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极残酷的测试

大舞台上,交响乐轻柔舒缓,两边级贵宾也拭目以待接下来的测试。

约是有四十多个衣着华贵的年轻子弟站在那里等待着。看他们这些人,其实能感觉到素质也不算太低的。世界这么大,总也会有一些优秀后起之秀的。

到慕容家讨一个恋爱名额,自己没个几斤几两的人,根本是不敢上那种大台面的。

张高没有上去,这个变态有他的规则和爱情观。他面带微笑站在中央露台底下,就望着舞台。

我知道,这家伙心狠手辣,是一定要让三只水晶球得主付出代价的。因为他疯狂地以为慕容冰雨就是他的,他得不到,只能毁去,不惜一切代价。

其实,我都想把水晶球送给他,看他又有什么反应。

那时,手机来了一条信息。我拿出手机来,顿时又被周围好多人鄙视,没办法呀,手机太不上档次。

手机里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的短信,这样写道:林渣雨,哥是侍恒。高公子说,你特么在台上的表现真二逼。今晚上最好老实点,否则高公子很生气,后果不堪设想。

我心里也不爽,直接回了一条:老子已经很老实了,实事求是,不像有些人,装逼到了极点,到头来光都没闪一下。张高要是想要水晶球,老子送给他!

很快,侍恒的信息回过来:高公子不需要你送,三只水晶球无论在谁家,到头来都得送到他手上,然后毁去。

妈比的,六千万,说毁就毁?唉,也只有张高这种变态能做出来了。

我不鸟信息,因为舞台上的测试即将开始,道具一出场,就让人有些惊目。

那是一只玻璃材质的笼子,封闭式的,正方体,棱长约三米,被从后台上方的开口处钢丝滑轮吊过来,放到地上,底部似乎是铁质的,一落舞台,咚的一声响,地面都在震颤,吓坏了不少人。

而笼子的前后左右上方五个面,竟然上面都是锋利的钢铁尖芒,密密麻麻,像一只玻璃的方形刺猬。一根根钢尖闪闪亮,显得锐利无比,更看得人头皮炸。

所有人看着笼子,窃窃私语不少,不知道要进行什么测试。

就那时,张武陵道:“这是一个囚笼,重五吨,高强度的防弹玻璃、一块整钢板加上锋利的钢锥组成。它是密封的,用电力启动开关锁头,里面只有二十七个立方的空气。测试之前,需要各位年轻后起之秀里面派一人出来,被关进囚笼里,然后断掉电力,密码锁头锁死,再也打不开了。在空气消耗完之前,外面的人需要用自身的一切东西,想尽一切办法,打开这囚笼,救出里面的人。谁有勇气进去,谁有能力打开,这两人将获得胜下的两只水晶球。现在,谁愿意进去呢?”

全场一片哗然,无人不恐惧这样的测试,也太残酷了。

舞台上后起之秀们面面相觑,当场有十来个举手弃权,垂头丧气地下了舞台。这种玩命的事情,他们真的不敢干了。

相比他们,似乎我的水晶球来得太容易了点。

张武陵有些冰冷道:“难道就没有一位勇气可嘉的年轻人愿意进吗?没有吗?你可以吗?”

他指了其中一个棕色风衣年轻男子。

那家伙连连摆手,说了一句“我还是退出吧”,然后赶紧跳下舞台去了。

张武陵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好吧,看来,你们都只愿意在外围解救,不愿意进去了?”

剩下的年轻人个个都点点头,连话都不敢说了。

张武陵又道:“对自己有把握解开笼子的年轻人留下,没把握的可以下去了。”

这么一句话,搞得剩下的家伙们走了个七七八八,巨大的囚笼外面就剩下四个人了,看起来还真是有些把握。他们在观察着笼子,期待找出笼子的破绽之处。

张武陵看着那四人,道:“你们决定了要解吗?”

四个人中有人迟疑,但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于是,张武陵点了点头,望向了中央露台,道:“大哥,现在怎么办?”

当场,慕容宏基又成了全场焦点。他抱着慕容冰川,道:“既然如此,那就将冰川放进笼子里吧!谁能打开,两个水晶球一起给,两年的恋爱相处。”

全场再次一片哗然不已,人们惊呼了起来。连级贵宾们都不淡定了,纷纷站了起来。

周清泓突然流泪了,拉着慕容宏基的手:“宏基,不要啊!冰川会死在里面的!密码锁一旦启动,断了一次电力之后,没人能再打开笼子的啊!宏基,换一只狗也行啊……”

“爸!你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啊?把哥哥还给我……”慕容冰雨哭叫起来,抢着要从父亲的怀里把哥哥夺过来。

人们纷纷嚷嚷起来:“慕容家主,这样不好吧?”

