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鸳鸯浴

陈梦欣被埃比迪塞进了车里,往酒店的方向驶去,望着车外的景物,陈梦欣那个郁闷啊~还好爸妈已经出了国,去往欧洲旅游去了,不然别说是恐吓信了,光是那些报社、杂志、电视台的记者就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爸爸妈妈的都不年轻了,哪里还受得了这些啊。

“你先到我那去住一段时间,等我查出是谁寄的那封恐吓信,把事情决好了之后你再回去”埃比迪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视线紧紧的盯着前方。

“是~是~都听你的安排”陈梦欣很郁闷,才是一封恐吓信而已,至于这么草木皆兵的么?还将她看押起来,真是过份“对了!”陈梦欣突然想到了自己家的皮蛋跟黑仔,他们都没跟来,还在家里呢,都怪他啦,这么匆忙的就拉着她上车,害得她都忘记了皮蛋跟黑仔,,要是它们两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她肯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担心两只畜生,是人重要还是宠物重要啊”埃比迪真不知道该夸奖陈梦欣善良还是没大脑。

“你才是畜生!那是我的家人!”陈梦欣气愤的骂着埃比迪,皮蛋跟黑仔的地位根本就不是宠物而已!那是她一起共度了难关的家人啊,在她最困难,最孤单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差点被那些放高利贷的人拖去酒店当小姐时候后有多害怕么?要是不有皮蛋跟黑仔,她早就崩溃掉了,哪里还撑得到现在?

“好~我马上让人把皮蛋跟黑仔带去最好的宠物店委托他们先照顾一段时间,等这件事情能够过了以后,再接他们回来”埃比迪实在是拿陈梦欣没办法了。

一个小时后,埃比迪带着陈梦欣回到了酒店房间里,自己则拿着那封恐吓信出去了“记得,不要随便出去啊”埃比迪临走前特意交代着。

“是~”陈梦欣倒在沙发上,挥舞着手臂欢送着埃比迪。

呼~困死了,陈梦欣的眼皮开始打架了,今天天还没亮就起床,然后又被一群记者骚扰得精神崩溃,再后来又是那封恐吓信,她已经什么都不想了,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睡个觉。

不过,在睡觉之前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好好的泡个热水浴,放松放松全身的神经,然后再好好的睡上一觉,这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啊。

于是,陈梦欣强打最后的一点精神,努力的摆脱了沙发的**,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向浴室走去。

等了一会儿,热水放好了以后,陈梦欣这才脱下了衣服,慢慢的进入了水中。

呼~好爽啊~陈梦欣全身一泡进温暖的热水里,就幸福的眯起了眼,全身的毛孔仿佛都张开了,将一整日的疲劳全部都一扫而光,陈梦欣按下了一旁的按摩键,浴缸里的水就开始有节奏的冲击着她疲劳的身体,按摩着全身每一个酸疼的位置。

正当陈梦欣在享受着按摩浴缸给她带来的舒适感觉的时候,浴室里的灯却突然熄掉了,浴室里一下子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这是什么回事啊,陈梦欣躺在浴缸里,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于是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了,快速的溜进了一个人影,陈梦欣开始微微的不安起来,一声不吭的呆在浴缸里。

怎么办?怎么办?陈梦欣慌了神。

而那个悄悄溜进来的人正在向浴缸的方向缓缓的移动着,慢慢的靠近了浴缸。

谁啊,到底是谁啊,杀手?寄恐吓信的人?陈梦欣的脑子里闪过一堆人。

就在这时,来人终于摸索着到达了浴缸的边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陈梦欣明显的感觉到有人踏进了浴缸里。

现在,陈梦欣的脑海里只想到了一个人,没错!那就是埃比迪,现在除了他没有谁会这么的胆大加无聊。

陈梦欣认为是埃比迪悄悄溜进了浴室里想要干坏事。

这时正好对方的手也正悄悄的摸上了自己的肩膀,或许是由于周围一片漆黑,有些紧张的关系,对方的手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抖,,受到了对方的影响,陈梦欣开始有些颤抖,呼吸也开始控制不住的急促了起来,心底开始莫名的期待着些什么。

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陈梦欣的变化,开始大着胆子更加接近了陈梦欣,不过,陈梦欣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好像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这时对方贴上了陈梦欣的背部,陈梦欣这才恍然大悟,对方根本就不是埃比迪!因为,刚才,就在刚才,陈梦欣触碰到了一个埃比迪绝对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女人的胸部!陈梦欣这才肯定下来,对方肯定不是埃比迪!而是个女人!

陈梦欣再也顾不上什么了,立刻忍不住的大叫起来,否则她怕现在就会**于这个女同性恋的手下那她就太亏了,再说了她可是个性取向正常的女人,就连乔楠那么帅气的女人都无法勾起自己的玉望,更别说这个连长想都不清楚的女同性恋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溜进来的,真是吓死她了。

陈梦欣的一声尖叫,不仅吓坏了浴室里的另一个女人,一同连房间外的埃比迪都惊动了,埃比迪原本仅仅是走到房间门口,正准备进去,没想到居然听见了陈梦欣的尖叫,立刻令埃比迪的神经紧绷起来,陈梦欣不会是遇见什么意外了吧,难道有杀手,或者是写那封恐吓信的人潜进酒店,还躲过了这么多守卫的防卫,溜进了房间里么?梦欣,陈梦欣不会已经出了什么事情吧!

埃比迪担心的不得了,立马就打开了房间的门,冲进了房间,在仔细辨别了一下声源,确定声音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后,埃比迪也顾不上什么了,立刻就闯进了浴室里,立刻打开了浴室的灯,为了防止里边的人逃跑,埃比迪堵住了浴室的大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