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惊人装备赴宴

那个保险柜是一个单独的房间,我和董凯旋进去倒是很容易,输入侍恒的身份证号码和个人密码就进去了。?.8乆1Z冂.?C?OM

房间里没有任何摄像头,是绝对隐私的。

当我们输入密码后,那保险柜自动弹开来,里面有两个紫檀的小箱子,然后别无他物。

我们打开第一个小箱子,当场就震惊了。

董凯旋鼓着眼睛,倒吸一口凉气,黑脸白牙的滑稽态:“我日……雨哥,侍恒居然有这玩意儿?”

“他出身大家族里,手里怎么都有些存货的。”我看着里面一把精致的手枪,和一大盒子弹,也是很震惊的。

那枪可能是仿制的,黑亮的枪身修长漂亮,有二十公分的样子,但配有十公分的消音筒。消音筒是另装的,用的时候只需要将之拧好就行。

子弹是特制的,修长,略细,四公分左右,亮晶晶的尖弹头。细数一下,子弹有六十。

有一条皮带套在枪上,看起来是背枪腰带,围在身上很方便。还配了拿枪白手套,这显然是不留下指纹的基本装备。

盒子里有一张卡片,显示枪名为黑蜂,最远射程2oo米,有效杀伤距离15o米内,弹夹容量15,后挫力很小,可拆分为不能辨识的零件过安检。同时,有操作方法,一看就明白。

董凯旋忍不住戴上一双白手套,拿起来把玩了一下,搞得还像模像样的。不过,他说:“雨哥,带着这家伙去参加杜小成的生日宴会,恐怕很拉风吧?这小子明摆着要对付咱们小雨点了,若是见到黑蜂,不吓尿才怪!”

我说:“民间持枪是非法的。而且,恐怕带着这样的东西去赴宴,万一用上了,闹出了人命可就不好办了。放回去吧,咱看看第二个箱子。”

他有些不舍地放下了枪,又去拿第二个箱子,还说:“这里面不会是一颗炸弹或者更高级的热武器吧?”

然而,箱子打开,是另两样让我们依然有些吃惊的东西:一副特制的手套。

手套有些沉,黑色,材质像是轻便合金打造的,但纹理像棉质,显得很普通,就是一般的手套而已,甚至不具备冬日保暖的效果。

然而,这东西戴在我双手上,挺合适,指甲尖锐。握成拳头时,除大拇指外,其余四指的第二、第三关节上都有尖锐的副爪伸出来,长约一公分,第二关节是弯钩状,第三关节是直锥带四花倒刺形。

戴上这样的手套,成掌,副爪威力还不大;成掌爪的话,动用鬼魅手,威力就大了,能轻松卸肉下来,把关节撕得稀烂。

若要是捏出拳头,副爪都会打开来,威力最大。要是一记摆拳打出去,对手身上衣物必被第二关节副爪所破,伤身就是四道血口。要是一记直拳出去,尼玛,身上都能被第三关节的副爪捅出四个洞来。

手套是装在特制的套子里的,也有一条腰带可以拴在身上。旁边也有卡片,注明:黑煞狼牙套,各重2oo克,坚硬、锋利,能划破混凝土。

董凯旋看那名字还笑了:“尼玛,这名字真搞。就像**里的一种啊!”

这家伙是开那种店子出身的,一见名字倒是想起本专业来了。

我笑了笑,说:“要不,我们就带上黑煞狼牙套去吧?黑蜂就真的不必了。”

董凯旋有些委屈道:“雨哥,这黑煞狼牙套最适合你了。可我……要不然还是带着黑蜂吧?校园里的社团又不讲什么规则,万一杜小成他们要仗着人多,想狠狠收拾你,怎么办?放心,我只是防身,不会让它走火,也不会拿出来显摆的。只是以防万一啊!”

我想了想,说:“好吧,你可给我管住自己的手吧!这要是真的走火伤了人,小雨点可就不好说话了。枪这些东西是管制得很厉害的。下午我们才送走了云龙和阿峰,学校领导都夸过我们呢!”

他很兴奋,连连点头,拿起黑蜂腰带,往自己的细腰上一拴,然后装上子弹,装上消音筒,样子还有点熟练的味道。尼玛,这也是电视电影看多了节奏。

他把枪一插,放下里面的打底衬衣,一拍腰间,显得背都挺了挺,对我得瑟道:“嘿,这下爽了,腰都硬了。有这硬家伙,谁敢动我雨哥,小黑龙一枪黑了它,还不带声音的。”

我看他显得有些大的校服,遮着腰下,倒是看不出别了枪的样子。又叮嘱了一下他,才将黑熬狼牙套连着腰带拴在腰上,放下外衣,也是看不出来的样子。手套就在腰左右两侧,用右拔左,用左拔右,使起来也方便。