“那可是您的亲儿子啊!这样会要命的!”

“慕容家主,真不可以这样……”

“……”

慕容宏基却不放开儿子,慕容冰川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东望望,西望望,苍白的美貌脸庞一片茫然,完全不知道危险的来临。他甚至,伸手去抹周清泓和慕容冰雨的泪,很痴傻,却让很多人落泪。

而慕容冰雨和周清泓只能拉着慕容冰川的手不放开,声声哀求。

慕容宏基却冷如冰山,大声道:“慕容家族,一个庞大而荣耀的家族,却不幸有冰川这样的弱子。他只有三个月的活命期了,与其三个月后亡,不如就在今夜。他的死,若能换到一个优秀的年轻男儿,或成为冰雨的恋人,最终成为她的爱人,能撑起家族的未来,那么,冰川的死亡冒险是值得的。拿命换来的慕容家女婿,必是天之骄子。冰川为我子,我不心痛么?但为了家族的未来,慕容宏基愿此一搏。如若冰川丧命,我也自杀相随,谁也别劝阻了,都安静一点!”

所有人听得沉默了。这就是大家族的家主威风,不一样的思维与果敢。

“宏基,你不要这样啊,你把冰川还给我啊……”周清泓几乎是绝望了,拉着丈夫的手,拼命地摇晃着,又朝舞台那边看去,对张武陵大叫道:“老三,你倒是说句话呀,劝劝你大哥呀!”

慕容冰雨哭得瘫在地上,样子让人好心疼,也在向张武陵求救:“三叔,三叔,你救救我哥啊!三叔,救救我哥吧……”

尼玛呀尼玛呀,我听得心头好难受。豪门大家族的世界,我真的不懂。为何就要如此残忍地选两个水晶球的拥有者呢?这真能选出优秀的天之骄子吗?

现场,不少女人都在哭,男人眼睛都红了,有级贵宾都愤然离场了。可是,没人敢出过多的声音,整个盛典大厅充满了哀伤的氛围。

张武陵站在舞台上,咬了咬牙:“大嫂,冰雨,张武陵做不到的。大哥的话,从来都一言九鼎,无人能违抗的。”

就在那时,张高突然跳起来,跳上白地毯通道,冲到露台的九级台阶下,仰望着慕容宏基:“慕容大伯父,换个方式吧,这实在让人难以承受了啊!冰川大哥有活下去的权利,我们不能就这么剥夺,哪怕他只有一天的寿命了呢?”

张高居然热泪长流出来,说到最后竟然跪了下去。

啊呀,这个装逼犯终于高光了一回,引得全场人们注目,无法相信这个穿得那么低端的家伙,居然能出镜了,还叫慕容宏基大伯父。很多人在纷纷猜测他是谁?

慕容冰雨那时也看着张高,哭道:“张高,你快多说两句啊!代表张家说啊!说啊!”

张高!!!

这个名字一出,人群里竟然有人吼了声“张家的子弟”,那边贵宾团在舞台上都齐齐站了起来。显然,张家的势力好惊天。

全场再次震惊,张高这逼风已经闪闪亮,牛逼光芒四射了。

他马上起身,流着泪道:“慕容伯父,此事还需要……”

谁知,慕容宏基冷道:“张高,你一边儿去,在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要不,你给我进笼子去?”

瞬间,牛逼闪闪的张高蔫了,高而修长的身躯怔了怔,回头看了看舞台上的笼子,哑口无言,已然下不了台。

慕容家主这一巴掌,果断扇得张高的装逼梦断,无所适从。慕容宏基身躯一挣,让周清泓居然摔在了地上,大叫着“不要啊”,马上晕倒。

慕容冰雨见张高无用,起身想追慕容宏基,却是一下子晕倒在台上。

慕容宏基却大步流星,抱着儿子走过张高身边,急向舞台走去。张高抬手想拉,却又放下了。侍恒上通道去拉他下来,他甩手一巴掌把侍恒抽下了通道,惊得四人震撼,这小子武力值好高。

慕容宏基步态不变,一脸的冷峻果敢。怀里的慕容冰川,还傻兮兮地四处望着。父子俩却牵动全场人心和目光,这一夜似乎注定要悲剧生吗?

我那时也差点坐不住了,这样下去,慕容冰川非死不可。人命一条,不可不阻止。

可就在那时,我的手机又来信息了。低头一看,艹,老混蛋亲来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