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我要靠我自己

申海洋一扫众人,扭头看着我:“林黛玉,听见没有?民意不可违啊!”

我冷冷地看着他,心头的火已经腾起来了。

瘸子大叔说过的话,清晰地在我脑子里回响着。

他又说:“不过,看在我们同村的份儿上,我觉得呢,你要是现在给我下跪,磕三个响头,叫三声‘洋哥’,我表示今天也就放过你了,但不代表以后会放过你。”

毛彪在旁边叫开了:“洋哥,别忘记了,喊他赔钱。我们的摩托车不是被他当废铁卖了吗?都是新的,至少一人赔我们一万。”

申海洋一点头,提着我衣领,快把我提起来了,冷道:“妈的,我还把这事儿给忘记了。林黛玉你是穷疯了啊!我们昨天下午打听到了,你特么居然卖了我们的车。下跪,外加两万块,一个子儿也不能少!”

“申海洋,你别太过分了。”我脑子里开始炸火,一身的血都在涌动,拳头已经在桌子底下捏了起来,直盯着他的大鼻子。

我只盯他的鼻子,如果实在忍无可忍,我将倾尽自己的力量,以最快的度,狠狠攻击他的鼻子,就只打那一个点。

申海洋一脸惊愕:“哟呵,一晚不见,狗胆见长啊?不想挨打,马上跪下!”

说着,他松开了我的衣领,挺着身板站在那里,鼻孔朝天。

妈的,就算他比我高,鼻子朝天,我要是听瘸子大叔的,也能打到他鼻子,还能攻击他的裆部。

毛彪几个混蛋也跟着吼:“跪下!”

正在那里,“砰”的一声,教室门被踹开了。

所有人一惊,寻声望去。

吕晓薇出现了,红色大T恤,紧身黑色休闲,提着黑色大书包,一脸冰霜,大眼睛里冒着冷光,慢慢走过来:“申海洋,毛彪,怎么着?昨天下午没撞死你们,今天又来横了?那谁,拖着单车逃跑的姿态很优美呀!”

毛彪当场打了个颤,骂了句“我艹”,便看申海洋去了。

其他同学听到这个,不禁都多看了申海洋几眼,知道他在虎牙妹面前吃鳖了。

申海洋脸上一红,面子有些挂不住,但只能看着吕晓薇,冷哼一声,说:“虎牙妹,你又来救驾了吗?林黛玉这怂货孬种,也只有靠女人的份儿,真不是个男人。好男不跟女斗,我今天懒得跟你扯。军训服在讲台上,你自己挑最小号的吧!”

吕晓薇冷哼一声,果真自己拿衣服去了。她确实有气场,一来就解决了问题。可我心里怎么也不是滋味。

申海洋的话,深及我的自尊。我不能靠女人,我得靠我自己!

没一会儿,吕晓薇拿了最小号的军训服回座位来。她一坐下,看都不看我,直接写字条:死小猪,昨天下午跑哪去了,害我回来找了半天不见人影儿。

我想了想,写道:谢谢你。

她又写:我日,谢个毛啊?我问你后来去哪儿了?

我又写道:我回家了,请不要这么关心我,我要靠自己。

她直接把两张纸条一撕,然后凑近我,低声道:“林雨,别以为我想关心你。这世上要姐关心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姐不过是看你有点小帅,又这么可怜,同情心泛滥而已。”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女儿香,但那热热的口气喷在脸上不舒服,我偏了偏头,拉开距离,冷冷地看着她:“我不需要同情。”

她瞪了我一眼,没说话,拿了一张纸,飞快地画了一幅简笔画,往我这边一递,然后趴着就睡去了。

我一看那画,居然是……

水槽旁边趴着一匹马,马身上写了个大大的“泥”字。

卧槽泥马!

我心头火焰一腾,扭头一看她。晕,她扭了一下头,就如同梦里翻了个身。

唉,这个粗野的同桌,让我似乎不能去多计较什么。毕竟……她确实帮过我。

我只得撕了那画,继续看自己的书……

第一节课后,去了趟厕所,来回的路上,很多不认识的同学都恶趣地叫我“林黛玉”,让人很窝火。

看情形,不出几天,我这绰号便要全校皆知了。随之而来的,是我曾经的过往,也会被人知道。

妈的,杜小成、申海洋这两个杂碎啊,上天不要给我机会,否则我会撕烂他们的嘴,整得他们话都说不了。

最气人的是,最后一节课完了,我去学校里的商店准备买军训胶鞋。路过学校大花园的时候,头天叫我去见杜小成的刘梦平和一个死党在角落里抽烟。

他们远远地看到我来了,马上烟头往地上一丢,狠狠地踩灭,然后朝着我走来。

我见状一扭头,另外走一条道。目前来说,这两个家伙不会打我,但肯定没安好心。

就在那时,刘梦平像个女人一样细声细声地说:“啊,小雨,我肚子好痛啊!”

我一愣,扭头一看。他抚着小肚子,他的死党居然抱住了他,很温情地说:“香姐,你怎么了?”

