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又盯上一女子

有赛摩不骑,走路去枫叶红吗?

是的,我不会骑摩托车。ⅩZ乆.COM这东西留印迹,不想警察来找我求证什么。摩托车加黑出租、棍棒刀子都是证据,怎么处理,看这边人民保护神们的了。

我顺路走出去,在大片大片的废弃香蕉园里穿行,竟感觉一切风景挺美好。

走出了约三公里,我才看到了大片的繁华区域。阮南的地图导航也骗人的,距离不准确,但我也不累,就当是在三亚的郊区散心了。

那一片区域,好像是新开出来的旅游度假区,但已然很繁华,游人如织,人气颇高。

老远的,我都能看到枫叶红大酒店,四星级的连锁品牌,相当不错了。在我老家柳城的东、南、西、北有四家分店。它之醒目,是因为造型,似乎全国统一的都是枫叶之形,不管楼高楼低,红墙砖,砖缝间是金丝填料,整体一看上去都很有气派感觉。

这自然也能让我联想起柳城的公子夜宴府来,它的造型结构也是枫叶形,只是迎风飞,而这里的枫叶红则是立地式。

当我到达酒店外面的时候,便拨打了侍恒的电话。这混蛋很快接听了:“林渣雨,你到哪里了?给你最后的期限,要是天黑之前公子见不到女人,毛彪就……”

“来接我吧,在酒店门口。”我只说了这么一句,打断了他的话,便挂了电话,然后在外面的街边长椅上坐着等。妈比的,你们够变态、无耻,可小榕阿姨已经“死”了,还能怎么样?

没一会儿,侍恒没有来,是另一个不知道叫侍什么的家伙来到我的身边,低沉道:“林渣雨,跟我走吧?”

我看了他一眼,便站起身来。

他带着我往酒店里面走去。没多时,竟又带我进了一部专用电梯,直达顶楼——27楼,度相当之愉快。

妈的,又是级房间吗?张高这货还真是奢侈,张家有钱啊!

到了地方,放眼一看,确实和夜宴公子府的豪华包间一样奢侈,但主色调换成了蓝与白,给人眼前清爽的感觉。它除了承重墙之外,其他的墙壁都是玻璃式透明质的,每一墙壁看出去皆能见景,玻璃墙面内置豪华的欧式窗帘。

大厅的落地大窗户外面有阳台,脚下就能见蔚蓝的大海,正翻腾着雪白的浪花。这处房间,果然也是一流的海景房。就这里的装饰、摆设奢华度,绝对也不是什么四星级了,直五星级。

在大厅里,我并没有看到张高的身影,而只有这个保镖和另一个坐在白色沙上的家伙。音响里正传出一老歌,挺热情的: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的四季春常在……

坐沙的家伙依旧戴着墨镜,正在玩手机,一看我来,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什么话也不说,神情里透着冰冷、傲气、不屑。我对他比较熟悉,就是捏碎我手机那个,掌力相当惊人。

领我进来的家伙呢,把我带到大厅后,随意一指:“坐吧,等会儿!”

我扫了扫四周,便在他们对面一屁股坐下来,道:“我兄弟呢?”

玩手机的家伙冒了一句:“女人呢?”

我脸色悲伤一沉,从包里掏出报纸来,往他们面前的大茶几上一扔:“你们自己看。看看你们的高公子都他妈什么德性,逼得人家破人亡,他一根J8就那么重要?”

两家伙疑惑地相视一眼,带我进来那个拿起了报纸,两个人看了起来。

很快,二人便真是惊了,看了我一眼,又各自掏手机在搜索着什么。

我特么很坦然,坐在位置上看了看,还自己过去在透明冷柜里取了瓶高档纯净水喝起来。走了三公里,确实挺渴的。

带我进来的家伙不禁还冷道:“林渣雨,你还挺随意的,当这是你家?”

我喝了一口,点头道:“怎么着我和你们高公子也是相识了,到了这地方,喝一口水,不算过分吧?”

他不屑地哼了一声,又低头看手机去了。

我才不鸟他们,拿着水,走到窗户边上,边喝边看海景。窗户外面是大阳台,上面摆着高档躺椅。

阳台下方不远处,便是酒店专属的沙滩。暖阳之下,白白的细沙,腾浪的海水,海边行走的人们,竟有比基尼美女,个个性感妖娆,自成一景。

身后,两个家伙也不管我,随便他们了。这时候张高不在,但他总要出现的。

没过多久,我听到带我进来的家伙给侍恒打电话了,说:“老大,胡小榕死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上《榕城早报》社会新闻了,网络上的消息也基本是事后没多久就同步的,没有什么问题。”

我听得心里很爽,老混蛋办事杠杠的呢,什么媒体都能利用起来,死亡现场做得那叫一逼真。

不知道侍恒是什么反应和回应的,我只知道那家伙嗯了几声,挂了电话。

但没过多久,侍恒亲自来了,踏进大厅便冷道:“林渣雨,你特么磨蹭这么久,就送来一个死女人的消息吗?”

我在窗边一扭头,见他黑沉着脸,走到沙边,抓起报纸来看了又看,最后将之卷起来,道:“侍久,去把毛彪带到公子训练房。侍忠,去安排一下下午的事情。”

带我进来的家伙显然叫侍忠,有些不太爽地说:“老大,下午花就不必再搞了吧?那女子每次都扔了,太不给老大面子了。要不然强办了算了!”

捏碎我手机的家伙肯定叫侍久,倒什么也不说,起身就离开了。

侍恒冷道:“花要继续送,加量,加到999朵玫瑰,雪白的那种,赶紧去,不用多嘴了。公子的盛宴里面,指定要她来撑场。”

侍忠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边走一边自言道:“除了慕容冰雨之外,这怕是公子最惦记的女子了。唉,公子也真是的,玩什么玩啊,直接上了不就行了?唉~~~~”

我听得有些郁闷,只怕是哪个还算刚烈的女子,又被张高盯上了吧?张高居然还没有用强,这倒是奇了。

想想三亚这地方,确实也是美女云集的,不但有国内的,还有国外的,张高能在这里找寻目标,的确是利用对了地方。

侍恒转头看着我,冷道:“林渣雨,跟我见公子去。”

我没说什么,背着包就和他走了出去。想起他说的张高的训练房,那必然是张高训练的场所了。慕容冰雨说过的,张高的武力值很高,远杜小成、汪平之流。她甚至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张高那样的武力值。

出了豪华的房间,我们走一道独楼梯来到了底下的一层。从楼顶都看得出来,张高所住的地方和训练的地方,都是很有私密性的。一部专用电梯通到顶,独楼顶通到下面,除了电梯之外,连安防楼梯也没有。当然,像这样的酒店,电梯出事故的机率太低了。

来到下面一层时,侍恒正要推开厚实的木门呢,我竟然道:“就这样的建筑,要是起了火,电梯没法用,住上面不死才怪。”

侍恒转头白了我一眼:“你特么这是没见识了吧?楼上的每一间卧室有一部梯子,直通楼顶那边副楼的停机坪,生火灾了,坐救援飞机就走了。”

“我日……”

他居然冷道:“你日也是这样,个子小,见识少,乡巴佬。”

然后随手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老子想抽他的嘴,很想啊!但只能忍着,跟着走进去。

呵呵,确实是训练房,很奢华的场所,光是服务员都是八个,四男四女。在那边的训练台上,张高还在训练进行时,看得我也忍不住心头震撼。

尼玛,这变态到底能有多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