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彪悍匪徒狠辣

又黑又高又壮的杜小成,将公孙明月完全挡住了。?甚至有不少的女生都往他身后躲去,这家伙就像一座山。

这个时候,他完全成了老大,领头人物。他一声吼之后,全场众人都闭了嘴,心慌地望着他,没有一个再大喊大叫的。

别看这一伙高中生中的老大、老二或者混吃等死的有钱男女,平时在其他学生面前高傲得很,显得个个都有武力值似的,但到了社会上这种持枪的彪悍匪徒面前,没有一个不怕死的。

那领头的劫匪两步上前,抬枪指着杜小成的胸口,冷道:“我想干什么?你们还不清楚吗?一伙公子哥儿白痴千金大小姐,老子劫财不害命,但谁要是大喊大叫,我不敢保证枪不走火。顺便,嘿嘿……这里还有几个姿色不错的妞儿,哥几个再劫个色,整完就走,绝不伤命。前提是,都特么给我配合着点,身上的手机等一切通讯工具,全部交出来!现金、饰都给我拿出来!”

这一番话,顿时更让一伙人吓得不行,特别是女生,个个化妆得不错啊,打扮娇艳来着,结果现在全都花容失色,全身颤抖不已。有男朋友的,都只能往男朋友怀里缩。

而那四个围着大家的匪徒,已有一个上前,强迫一个女生当场将冬丝袜给脱了下来,顺便在人家白腿上摸了一把,然后挨个将每人的手机装进了袜子里。

另有一个匪徒,也让一个女生脱了丝袜,然后他用枪顶着三中高一老大骆晶,让他把所有包里的钱都往袜子里放。

骆晶牛高马大,但已吓得浑身打颤,不得不从。那些男生女生的包,都是放在酒吧间的吧台里的,打开取钱什么的,倒是很方便。

接着,还有一个匪徒,也让另一个女生脱了一双丝袜下来,然后叫所有的男生女生有戒指、项链、耳环、手镯的,统统抹下来,丢进丝袜里。

他们有枪,搞得很多人不敢反抗,只能个个配合。

不过,三种打劫形式刚刚开始,杜小成已经大义凛然起来,冲着领头的劫匪道:“这位老大,就这样的打劫,恐怕你们的利润也太少了点吧?”

领头的冷冷一笑,脸上的笑容很生硬,我那才现这家伙可能戴着什么高仿生的面具吧,非常亲肤的那种。他拿着枪,凑到杜小成面前,枪口在他胸膛上一顶,冷道:“小子,有你的三千万钻石,这收获已经很不小了。剩下的现金,就当是小小的红利而已。我们做事,就是一干二净,分文不留,你丫懂不懂?”

就那时,吧台里面那个匪徒站在骆晶面前,高提着丝袜,冷道:“这现金也不少了。现在已经五六十砣了。嘿嘿,这一帮有钱人的崽子,真特么装逼炫富搞习惯了哎,水哥,这一回我们的财也大了。”

那个叫水哥的领头人冷道:“别特么沾沾自喜,注意素质,要有个打劫的样子,懂不懂?”

杜小成淡淡一笑,道:“水哥果然是行道中人,对下属要求这么严厉。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们放下枪,只把我们捆起来,我保证我会出更多的钱,赎回我们所有人,你们不是利益更大吗?”

水哥当场给了杜小成一脚,踹在这丫的肚子上:“少特么跟老子耍滑头!老子是打劫,不想绑架,懂不懂?再特么废话,老子一枪让你做个短命寿星!”

那时,刘梦平在杜小成旁边站着,还陪着笑:“呵呵,水哥,水哥,有话好好说啊!这动刀动枪的,确实有点让大家瘆得慌啊!要不这样……”

“要不你妈个逼样!闭嘴!”水哥突然一巴掌扇过去,抽在刘梦平脸上,当场就打得这家伙脸肿,大牙都落了一颗,血长流。

我在暗处看得心惊,尼玛,这一伙劫匪的功夫不低啊!刘梦平号称二中第一高手,居然连躲都没躲开。当然,杜小成是个卵蛋,靠着家势、财力当的老大,此时估计还想成为四所中学的老大之吧?

