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孤胆南下之行

“我去他妈的,张高是他妈什么东西啊?高傲到这种地步?老子凭什么给他送女人,毛彪还找不到……呃……”

我气得勃然大怒,骂得旁边也焦急的董凯旋吓得跳了起来,可我突然就怔然结语,说不出话来了。ⅩZ乆.COM

董凯旋看着我,背都驼得更厉害,鼓瞪着双眼:“雨哥,这……到底咋回事?”

我将手机给他看,无奈道:“算算日子,今天本来是我与侍心约战的日子,也应该是毛彪他爹将他后妈亲手送给张高的日子了,可他后妈不是回南方躲去了吗?现在好了,躲也躲不掉了。毛彪不是被侍恒他们抓起来做人质了才怪。”

董凯旋看得也是火冒三丈:“他奶比的,怎么这些混蛋都一个德性啊?除了绑人,就没特么一个别的新鲜招了?申海洋绑香姐,卢冲绑虎牙姐和……”

我一抬手止住他:“别说了。我得赶紧联系毛彪他后妈。”

“我艹!雨哥,还真得给他送去啊?这不地道吧?”

“现在不是地不地道的问题,而是毛彪会怎么样的问题。找到他后妈,咱再想办法。大不了老子逼老混蛋出马,或者让什么车震出马了。”我起身去拿毛彪的手机。

董凯旋也跟在我身后,一副焦急的样子。

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吃住在毛彪这里,好好的一个豪华之家被打造成了训练场,他对我们也是巴心巴肝,前两天晚上还提着菜刀前去西山,说起拼命眼都不眨一下,铁胆忠义,一心向上。无论他曾经对我有什么冒犯和过错,都早已烟消和解。他落入张高的手中,我也不能不救。

找到毛彪的手机,划开,我们迅翻着通讯录,果然找到了一个昵称是“妈姐”的电话号码。

董凯旋不禁道:“看来血背暴龙和后妈的感情还很好,又是妈又是姐。雨哥,让这么一个女人去救毛彪,总让人心里不踏实啊!”

“不踏实就赶紧想办法!”我沉声说着,然后用毛彪的手机拨打了这个号码。

“雨哥,我想不到啊!”

“想不到就闭嘴!”

我有些火急,他也只能默默不语了。

电话很快通了,传来一个温和动听的声音:“彪子,有几天没给我电话微信了,你一个人在那边还好吗?”

就这个声音也让我和董凯旋很感慨,她确实是一位温柔的女性。关于她,毛彪还给我们讲过。他亲妈过逝得很早,他爸毛德州是个小领导,出差的时候在南方酒店里遇上了后妈。

她叫胡小榕,南方姑娘,生得水灵温婉,文静秀雅。当时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在酒店里做咖啡厅主管。

毛德州那阵子老在那边出差,不爱喝酒泡吧,为人也温文尔雅,就爱去咖啡厅喝茶,一来二去,两人也就好上了。

胡小榕25岁的时候嫁给了大她十岁的毛德州,那年毛彪五岁。她在市里豪阁大酒店上班,做了餐饮部的主管,工作也忙,但对毛彪照顾得很好。她天生不能生育,当毛彪是亲儿子一样,挺疼也挺宠。

只不过毛德州夫妇俩工作忙,有时候还是顾不上照管毛彪。毛彪才跟社会上有染,特别是15岁那年,认识了申海洋之后,更是铁心和他混。

因为有一次胡小榕在餐饮部得罪了一个市上的领导,领导很喜欢她,想用强,却被她给踢了裆,抓烂了脸。领导大怒,诛连毛德州,扬言让他两口子工作丢掉,坐牢。

还好那时候申海洋请了他爸申明举出面,一番动作后,也就保下了胡小榕和毛德州。那时候的毛彪对于申海洋,真是当亲大哥一样对待,死心踏地,无论申海洋让他干什么,他都会干,哪怕有时候被骂被打耳光,都不往心里去。唉,这也是真憨的人了。

原本那也算是个小富而幸福的家庭,可就因为12年后,张高的荒**无耻,逼得毛德州自杀,胡小榕回娘家躲避,毛彪一个人在这里孤苦,还好归服了我,有了真的朋友和兄弟。

听到胡小榕的声音,我不禁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正义感,不论怎么样,我要救回毛彪,保证胡小榕的人身安全。

我道:“小榕阿姨,我是毛彪的朋友林雨。他现在在学习,我们元旦放了三天假,打算今天去榕城玩,毛彪也想念你,你能来机场接我们吗?”