随后,我们留下了45子弹,带上15满弹,离开了保险柜房间,去赴杜小成的生日宴。离开之前,我反复给董凯旋强调了一点:“千万要低调,能忍则忍,别特么擦枪走火闯了大祸。”

他也向我保证说雨哥你是老大,当然我得听你号施令才行。那样说呢,我也还是放心的。

当我们来到1oo8总统套房门口不远时,那里有一个专用侍者站在那里迎客,还有两个杜小成手底的贴身小弟。

这两个小弟叼着烟,穿得高端上档次,叼着烟,很有派的样子。

我记得,他们开学第一天就揍过我,但不知道名字。董凯旋则对二中那些混子了如指掌,低声对我说:“雨哥,那两个家伙瘦的那个叫郝东鹏,要壮一点的叫耿凌波,都是高三的,武术都练过,跟刘梦平一个级别,相当厉害。”

我暗自点了点头,没说话。身边有董凯旋这样的信息情报成员,感觉还是不错的。

我们过去之后,郝东鹏居然掏出烟来,一边上一边招呼:“哟哟哟,咱高一老大和小弟来了呀,来来来,先抽上抽上……”

我们拒绝了他的烟。耿凌波淡兮兮地笑道:“行了吧,装什么装啊?7块钱一支的烟都不抽吗?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看着两个打过我的家伙,我有点复仇的欲望,但这种场合下,也就算了吧!当即,我说:“不抽是习惯,请不要和面子挂上钩。”

董凯旋显然腰里有货,牛比多了,说:“君子不强人所难,小人逼良为娼。雨哥能来参加这次聚会,就是给了很大面子了。你们就别拿烟酒来侵染我们了。”

郝东鹏低头一看:“哟,董黑炭变了小黑龙,这脾气见长了啊!这鼻子上的纱布,早上才包的吧?看上去有点可怜啊!林黛玉今天晚上要是不来,恐怕以后你会更惨呢!”

我冷道:“行了!站在这里打嘴炮有意思?上午的事情,黄军等人也挨得比较惨了,你们还好意思提啊?开门让路吧?”

郝东鹏两人相视一眼,冷冷一笑,耿凌波倒是一伸手:“林黛玉老大,请吧!”

我懒得鸟他们,推门和董凯旋便进去了。

尼玛,这间豪华总统套房实在是豪华到爆,估计会是豪阁酒店最大的套房了吧?那客厅占地都至少六十平米,那时摆上了一张大长桌,慢摇音乐响着,好几个服务员正在收拾桌子、上菜。

旁边一大圈的沙上,已坐了七七八八不少人。有二中的,董凯旋都认识,还能一一叫出名字来。还有其他的一些年轻男女,连董凯旋也不太认识,只是说有几个是三中高二和高三的,还有几个是一中和四中的。倒是不见三中有什么人物到来。

显然,杜小成这个二中老大还挺气派,生日宴会请的人还不少。

这些家伙看起来个个不是来赴生日宴的,而是来攀比炫富的,个个穿得一身名牌,男生们打着胶,戴着手表;女生穿得跟夜场混的女郎似的,挤胸露沟,戴着金银饰,挎着名牌包包。别说,那些女生个个化妆不错,看上去姿色都还不错。

男女三天两两聚着,抽着好烟,嘻笑闹骂,好不热闹。还有好些女生在说衣物时尚的话题,搞得很成人化了。

只不过那时候还不见杜小成、刘梦平等二中混着的核心人员到来,估计是要等人来得差不多了,最后出场,这样才显得派头吧?

我和董凯旋一到,显得寒酸惨了。尼玛,两个人穿着校服就去了,搞得别人个个露出鄙视的神情。

但马上有个二中的男生叫了起来:“哇操!那不是咱二中高一老大林雨和跟班董黑炭吗?啧啧啧……这么重要的场合,这样就来了,合适么?出了学校,别给咱二中丢人行不?”

顿时,全场一阵笑声响起,倒是安静了许多。细数一下,有十八个人了,都是不屑地看着我们。甚至有个大胸女生翻着白眼说:“哎呀,这老大可真够寒酸的啊!没钱还出来混个什么劲儿啊?”

跟着就有女生七嘴八舌起来,男生也跟着起哄。

我和董凯旋面不改色,相视一眼,他指了一处空位,说:“雨哥,咱们先坐吧!”

我点点头,正要落座时,一个长得很高壮的塌鼻子男生从桌子那边走过来,叼着烟,粗声道:“那谁,林老大是吧?”

我笑了笑:“对不起,我不是老大,请叫我林雨。”

“请我叫你雷锋都可以!”他恶趣地笑道。

顿时,全场笑声响起。

他则站在我对面,扬起粗壮的胳膊,说:“我是一中高一的戚猛,听人说林老大身手不错,要不,咱掰个腕子,助助兴,起个乐子怎么样?”

尼玛,这一提议,全场都要沸腾了似的。一伙男男女女巴不得看热闹呢,都跟着起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