊,幼稚得可笑。

史令化听得很不耐烦,马上喝止了所有的声音:“凡事都要讲证据!如果没有证据,只能当你们眼瞎了!或者就是有人混乱中把枪拿到自己身上了,你们都是怀疑对象……”

嘿嘿,一伙人个个都惊疯了,纷纷表示不是自己拿的,自己没本事拿。

可史令化不管那些,直接令下:全部搜身!

特别行动小组成员马上行动,将一伙人上下摸了个遍,连女生的裆也不放过,搞得惊叫声四起。这工作的风范,着实让人感慨。

很显然,他们身上都没有。

面对这结果,史令化也有点懵头。不过,史进学吼道:“哈哈!我知道了!一定是救我们的那伙保安,他们进来的时候生了拥挤,有人摸走了董凯旋的枪。”

靠!这狗比这回又灵光爆了。我和董凯旋相视一眼,我却坦然,你们能抓到老混蛋的手下,算你们本事。

史令化马上吩咐下去,整个酒店盘查所有的安保人员、服务人员,连夜进行。

马上有一名特别小组成员出去了,显然是传命令,恐怕外面的成员更多。但我在想,只怕是人家车震已经远走高飞了哟!

然而,史令化又道:“在这枝枪没有找到之前,在剩下的七名劫匪没有抓获之前,林雨和董凯旋确实是重点怀疑的对象。带走吧,无限期关押、审查!”

我艹他妈的!侍恒说的情况终于出现了。

现场史进学等人个个喜色,都他妈快要欢呼雀跃的样子了,但碍于史令化在,没一个敢放屁,只是兴奋地看着我们,个个偷欢喜得不行了。

而史令化也说:“劫匪凶悍,作案思维精密,看林雨和董凯旋的现场表现,确实有很大的嫌疑。而你们没人能有这本事,我太了解你们了。现在你们各自滚回家,各找各妈,受伤的和没受伤的,全部禁足三个月,不准出家门半步!就算是案子很快破了,也都禁足满三月,无人可以例外!”

嘿嘿!一伙人傻逼了,很多人快哭了。这些天天到处吃喝混、玩的主,要是禁足,这不特么是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吗?过年都没法出去玩了。

史进学直接崩溃似的,大叫道:“爸,我不要禁足啊!我要读书,要好好读书,我的成绩很好的,你知道的……”

话没吼完,他挨了一巴掌,差点没被打得头撞壁灯。

两名特别行动小组成员朝我们走来,是要带我们回去了。无限期关押、审查,这是谁都懂的。董凯旋先就崩溃了,大叫了一声“冤枉啊青天大老爷呀!”,然后……然后……

侍恒教的坑爹办法起作用了,下贱的机灵的兴奋的得瑟过的小黑龙同志瘫倒在地,疯狂地撒着尿,裤子湿了,地毯湿了,尿味儿散,我闻着都鼻子难受。然,这只是办法中的表现之一,还有更狠的呢!

离我们近一点的男生女生,赶紧捂着鼻子离远一点,个个一脸的鄙视。可董凯旋无所谓,还在地上颤抖着,一脸的惊慌。

我特么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啊,只能想着,算了,先冷静一下,实在到了要被严刑逼供的时候再说吧!

于是,一名特别行动小组成员皱着眉头拖着董凯旋,另一人也没押我,让我乖乖跟着走就行了。他们还是很人性化的,连手铐也不给我们戴呢!

来到酒店主楼下面时,那里已经只许出不许进了,竟有武警在外面戒严。而外面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妇女,个个穿金戴银的,衣物高档得不得了,全都在那里候着了。

身后史进学他们一出来,狗日的,一群女人哭叫着“宝贝儿啊、乖乖啊、儿啊儿啊”,全都往上涌。甚至有人对她们说我和董凯旋是劫匪的同伙,她们中有人还吼着要杀了我们,要让我们吃枪子儿,还有人要中过来打呢,却被特别小组挡住了。

唉,看着那情景,你真是感慨啊!一伙二百五的混帐,在父母的眼里依旧是宝贝疙瘩蛋子。那些女人锦衣玉食,生活奢侈,平时间估计也瞧不起咱这些平头老百姓吧,但此时那个哭声恸天的架势,居然让人心里很有同情似的。

董凯旋还是站起来走路了,回头看了一眼,眼泪汪汪对我说:“雨哥,有妈的孩子是块宝啊!我们呢?”

“草!”我看着他,低低地回了一个字,然后叹了一口气,就被推着往前面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走去。

这些年,我甚至都快忘记自己有生父、生母了,我的命运里只有磨难、波折,最亲的只有香姐,现在还有小雨点,但我们已然各自散落在天涯。

一种黯然伤感,突然涌上了心底。

可我期待的是反转命运,将之玩弄在手中,永不放弃,永放认输!

然而,接下来,命运为我开启了坑爹和虐狗模式,还开得精彩纷呈,爽得人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