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成了名人

第二天早晨5点钟

陈梦欣趴在**,无力的望着床头的闹钟滴答滴答的走着,脑子里一点睡意都没有,今天早晨爸妈起了个大早,收拾了一下旅行的用品,天还没有亮就出发去了机场,拿着埃比迪赠送的机票去欧洲旅游去了,走之前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原先一脸反对的妈妈不知道昨晚被爸爸灌了什么**汤,突然一下子就同意了爸爸的建议,两人一起去欧洲旅游,扔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里。

陈梦欣现在一想起昨晚,就郁闷,没想到老爸居然很欣赏埃比迪这个霸道无赖的家伙,把自己交付给了埃比迪,还有就是,昨晚埃比迪居然想厚脸皮的在她家留宿,要不是她坚决拒绝埃比迪的这个想法,还给予了严厉的警告,埃比迪就要得逞了。

唉~现在一个人在家还真是孤单啊。

可是,陈梦欣的孤单很快就终结了,闹钟的时间刚刚指到了六点,家里的电话就开始响了起来。

“是谁啊?”陈梦欣挂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嘟囔着从**爬了起来,慢吞吞的走向客厅接听电话。

“喂?哪位?”

“请问是陈小姐的家么?”听筒里传出了陌生的女声。

“我就是,你是?”陈梦欣一脸的疑问。

“啊,陈小姐,你好,我是日新报社的记者,想采访你一下,请问你方便么?”

没想到昨晚的消息一下子就在新闻界里传开了,记者们纷纷想抢得陈梦欣这个独家的大新闻“丑小鸭变身白天鹅,贫家女掳获大富豪”这则新闻要是一发表肯定会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应啊,要知道嫁个有钱人是多少女孩的梦想啊,现在居然有人已经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实现了,这将会对社会上的未婚女青年产生多么大的影响啊!

“我不方便!”陈梦欣一下子就拒绝的记者采访的请求,原因很简单,人怕出名猪怕壮,她本来就够引人注目了,要是再经那些记者们一番添油加醋的报道,她非得被一些嫉妒心超强的人给折磨死不可,她想活得简单一点,谢谢。

可是,事情哪有这么容易结束啊,第一通电话刚刚挂上,第二通电话又来了,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候,甚至有些记者还等待在陈梦欣家小区的附近,就等着陈梦欣一出现,然后就将她团团围住,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挖出来就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

陈梦欣彻底被这些记者逼疯了,恨不得赶紧找条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现在记者们的厉害她算是尝到了,而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明星殴打记者的**发生,她也相当的了解了。

“喂!梦欣是我!别挂我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终于传出了陈梦欣熟悉的声音,是徐秋秋!

徐秋秋今天早晨刚刚起床,一打开电视就是昨晚埃比迪向全世界宣布陈梦欣是他的女人的画面,而陈梦欣小鸟依人的站在埃比迪的身旁,就好像电视剧里的场景一样,徐秋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陈梦欣什么时候勾搭上那个世界十大富豪了?居然连她这个超级超级好的好朋友都不知道!太过分了!徐秋秋;立刻便拨打了陈梦欣的电话质问陈梦欣,可是哪里知道,她打了差不多打了二十通电话,居然每一次都是在通话中!徐秋秋秉着坚持不懈的原则,终于接通了陈梦欣家的电话。

“陈梦欣!你有把我当成好朋友么?你跟我老实交代!你跟那个埃比迪是怎么认识的!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一点都不许漏下!就算少了一个标点符号,我都不会放过你!”徐秋秋质问着陈梦欣。

呜~她已经快被逼成神经病了!从早上六点开始,这个电话就没停过!不仅有一大群记者来找她,还突然冒出了一大群来投靠她的亲戚,靠!敢情是个个都拿她当摇钱树了,都想从她身上捞上一笔,现在到好啊,好不容易自己真正的朋友来电话了,可是却不是来关心自己,是来想自己质问的,她已经崩溃了~

“秋秋~我错了~要是时间可以重来,我宁愿我从来就不认识那个家伙啊??????”陈梦欣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徐秋秋讲述着她与埃比迪孽缘的缘起。

“事情就是这样”半个小时后陈梦欣终于把事情来来龙去脉向徐秋秋交代清楚了,现在她只期望徐秋秋的怒火可以平息一点点,哪怕一点点就好。

“哼~这次就先放过你,我先去上班了,有时间再找你”徐秋秋挂了电话。

呼~陈梦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是还没等她这口气喘完,电话又开始拼命的响了起来,整整一早上的折磨啊,就连皮蛋跟黑仔都受不了而多到厨房里去了,陈梦欣一生气,一把就拔了电话线,这下子管他什么人来电话她都不管了!

可是,当屋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后,陈梦欣躺在沙发上,突然有种相当不平衡的感觉,这一切都是埃比迪带来的麻烦,为什么受罪的只有她一个人啊,这不公平!她抗议!陈梦欣赶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跑回房间里,拿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了埃比迪的电话。

“埃比迪!我警告你!要是这些记者再这么继续的骚扰我,到时候我不管我爸妈有没有答应让我嫁给你,我自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的,大不了我就跳楼,一了百了!”陈梦欣将心中的愤怒统统的都吼了出来,还没等埃比迪回话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下子让你也紧张一下。

就在陈梦欣刚刚给埃比迪打完电话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陈梦欣看了一眼,一串陌生的的号码显示了出来,陈梦欣便认为是哪个不知好歹的记者通过其他途径,得到了她的手机号码,直接接通就是一通狂吼。

“喂!你又是哪家报社杂志的记者啊!一直骚扰我你们觉得很有意思么?那么多的贪官污吏你们不去揭露!不去检举!一天到晚光找我们这些老百姓的麻烦意思么?啊!你就不怕我告你们骚扰啊!”

吼完之后,对方陷入了沉默中,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哼~这下子知道她是好惹的了吧。

就在陈梦欣沾沾自喜的时候,对方终于回应了。

“梦欣,是我”电话那头是个熟悉的男声。

“你??????你是??????天扬?沈天扬?”陈梦欣顿时尴尬到想死,天呐,她居然骂错人了,她干脆以死谢罪好了。

“呵,谢谢你还记得我”电话另一头的沈天扬听起来很难受的感觉。

“对,对不起啊,我刚刚不是在骂你”陈梦欣紧张的解释着,神啊,她不会是伤害了沈天扬吧,怎么他的声音听起来感觉这么不好呢?

对了!陈梦欣突然想起来徐秋秋刚刚才跟自己提到的关于沈天扬的一点点的消息。

就在两天前,沈天扬的父亲,也就是公司的董事长终于结束了国外分公司的视察工作,从美国回到了中国,而回到中国的当天也没休息,就直接去了公司,也不顾沈天扬的颜面,当这公司的职员的面,就开始狠狠的教训着沈天扬,最后更是当场撤掉了沈天扬的总经理的职位,直接将沈天扬带回了沈家大宅里闭门思过。

陈梦欣突然很同情他,就算他曾经是惹的自己很生气,气到连见都不想见到他,可是毕竟现在沈天扬可以说是落魄了,就算犯了什么错,也不值得再去追究了,再说了,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大错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