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原来目的如此

“三十万?!”

我特么坐不住了,一下子站起来,嗓门都提高了,搞得别的乘客都惊目而望。

身后,龙五的两个保镖倒是淡定,就像什么也没生,坐在那里低头看着报纸。

正好那时空姐过来问喝什么,龙五很淡定,要了杯咖啡。

我郁闷呢,说来杯白开水。

老混蛋也不要我们喝饮料,说尽量喝白水就好了,饮料对身体不好。在这一方面来说,他很爱我们,爱得相当严格。

空姐走后,我忍住低声道:“五哥,这也太不地道了吧?江湖道义不是这么讲的。”

他两手一摊,还是一脸微笑:“小兄弟呀,没办法呀,江湖道义也不能让人天天帮着白跑腿儿不是?咱们市里大大小小十来家青道铺子,大小伙计两三千号人,得要饭吃不是?好多人还得请假、耽误工作来忙事儿不是?”

这尼玛笑里透着圆滑,圆滑里带着理似的,搞得我实在没法说了。混黑为的就是利益,说白了就是钱,没钱就谁也别混了,老老实实的。

可老子想老老实实呢,却身不由己,已在江湖啊!是的,有人的地方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还有老江湖,老江湖里还有道义敲诈犯。

他又道:“你看呐,要是这一回小兄弟你大大方方的,该给的给,小雨点小当家的名气就更足了,做得出给地方长脸的大事,也拿得出与地方青道交好的票子,走哪里人家都高看你一眼。不是不差钱的事,而是不丢面儿!干脆利落,爽快洒脱,不爽么?”

我爽你个刀疤大光头啊?老子心里级不爽,无处泄。

可他还继续微笑说:“要是这一回小兄弟你扯了绕子,拒不给付,只怕咱这地方青道上,你这名声低落了不说,各种麻烦找上门来,也不好吧?小当家是好好学习的好少年,但总有理由让你学不好,睡不好,吃也吃不好,这可就真不好了。”

妈比的,威胁,**裸的笑里藏刀的威胁啊!

他接着说:“当然了,咱那十几家青道铺子掌柜的当家的,都是一方有头有脸的人物,也犯不上与小当家你这么一少年好儿郎计较。但是啊,唉,有时候手底的兄弟朋友脾气直的,想管呢也管不住,保不齐他们要对你们小雨点找个什么事儿,那真也不好说啊!人嘛,素质不一样,你也能理解不是?”

我去他大爷的,这狗比龙五真特么巨能说,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说得体体面面的,让老子还不知道咋应对。本来麻烦就够多了,可不想再多生事端啊!

我真是希望自己快快强大起来,大得把他妹的十几家青道帮会统统踩在脚下,看他大爷的还能老江湖欺压小江湖么?

现在也只能郁闷道:“五哥,你说的道理我也懂,也知道你是个好人。可你们这……要价也太高了点儿啊!”

他一摇头,认真讲:“五哥绝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这个价真不能少,一少了,五哥给下面的兄弟朋友也不好交代不是?放心,这一次小兄弟你要做得风风光光的,直接付了钱,或者再多给个三五万的,下一次你有事儿,大家都得往死了心的照看。”

滚他大爷的啊,老子真不想再有下一次了,却只能摇了摇头,道:“五哥啊,确实是有点多,能不能少一点儿啊?我一个穷学生,哪有那么多钱啊?”

龙五轻轻拍了拍我肩膀:“小兄弟,别哭穷啊!小雨点现在伙食不错,好像训练也不错,各方面都不错,一起上学放学,挺好的。而且你们身上,也不是没钱嘛不是?有句话说得好,花钱消灾嘛!钱一花,灾就没有了嘛!”

又尼玛威胁老子,似乎在说他们将我们的住址、日常都摸清楚了,随时能干点啥么?

老天呀,你真别让老子强大起来啊,否则我疯了,我自己都会怕的。十几个青道铺子,别让老子有一天把你们全给灭了。先要灭的,就特么西山帮。

不过,他又说:“比如你那什么小红颜知己吕晓薇,吕家的大小姐嘛,能没钱么?她的钱,不也就是你的钱?”

说着,那眉毛一**一**的,他有点坏色色的味道了。

别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我就有点硬气起来:“五哥,都知道吕家大小姐是我兄弟,也是小雨点的人,你还跟我提钱?”

