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老板刻意讨好

我说:“老板,你的衣服裤子、鞋子,我明天就还你。.我只想好好在这里上班,你别对我打什么坏心眼儿,我也不说你的丑事,相安无事就行。”

“嗯嗯嗯,莫问题呀莫问题呀!衣服那些就不用还了嘛,雷穿着很帅气的啦!小雨雷手脚快,干活比谁都好啦,就没见过雷这么聪明伶俐的工人,我巴不得雷不走呢!我还巴不得雷不上学,就在我介里白天晚上都做呢!”他连忙点头跟鸡啄米似的,对我是一个劲儿的夸。

我一巴掌拍在他头顶:“你懂什么?老子要上学,要考大学,考个好大学!”

“系系系,雷系个有记气的好少年啦,难能可贵啊!介社会呀,好多学生不想好好学习,就想着……”

“少废话了,我不爱听,要上班去了。”我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丢掉了剪刀。

老板在我身后松了一口大气,坐在地上也没起来,一个劲儿擦自己的汗,摸自己的脖子。

我不鸟他,转身出去上班。

做着衣服,我心里暗爽的感觉。不自觉想起了瘸子大叔来,他是个邪恶的大叔,偷衣服不说,还偷钱,今天赚大了。可他对我讲的话,我在老板身上试了,很管用。

莫名的,我很期待再一次见到这个瘸子大叔。遗憾的是,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联系方式也没留下一个。

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老板才进了车间。平常很抠门的他突然变得好大方,给我们十多个工人买了夜宵,居然还是一家很高档的外卖餐厅送来的。

大家都感觉很意外,这可是老板破天荒的一次呢!

老板甚至还亲自把外卖盒子给我们分下来,到我面前的时候,那个一脸的笑啊,好关切地说:“小雨啦,辛苦啦辛苦啦。来来来,多漆一点啦!雷白天要上学,晚上要上班,身体要紧啊,身体要紧啊!”

妈的,这副嘴脸居然让我有点受用。不过,我习惯了漠然的表情,点了点头,不说话,拿过来打开。

尼玛!老板对我这讨好也真是到位了,居然我的饭盒里有四只清蒸鲍鱼,一只半尺长的大龙虾。

其他的工友看到这情况,对我的目光都忌妒死了,更鄙视老板的嘴脸,因为他们没有鲍鱼和龙虾,当然菜也不错。只不过,这些工友们估计也没多少坏心,只是觉得自己干活不如我手快,不比我招老板喜欢。

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个夜晚还是很愉快的。吃完之后,感觉味道真好,继续开工。

没过半小时,下班了。

我出了厂里,步行回家,感觉身上有点痒,挠了挠,没想到越挠越痒,身上是一挠一个大疙瘩冒起来。

等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头昏脑胀,脸上烫得厉害,全身像是浮肿了,全身都痒,挠出一身的疙瘩,有的地方血槽子都出来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香姐依旧在客厅里等我,坐在轮椅上,拐杖放在旁边。好看到我一身高档衣物,好惊讶,但更惊讶地看着我,马上在空中写字:“小雨,你身上起风团子了。赶紧去买药!”

风团子?

我不懂,但脑子里迷糊得厉害,全身没劲儿,只想躺下来,一屁股坐下来,动都不想动。可我也笑说老板给我们开夜宵了,吃的鲍鱼和龙虾。

香姐摇着轮椅过来,拉着我,咿呀几声,我却是实在不想说话,不想动了。闭着眼睛,感觉头都肿大了,整个人胖了一大圈,身上痒极了,下意识地挠着。

很快,我都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现身上不痒了,一切如常。但我躺在客厅沙上,头枕在香姐大腿上。起身一看,早上七点了,香姐靠在沙背上,歪斜着,睡得正香。可是她……

头蓬乱,脸蛋花里胡哨,双手指甲里都有泥,身上的长裙也脏了,有不少的**,露出白晰嫩泽的肌肤,可她睡得很安稳,双拐丢在门边。

看她的样子,我突然有些害怕,摇晃着她,将她叫醒了,连声问道:“香姐,你怎么了?昨天晚上你出去了?你是不是遇上坏人了?”

