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灵异事务所

楚若凝手里提着一个饭盒,一脸不悦的在路上走着,她走到了一个拐角,一拐进去就看到了一辆豪车,见得她是两眼发光,天啊!这是什么人才开得起的车啊?

她的目光停在那辆车上,然后依依不舍的走上了楼梯,楼梯旁写着:灵异事务所,请上三楼。

事务所里。

“那这件事就麻烦您了先生。”一名看似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女子一脸的焦虑。

坐在对面中年男子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他皱着眉头表情有些为难:“那孩子怨气太重,三次投胎无果变成了冤魂,真的很棘手啊。”

女子听了显然更加的不安,她激动的说:“先生!只要您帮我解决了!我老公有的是钱!”

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不悦,本来以为是个未婚先孕觉得丢脸所以把孩子打掉的女人,没想到是个有老公的,既然有老公,那为什么还要打孩子?如果是经济方面的事,从她的话里听出来是不可能的。

中年男子皱着眉头说:“这不是钱的问题,像我们这一行的最怕的就是遇上小鬼了,小鬼心智不全,很不讲道理。”

女子听了急得眼圈都红了,她问:“那该怎么办?!她每天晚上都来!她就说要带走我们一家人!”

突然传来碰一声开门声,女子吓的一抖,害怕的躲到中年男子身后,她一脸惶恐:“她来了!她来了!!”

“楚忠天!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吃饭啊!”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一头披肩的长发,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屑。

“没大没小!”楚忠天撇了一眼女孩,然后站起来对着后面一脸懵逼的女子说:“不好意思,这是在下爱女,楚若凝。”

女子慢慢站了起来,脸上还有些惊魂未定,她打量着楚若凝,然后慢慢的松了口气。

楚忠天突然笑嘻嘻的说:“凝儿啊,来来来,快坐!”

楚若凝的娃娃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嫌弃的说:“又是什么烂摊子想推给我?”

“是这样的……”楚忠天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楚若凝。

楚若凝听了,然后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问:“你为什么要把孩子打掉?而且还是三次?”

女子支支吾吾不知道要怎么说,楚若凝见了,不耐烦的说:“行,爸,送客吧!”

“我说我说!!”女子立刻着急的说。

楚若凝看着她,她突然觉得很有压力,明明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为什么气场会这么大?

她叹了口气,说:“是这样的,我第一胎生了个女孩,但是我婆家很重男轻女,他们就要我再生一个男孩,所以每次怀上都会去查是男的还是女的,结果每次怀的都是女孩,所以……他们就让我把孩子打了!然后一个月前又打了一次,结果就出事了!”

说到这里,她眼泪已经落了下来,楚若凝白了一眼,不耐烦的说:“打了三次?孩子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难道你就不难过吗?”

她听了,更是哭的泣不成声,哭了一会才哽咽的开口:“哪个母亲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我也反抗过,可是……他说我不打胎就跟我离婚!呜呜呜……”

楚若凝听了心里抽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为什么这些女人要靠那些男人?靠自己不好吗?真可怕,以后她都不想结婚了。

“行了,别哭了,我帮你。”楚若凝皱着眉头,有一句话说的好,女人何必为难女人么。

楚忠天听了心里暗笑,他女儿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

女子听了一脸懵逼的看着楚忠天,楚忠天也看出了她的意思,然后骄傲的说:“放心吧,这是我楚忠天的独苗,自然是把什么本事都传授给了她,有时候我搞不定的事都是我们凝儿解决的!”

一旁的楚若凝一脸嫌弃的看着他,真是不知道她这么正经的人怎么就有一个这么不正经的老爹?

“什么时候办事啊?我还急着回家睡觉。”楚若凝催促道。

“那楚小姐,你现在方便吗?”她问。

楚若凝点点头,她见了,立刻笑着说:“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楚若凝也是爽快人,直接就答应了,两个人下了楼,豪车里坐着的人见两人下来,然后立刻下了车,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一副墨镜,楚若凝跟在女子身后走了过去,

男子立刻鞠躬喊道:“夫人!”

女子淡淡的回了一句:“嗯。”

楚若凝嘴巴张得老大,半天没有回过神,天啊!没想到他老公这么有钱!

他拉开车门,女子坐了上去,见楚若凝站着不动,她皱着眉头问:“楚小姐,怎么了吗?”

楚若凝立刻摇摇头,然后坐了上去,车上一点味道都没有,平时连坐公交车都难受的楚若凝一点想吐的冲动都没人,不亏是有钱人的车。

过了半个小时,车停了下来,楚若凝下了车,第一眼就看到了一栋豪宅,刚露出惊讶的表情就立刻恢复了正常。

她跟着女子走了过去,没一会出来了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着急的走了过来,看到了楚若凝后是一脸的嫌弃,并不是因为她小,而是因为她一身的地摊货。

这么势利眼的婆婆,难怪这女的会想要一个儿子。

“你好,我叫楚若凝。”楚若凝皮笑肉不笑的说。

妇人听了,露出一脸的嫌弃,然后再看看一旁的女子,没好气的说:“我让你去请楚大师,你怎么给我请了这种小喽啰回来?”

女子听了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露出了一丝胆怯,她小声的说:“这位是楚大师的女儿。”

妇人听了,眉头一皱,问:“楚大师本人不愿意来吗!?是不是觉得钱给少了所以随便找了一个人来打发我们!?”

楚若凝听了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不耐烦的说道:“你们到底抓不抓鬼?不抓鬼我回去了,反正你们这屋子已经怨气冲天了,到时候我老爹来也束手无策,你们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小鬼来索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