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

“欣儿啊,你这老板是什么回事啊?怎么还要请我跟你爸吃饭呢?我们又不认识,没必要这么做吧”陈妈妈坐里欧酒店那宽敞明亮的餐厅里,有点局促不安,女儿的老板居然在这么贵的地方请他们两口子吃饭,这未免也太客气了吧。

陈梦欣也觉得奇怪,她爸妈回来了,她激动,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从电话里听出的声音,这沈天扬好像比她还要激动,还让她带上她爸妈,来里欧酒店,他请客,这是怎么回事啊。

“诶,欣儿啊,难道,你老板跟你不仅仅是上下属的关系?他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陈爸爸越想越觉得奇怪,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不然他以一个老板的身份来请属下的爸妈吃饭,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不是!”陈梦欣立刻就否决掉了“我跟他只是单纯的老板与员工的关系,真的不是什么男女朋友,你们别想太多了”陈梦欣解释着,就怕自己的爸妈误会,万一在惹出什么事情来,那可就惨了。

“不好意思,堵车,迟到了”沈天扬从外边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一脸的歉意。

陈妈妈一见着沈天扬,就有好感,长得俊俏,身材高大,为人又和善有礼,怎么看怎么顺眼“没事没事”陈妈妈很热情的招呼着沈天扬坐下。

“你为什么要请我爸妈吃饭啊”沈天扬在陈梦欣的旁边坐下之后,陈梦欣就伸过脸去,悄悄的问这沈天扬。

沈天扬也伸过脸去,用同样大小的音量回答着“我们不是朋友么?请你爸妈吃个饭,没关系吧”

“可是你这么做,害得我爸妈都误会我们俩的关系了”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你爸妈爱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实在不行,你就跟他们解释不就得了”沈天扬的口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巴不得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误会他俩的关系,来个假戏真做。

“你不知道越描越黑么?”在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至理名言: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你越解释,就只能让别人越怀疑你。

正当两人在一旁说着悄悄的时候,陈爸爸跟陈妈妈交换了一下眼神。

这还叫没什么关系?在父母的面前都亲热成这样了,还没关系,那要是有关系,恐怕得抱个孩子来叫他们外公外婆了,总之,在陈爸爸跟陈妈妈眼里沈天扬就是他们的女婿了,哪怕现在还不是,看现在这情况,也不远了。

陈梦欣还在跟沈天扬说着悄悄话,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左边好像投来了两束有着极深含义的目光,转脸一看,陈梦欣发现,自己的爸妈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跟沈天扬,就好像看见了她未来的幸福一样,陈梦欣赶紧转过身子,转过脸看着窗外。

哟,女儿害羞了~

陈爸爸跟陈妈妈的笑意显得更深了,目光更是在沈天扬与陈梦欣之间不停的穿梭着,俗话说得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现在陈爸爸跟陈妈妈用这句话来形容是最合适不过了。

“咳咳,伯父伯母,我们先点餐吧”沈天扬在陈梦欣的爸妈的毫不顾忌的注视下也有些害羞了,赶紧岔开注意的焦点。

“嗯嗯,好的,好的”

陈梦欣这时却突然站起身来“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刚说完便匆匆跑掉了。

呼~跑到洗手间里,陈梦欣坐在马桶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独处的感觉真爽啊,真想一辈子就呆在这里,永远不出去了,不用担心埃比迪的霸道,不用在意父母的误会,更不用在意那些高利贷的追债,要是这一切真的能够如她所想,那该有多幸福啊。

在洗手间待了大约二十分钟,铃~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陈梦欣赶紧掏出了手机“喂?”

“欣儿啊,你在干什么,菜都上了好久了,你怎么还不出来啊”陈妈妈在另一边催促道。

“是~是~我马上就来”陈梦欣挂了电话,强打精神走出了洗手间,回到位置上,陈梦欣发现自己的位置上正摆放着一盘鹅肝。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擅自点了一份他家的招牌鹅肝,味道很不错的,你尝尝”

“嗯,谢谢”

陈妈妈这时在一旁说道“天扬还真是个好孩子啊,很会关心人呢”

天扬?陈梦欣满脑子的疑问她才去洗手间二十分钟,沈天扬跟她爸妈的关系就这么好了?还天扬?

“我们家梦欣啊是个可怜的孩子,早先我跟她妈妈对不起她,这孩子就比别的孩子早早的承担了家庭的重担啊”陈爸爸一脸的感慨和愧疚。

“伯父,你别愧疚了,梦欣现在不是很好么,在说了,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您就放心吧”沈天扬的话让陈梦欣顿时无语了,这句话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怎么感觉她好像已经成了沈天扬的人了,她爸妈正在将她交付给沈天扬一样,陈梦欣顿时有想掀桌的玉望。

“梦欣啊,你这两年遇见什么不好的事情没啊”陈妈妈一边切着牛排,一边问着陈梦欣,不禁意间就把陈梦欣的注意力转移开了。

不好的事情?她遇见的不好的事情可多了!其中,最不好的,就是遇见了埃比迪那个该死的人渣!先是夺去了她的第一次!现在还让她有家不能回!他埃比迪就是世界上最可恶的人!

“有!我就遇见过一个可恶的不得了的人”陈梦欣咬牙切齿的说着,使劲的切着盘子里的鹅肝,好像把这份鹅肝当成了埃比迪的化身,想把自己所有的怨气通通发泄出来。

“谁啊?”沈天扬很好奇是谁让陈梦欣这么讨厌,厌恶至极。

“埃!比!迪!”陈梦欣一字一顿,恶狠狠的说着。

沈天扬没想到会在陈梦欣的口里听见这么名字,不过让他开心的是,陈梦欣很讨厌他,相当的讨厌那个男人。

“请问你是在叫我吗?”陈梦欣的身后,一个阴沉的声音从后边传了过来,相当的吓人,陈梦欣当场就愣住了,会,会是他么?不,不可能吧,她不会这么倒霉吧?

陈梦欣缓慢的转过身去,抬起头,立刻,陈梦欣就想到了自杀,为什么老天爷总是在跟她作对?望着埃比迪那阴沉,宛如死神降临的面孔,陈梦欣艰难吞了吞口水,脸上的肌肉已经僵硬的不得了“呵呵,我,我只是在感慨,感慨您,您那英俊绝伦,无人可比的绝色外表······呵呵”

埃比迪也跟着陈梦欣微微的笑了笑,可是在陈梦欣的眼里,这比恶魔还要恐怖啊!埃比迪温柔的说着“我知道我的外表很出色,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不需要你用刀子来表示吧”

顿时埃比迪笑得更加的灿烂,宛如阳光下怒放的向日葵,可是陈梦欣却在埃比迪的笑容中感觉到了死神的降临,别了,她的未来,别了她的父母~(未完待续)