她羞涩一笑,轻轻地打了打我的肩膀,摇了摇头,然后给我凌空写划了起来。

我看明白了,却看得眼睛湿润了。

原来,昨晚香姐出门给我买药了。她大晚上拄着双拐,走了三公里才找到药店。人家问了情况,香姐是写出来的;人家问我吃过什么了,香姐也写出来了。

结果,药店的人说我是高蛋白过敏体质,吃了老板买的夜宵后,作了,产生了过敏性风团。也就是说,我真就是一贱命,好吃的都不能多吃。

香姐拿了药回来的路上,腰疼得厉害,实在拄不了拐,摔倒在地上。她拖着双拐在地上爬行,爬过那一片污水横流的平民巷子区。夜深人静,没有一个人能出现,能帮她。

她就那样爬回来,给我喂药,然后倦得抱着我的头就睡过去了。

我无法想象香姐回家的情形,那种画面让我心痛,让我感动。我身上除了有挠伤,所有的过敏症状都消失了。

我的泪水忍不住,跪在沙上,抱着香姐,脸贴着她的头,紧紧的,说不出话来。

我很瘦弱,但香姐依在我怀里,静静的,不流泪,一脸欣慰的微笑。她污迹密布的脸,依旧是那样美。

我们贫穷,我们被人瞧不起,但那个早晨,我们是幸福的,因为我们相依为命,真想永远都这样……

我烧了水,给香姐洗了澡,替她换上新的裙子。里里外外都换了,我很细心,她闭着眼,红润清香的脸蛋带着羞涩的笑容。

我有些冲动,但压制住了,把她抱进卧室去,让她好好休息,我去做早餐。

可我早餐做好后,进门去叫香姐吃饭时,却现她侧卧着,睡得很香,长长的睫毛上泪珠晶莹,脸上泪迹斑斑,手里捏着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中,我骑在雷哥的脖子上,香姐依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我像一只小瘦猴,下巴都是尖的,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雷哥笑得那么憨厚,露出雪白的牙,又那么让人感觉温暖;香姐长如水,衣着朴素也掩不过那种纯净的美态,笑容纯美极了。

这是我们唯一的照片,是我七岁那年上半年照的。本来叫养父也照,他却不照,因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钱,那时他已经病得不轻了。

看着香姐和照片,我有种茫然失落的感觉。

转眼九年了,她背着我哭泣,是还在想念雷哥吗?可雷哥他……会想我们吗?他知道这九年里,我和香姐受过多少苦多少难吗?他怎么就那么狠心不回来?为什么?为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起,雷哥已变成了我心底的一根刺,扎着疼,又拔不掉,成了少年时代的烦恼……

我没有叫醒香姐,让她多睡会儿吧!

吃过饭,换了自己的衣物,出门步行赶往学校。不是非常远,走路半个小时。

到学校的时候,刚刚好,没迟到。

走进教室里,班主任王明雪正在给大家放军训迷彩服。申海洋个子最大,毛彪比他也矮不了多少,在旁边打下手,显得很有热乎劲儿。这两个家伙看着我,眼里怒火都喷出来,恨不得马上就活吞了我。

想想两个混蛋昨天下午被吕晓薇开车追得屁滚尿流的情形,我心里暗爽,但也不和他们对峙。那时,吕晓薇还没有来。

王明雪看着我,都忍不住脸上些微笑意,说:“申海洋,给林雨拿一套最小号的吧!”

同学们都笑了起来。

申海洋更是一脸虐意的笑,递给我一套衣服。

我低头领了衣服,但也没有脸上火辣辣。我习惯了这些笑声,外表也冷得漠然。

那时,王明雪接了个电话,让申海洋、毛彪继续放服装,叫我们上午自习,自己去学校商店买军训的迷彩胶鞋,下午正式军训。然后,她就匆匆离去了。

王明雪一走,同学们就闹哄起来,教室里像有很多只草泥马在奔腾。男生女生也熟悉了许多,嘻笑打闹,非常开心。而我,在座位上坐着,默默地拿起书来看。

热闹是他们的,而我习惯了沉默,我还是要好好学习的。

很快,申海洋就来到我身边,低头冷道:“林黛玉,昨天下午你走了狗屎运。不过,今天下午就未必了。哼哼……”

我抬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的目光一向都冷。很想一拳轰爆他的大鼻子,这可是瘸子大叔说过的致命点之一。可我没那么做,在班上不必要,我也不能主动找事。

教室里突然就安静了,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们。

申海洋一把抓住我衣领:“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想我马上就现场直播吗?”

毛彪马上吼起来:“洋哥,直播一个!”

顿时,又有好几个男生也跟着起哄。这些家伙,估计都特么快成申海洋的小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