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气死爱娜

“洛尔”埃比迪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

“老板有什么吩咐么”洛尔立刻上前问道。

“最近是不是有一个晚宴邀请我出席?”埃比迪脑海里似乎记得有这样的事情,可是就是记不清是谁邀请的了。

“嗯,的确有这么一回事”洛尔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边密密麻麻的写着一排又一排的行程和邀请,洛尔查了查最近的就要举办的宴会,立刻向埃比迪汇报到“最近的一次宴会就在后天的晚上,您出席么?”

“嗯”

“那,您要携伴出席么?”洛尔很聪明的就猜到了埃比迪的想法,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陈梦欣的模样。

“嗯,记得帮她准备好合身的晚礼服”埃比迪站起身来,就要出门“对了”埃比迪突然回过头来,交代道“记得,给她穿的礼服不许太露,露出手臂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要是敢多露出一点点,你就准备自杀谢罪吧”埃比迪交代完了这些,终于走出了房间。

洛尔独自一人站在房间里,因为刚刚埃比迪的话,开始苦恼不已,晚礼服本来就是显示女人最具有魅力的一面的,修长的腿,优美的背部曲线,美妙的颈部线条,只要是美丽,能够吸引人眼光的地方,每一个女人都恨不得将它全部展现出来,这才造就了晚宴上美不胜收的景致,可是现在,老板居然让他将陈梦欣小姐身上全部遮起来,,顶多只能露出两只手,换了哪个女人会愿意啊,不能穿上漂亮的衣服,还去什么晚宴?

突然,洛尔的手机在兜里唔唔的震动起来,洛尔赶紧接听。

“你好,哪位?”

“喂!是我!我饿了!我现在想吃澳洲的龙虾,马上让给我送来”电话的另一端,爱娜开始耍着大小姐脾气,从埃比迪将她安置在另一个房间以后,就开始不停的说出一些无理的要求,,前一秒她刚说想买几个新款的LV包包,后一秒,当他把所有的LV当季的新款包包全都送到她的面前时,她又不要了,根本就是在玩弄他!

“爱娜小姐,我现在有别的事情,想吃龙虾,自己找去!”洛尔也不是个好脾气,被爱娜像使唤自己佣人一样使唤来使唤去,他早就是一肚子的火了,老板只是说要照顾她,直到她安全的回到英国,可没有说要这样被她使唤!这个世界上,唯有老板才是他真心敬佩,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可是,这个爱娜小姐,凭什么这么使唤他啊!他才不怕的最任何人,反正大不了就是死啊,这么有什么好害怕的。

“你!······”爱那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侍从,居然也敢这么对待她!她可是尊贵的斯洛克公爵的女儿,在英国,还没有人跟这么对待她!女王陛下都对她喜爱有加,她的待遇跟王室的公主直接没两样,可是,现在来到了中国,不仅未婚夫不要她了,就连这么一个小小的侍从都敢这么起到她的头上去,这!······这!······这太无理了!

爱娜被气到说不出话来,只有狠狠的摔下电话来泄愤。

洛尔这么发泄了之后,直呼畅快,终于舒服多了~洛尔立马想起了老板之前交代给他的任务,立马拨通了集团下属的一个服装品牌的主力设计师的电话,,让她立马赶制出两套礼服,一套是老板的,另一套便是陈梦欣的,具体的三围等细节稍后他会发个邮件过去,洛尔还特意将老板的交代告诉了设计师,绝对不能露出太多的地方!

另一边,陈梦欣还在因为沈天扬的事情郁闷不已,脑子里就像是浆糊一样,全都变成一团一团的了。

“梦欣啊,你不去上班么?”陈妈妈敲了敲门。

上班?陈梦欣这才突然想起了这么一回事,她跟沈天扬的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她是沈天扬雇佣的保姆!呜~可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她连见都不想见到沈天扬,更别说去帮他打扫屋子了,可是,摸摸裤兜,沈天扬的银行卡还在她这里啊,要是这样拿在手上,不还给他也不好,陈梦欣索性从**爬了起来,管他的呢,先把银行卡还他再说,还有要把这个月预支的工资也还给他,她陈梦欣,不干了!

“秋秋啊”陈梦欣先找徐秋秋来帮个忙“现在不是快下班了么,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啊,就是把沈天扬留在公司里,能留多久就多久,万一实在是留不住了,就赶紧打电话通知我,嗯,嗯,谢了”虽然徐秋秋至始至终不知道陈梦欣在沈天扬家当保姆的事情,也不知道陈梦欣到底是为什么要她帮这个忙,可是,徐秋秋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搞定后,陈梦欣就赶紧赶往沈天扬的家中去了。

“呼!呼!”陈梦欣乘着公共汽车,赶到了沈天扬居住的小区,一路马不停蹄的跑向了沈天扬的房子里,稍微喘了口气,将沈天扬的银行卡放回原位,又将自己预支的一个月的工资全都一分不少的放在了沈天扬的床头柜上,正当陈梦欣觉得事情都做完了的时候,路过厨房,陈梦欣突然觉得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辞掉这份工作不太好,便拿出了自己放在冰箱里的蔬菜、肉,就开始忙活着为沈天扬做最后的晚餐。

“叮~~!”正当最后一个菜弄好的时候,陈梦欣的手机响了。

“喂!梦欣啊,我拦不住总经理了!”电话的另一边,徐秋秋在哀号着“他现在已经去地下停车场了,你要怎么办啊”徐秋秋听起来比陈梦欣还要慌张。

“没事,没事,你不用担心了,我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陈梦欣将厨房内的一切都收拾好,便快速的下了楼,趁着沈天扬还没回来之前,便溜出了小区。

沈天扬开着回到家,一开门,一股诱人的饭菜的香味便扑鼻而来,沈天扬心中大喜,难道是陈梦欣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