胡小榕一听,马上道:“啊,是林雨啊,真好真好,欢迎你们来呀!彪子总是跟我在微信、电话里提起你的事,也说你对他很好很好,让他有了朋友。以前呀,彪子对你多有得罪,你可别往心里去呀!对了,你们是几点的飞机。”

“还在看票呢,好了就跟你联系,好吗?”

“嗯,好的好的,到时候啊,阿姨带你们在榕城好好转转,玩玩。”

挂了电话,我和董凯旋都能感觉到她的温柔和气、热情,和毛彪真是像亲生母子一样,更是不希望他们二人有难。

董凯旋马上说:“雨哥,你要去榕城啊?我马上帮你订票吧?”

我摇了摇头,说;“还没确定毛彪和张高的位置,不着急。你去买菜回来做饭吧,我来处理所有的事情。”

董凯旋听话地离开了。

我当时已拨打了侍恒的手机。

很快接通,传来侍恒冷冷傲的声音:“林渣雨,你果然不负我之所望,这么快就想明白了。要不是毛彪手机不在身上,又打死不说相关号码,我本来也不想麻烦你的。不过想想你对朋友那么忠义,那天晚上在离尘山庄外面又骂我,我还是就麻烦你了。”

这也是他妈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我冷道:“你少扯那么多,毛彪在哪里?你们把他怎么样了?我要把小榕阿姨送到哪里去?”

“不用担心,毛彪就在市内,居然骨头硬得很,死不了,顶多是些皮肉之苦罢了。那什么,送一个阿姨来陪高公子,你心里一定很好受……”

“我去你大爷的,别特么阴阳怪气的,老子问你们一伙变态主仆在哪里?”我吼声打断了他的话,骂道。

“24小时之内,请到达三亚,直接到枫叶红大酒店。到了再联系我,就这样!”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三亚……

我蓦然心里一惊,隐隐想到了什么,但来不及求证了,赶紧打开电脑预定机票。

结果,我定到了一张飞往榕城的机票,头等舱,尼玛23oo块,还有两个小时就起飞了。

来不及收拾什么,只带上手包、充电器往书包里一扔,背起就往楼下赶,还给董凯旋打电话,让他陪我去机场。

开着车到小区门口时,董凯旋已提着一包牛肉和蔬菜出现了。他跳上车,我就朝机场狂飙了。

董凯旋看着我:“雨哥,你就这样一个人出吗?”

“那还能怎么办?我一个人过去不会有很大危险的,与他们的约战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我一边开,一边对他说。

“可是……我好想和虎牙姐他们……”

“别可是了,这是我的决定!毛彪还在市内,你赶紧联系虎牙妹,让她出动,查找一下下落,能营救出来就救出来。要通知风哥和松哥……唉,算了,不用通知他们,按江湖上的事情办吧!掘地三尺也要找到毛彪的下落,无论如何给我救出来,他出来了,老子才有胜算!”

他一边掏手机,一边神情关切地看着我:“雨哥,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榕城那么远,你只身一人过去,又要保护小榕阿姨,还要面对张高那些变态有家伙,真是……”

我看着关心的样子,不禁道:“好了小黑龙,别跟个娘们儿一样了。一定要找到毛彪啊!”

董凯旋点了点头,捏了捏拳头,拨打起了吕晓薇的电话。这贱小子,彻底融入我们的集体,再也不胆小,有担当了。这是让我欣慰的,我们的团队会越来越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