刘梦平被打,捂着脸,看着杜小成,居然冒了句:“小成哥,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杜小成给了刘梦平一脚,瞪了他一眼,然后对那水哥道:“请把枪拿开吧,你们要的东西,尽管拿走,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不要伤害他们。”

水哥冷嘿嘿一笑,枪口一抬,顶着杜小成的下巴,说:“小子,还挺仗义啊你?”

说着,他的目光已往杜小成身后瞟去了,嘿嘿道:“这妞不错,太美太性感,爷喜欢了。这是你的梦中情人啊,要不,现在就让爷亲亲?”

公孙明月气得俏脸通红,冷道:“混蛋,你敢!”

“嘿嘿,你看我敢不敢?”水哥枪还顶着杜小成,换了个身位,迅闪到他身侧,伸手就去拉公孙明月的胳膊。

就在那时,杜小成突然爆。

真是没想到这丫的居然会两下子。

只见他猛地伸出右手,抓住了水哥持枪的右腕,左拳狠狠地侧冲出去,直击水哥腰下。

然而,没想到,水哥一甩右手,迅侧闪过去,跟着一记膝盖头,狠狠地顶在杜小成腰椎上。

当场杜小成去重心,重重地朝前栽扑,撞倒了九层蛋糕架子,脸还直接撞在顶层奶油上。

轰啪一声,蛋糕架子倒了,砸了他一身的奶油,满头都是。

全场再次震惊,女生吓得尖叫起来。

就那时,一直在看守大家的匪徒冲上去,对着杜小成就是一阵脚头狂踢,冷声骂道:“你奶奶的,还敢偷袭是吧?不想活命了是吧?奶奶的,还敢跟水哥搞对抗?你他妈不知道水哥是百人敌么……”

杜小成被踢得满地乱滚,好几次想爬起来,但都又被踹倒了,狼狈不堪。酒吧高极的地板上,到处是蛋糕渣子,奶油遍地,一片狼籍之状。

其余男女看着这阵仗,一个个吓得浑身打颤,哪里还敢说个什么呢?

水哥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等到杜小成被踢得都动不了了,血从脸上的奶油里渗了出来,才冷道:“行了,别打死这丫的了。人家是寿星呢!咱们求财,不害命。”

于是,那个匪徒才停下手来,但却蹲下身去,枪口在杜小成头上顶着,冷道:“你特么没逼本事,就别逞英雄了,懂不懂?想护花,也得有本事才行,懂不懂?”

杜小成鼻子、嘴里都在流血,估计是牙都被踢掉了好几颗吧,完全说不出话来,倒在地上,像条死狗一样,身体在颤抖,呼吸喘得厉害,估计内心里很不好受。

那时,收手机的手下已经汇报:“老大,手机全部缴了,老样子吗?”

水哥一点头,什么话也不说。

于是,一部部高档手机,就被那家伙拿起一把消防斧头,狠狠地劈烂完了。

骆晶也把所有的钱帮着装进了丝袜里,鼓鼓的两大条红票捆子,看起来好壮观。

收项链饰等东西的匪徒也搞完了,尼玛,丝袜里不少啊,金的玉的钻的,值老钱了。

水哥暂时没动公孙明月,却是让所有人站好,站成三排。一伙人规规矩矩的,无人敢不服从。

站好之后,水哥眼睛扫了扫,便冷道:“老子记得你们这是有29个人在呢吧?怎么还少了两个?在哪里?”

一听这个,我心便悬了起来。妈的,这下子要暴露了。

正在那时,刘梦平突然一举手,打起了小报告:“水哥,还有一个正义之士林雨和他的跟班董凯旋,就在那边角落里!”

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