刘梦平说:“没什么小雨,就是感觉孩子在踢我。”

死党摸着他的肚子:“哦,香姐,是胎动了嘛!”

刘梦平又细声细气说:“可是,姐现在好想你坏坏的动作啊!”

死党马上很兴奋:“好嘛好嘛,香姐,我们回家!”

然后,两个人对我嘿嘿鬼笑,手拉着手走开了。

我站在那里,气得七窍生烟了。这特么都什么人啊?有这样侮辱人的吗?杜小成那王八蛋,收的都是些什么手下啊?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牙齿都快咬碎了,拳头捏得紧紧的,但最终又无可奈何。

当我正准备继续往商店走去的时候,不经意一望,只见对面的高二教学部三楼,走廊上,慕容冰雨正站在那里,神情冰冷地看着我。

她依旧一袭白裙,素洁冰然,出尘脱俗。她现我看见了她,神情一点也不慌张,很自然地扭过头去,转身往教室里走了。

就在她的身边不远处,几个男生也看到了我,似乎知道她在看我,都指指点点,悄悄说着什么。

对于这个校花,我真没在意什么,扭头便往商店去了……

等我买了胶鞋回到教学楼上,过楼梯转角处,现吕晓薇开着昨天下午的越野,从学校后门离开了。这个同桌年纪绝对没有十八岁,驾照都拿不到吧,但却开着车这么拉轰的在市里晃,真是家里势力不小。

走进教室,里面闹哄哄的。申海洋和毛彪以及好几个男生围在一起,似乎在说着什么,不少同学都在听,笑哈哈的。他们一见我进去,都闭嘴了。

我估计申海洋在为我作负面宣传,但也只能忍着。这家伙看了我一眼,阴笑着,但却没有过来挑衅。

我脑子里一直在想着申海洋说过的话,说我今天下午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他会怎么办呢?我要怎么应对?

想来想去,我想到了一个对策,不管他要怎么办,老子下午要先走。

下午,军训开始了,很严格。我因为个子瘦小,被安排在第一排女生中间,和吕晓薇挨在一起,旁边还有个小乖小乖的玲珑美女,好像叫岳紫棋。

教官长得黑不溜秋的,自我介绍叫李正军,是个民兵连长。他分配好了队列,居然对我说:你小子不错,站在花丛中。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申海洋和毛彪几人更是哈哈狂笑不止,让我只能面无表情不说话。当然,第一排和第二排都是个子相对较矮的女生,中间确实只有我一个男生,站在那里很别扭。

不过,李正军却马上严肃道:“有那么好笑吗?我刚才是革命的乐观主义,现在,我们进入革命的艰苦主义!军训开始!”

军训确实很严格,光站个军姿就能让人站得身体颤抖。李教官又凶,说话就靠吼,声音很吓人。

下午只训练了两个小时,但太阳很大,很多同学已经叫苦连天了。小美女岳紫棋都晕了过去,被扶医务室去了。

我苦撑着,还算不错。身边的吕晓薇简直就是个变态,训练对她来说,小菜一碟。训练之余,她也不鸟我,喜欢一个人休息、喝水。我也一样,孤独惯了。

军训结束后,我们回教室上最后一节自习课。吕晓薇呢,自习不上,直接开车离校了。

我的心里已经有点紧张了,因为就要放学了。

可没想到,我刚坐下,申海洋来到我身边,低声说:“林黛玉,本来打算今天放学后收拾你一顿好的,但洋哥我临时有点财的业务,你又逃过了一劫,明天下午,我们继续约哈!”

说完,他冷嘿嘿一笑,带着毛彪和另两个身材高大壮实的同学离去,再也没回来。

我心里稍有庆幸感,想着明天下午还是最后一节课先走吧,应该能躲过。

但我也知道,老是躲也不是办法,我得变得强大起来。想想瘸子大叔的话,要怎么才能让我出手更稳、准、狠,更有力量呢?

锻炼吗?可我……自小干了不少的农活,挑水,耕田,身体还是那么弱啊,一感冒起来就要命,咳嗽过了就猛喘。连乡下的医生都说我肺功能天生不好,注定了一辈子身体虚弱的。

锻炼对我来说,似乎都没有用了。下午的军训,我就感觉身体又不对劲,似乎又要感冒了。

到放学的时候,我开始流涕,这不是个好兆头。

不过,我还是出门就朝着服装厂奔去,赶上班呢!

到了厂里,也没迟到,累了一身的汗,但鼻涕流得更厉害,咳嗽也来了。

刚坐下做了一阵子活儿,老板笑眯眯地走来,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小雨啊,系不系生病了呢?要不,雷回嘎休息两天再来啦?”

这话,引得不少工友又鄙视他了。

我说:“不碍事,我能上班的。”

他说:“雷有买药吗?”

我摇了摇头,打算下了班再去买。

可老板说:“来,到我办公室里来啦,我那里有药的,灰常有效的啦!”

我看着他那似乎透着真诚的脸,还是起身来,跟他去了办公室。

谁知,一进办公室,我就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