他一摇头,仰望着机舱顶上:“这可说不好啊!有人的地方有江湖,吕家也算是身在江湖,也得讲个道义、公平不是?”

艹!艹艹艹!老子还真是没法说了,只得扭头看向窗外去。蓝天幽幽,白云朵朵,万米高空的阳光真好。老混蛋啊,你知道么,你徒弟似乎要被人讹死了!

坐尼玛个飞机,头等舱就让人心疼了,这还要破三十几万的财呐!

结果呢,龙五有好一会儿没鸟我,自己在那里喝咖啡。

没一会儿,午餐供应也来了。他和保镖在那里吃得很香的感觉,我却没吃。我一看那红烧鸭块和焖炖牛肉,就想起自己的饮食标准来,果断不吃。

还好,餐后的甜点里面居然有原味吐司片,只有三片,我还是就着牛奶吃掉了,肚子还是瘪的。

龙五见状呢,没说话,却把自己和两个保镖的吐司片都递给我,眉头抬了抬,示意给我吃。

我也没客气,全都吃了下去。

那时龙五才用餐巾抹了抹嘴,显得很有修养似的,低声开口道:“小兄弟,你要是实在不想给钱,那也不是没别的办法的。”

我看着他,说:“算了吧,你说的办法不一定好。”

他微微一笑:“挺好的啊!这样吧,你带着小雨点加入我西山帮,老哥我不但帮你把其他帮会的费用给出了,还送你们一百万的入帮安置费,以后在这地面上的事,只要有事,报一声龙五的名字,红的黑的都会给几分薄面的。你看,怎么样?”

我靠!绕来绕去,他特么的估计最终目的就是这个吧?

我摇了摇头,说:“算了,我还是准备给你们筹钱吧,我可不想混黑,给你当小弟收保护费,到处打架扎场子。”

他居然说:“小兄弟啊,咱这哪里是混黑呢?咱这都是有正经生意的。你看我,开着会所,经营高档棋牌包间,提供精美餐点。我身后两位……”

说着,他向后指了指,介绍道:“韩天,保安公司总教练,正经工作吧?卫星,海山半岛那样的高档小区,他是物业保安部的经理,也是正经工作吧?那收什么保护费的,我们怎么会干呢,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混混打着我们旗号瞎干的嘛!”

“小混混吗?申海洋有家有势,为何还帮你收了柳河的河滨大道一条街?还有服装集中加工区域那边一大片呢?”我反问道。

他突然脸上微红,呵呵一笑,摇头道:“小兄弟,你想多了啊!我进去的时候,还不知道申海洋呢!这事儿我还真问过,那是社会上一伙小地痞,打着我的旗号招的小弟。那些家伙已经被我道义处罚了,断了两条胳膊,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去。”

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呢?这种很有组织纪律的帮会,绝壁是要收取保护费的,只是多少问题。而且,真正的老大或者骨干成员才不会出面,都还真是不入流的小角色去帮着干的。一旦犯了事,小角色成炮灰、替罪羊,他们能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的。

我说:“行了五哥,不说这么多了。我有些累了,等我去南方办完事回来,钱如数给你就是。”

妈的,就只能花钱先消个灾了。老子认怂这一次,但绝不会认第二次。

他呵呵一笑,点了点头,说:“唉,遗憾啊!小兄弟是个人才啊,不入我西山帮,简直是极大的损失,唉……如果哪天想通了,随时来找我,西山帮大门为你们敞开着。”

随便他感叹和言,我闭上眼睛,真睡觉了。

两个半小时的飞行结束,飞机降落榕城国际机场。下了飞机,我马上手机就开了机,准备等消息。

龙五和韩天、卫星和我一起出了机场,路上他还问我到榕城做什么,有没有熟人接,要不要他让人送我一程。

我说有点私事,有人接。龙五又热情一番,说在榕城有事就打他电话,还给了我一张名片,上面头衔居然还是市里一家建筑公司执行经理呢!

他们一出机场,便有一辆黑色的奔驰接走了。

而我掏出手机来准备给胡小榕打电话,结果董凯旋的电话来了,一接听,这丫的便哭得个伤心欲绝,搞得我心里猛地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